JET的“殉职” 日本政府的课题

谷口智彦是元外务省副报道官、现任庆应大学特别招聘教授。此次震灾中,包括外国人在内的众多遇难者的生命,换来了人们对日本的敬畏之念。然而,作者叹惋,这种敬畏之念会因政府被动的应对而受破坏。

谷口智彦是元外务省副报道官、现任庆应大学特别招聘教授。此次震灾中,包括外国人在内的众多遇难者的生命,换来了人们对日本的敬畏之念。然而,作者叹惋,这种敬畏之念会因政府被动的应对而受破坏。

为报偿在海啸中殉职的2名美国年轻人

石卷和陆前高田是受灾最大的两个小城,参加JET计划(招聘外国青年进行外语学习指导的活动)的2名美国年轻人在这里因遭遇海啸而丧生。

在石卷遇难的是来自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泰勒·安德逊,在陆前高田遇难的是来自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的蒙哥马利·迪克逊。

他们两人均是在任职的当地学校里,将自身安全置之度外,引导学生避难而殉职的。实在令人痛心。

在日美贸易摩擦激烈时期,本着让更多的美国年轻人深入了解日本这一目的,创设了JET计划,成为日本外交王冠上的一颗宝石。最值得赞赏的是,参加该计划的年轻人才,被派往乡镇而非大城市,让他们在全国各个角落,见闻一个毫无遮掩的真实的日本。

但是,想到正是因为他们去了乡镇,才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因而在海啸过后的现在,我无法再使用这个词。

然而,2个人的死给JET计划指明了前进的航向。想到这个计划甚至还出了两名殉职者,从而更加坚定了信念,决不能就此草率收兵,一定要坚持下去。

无数的、悲惨的死。以3月11日下午2时46分为界线,之前与其后形成迥然的对照。为这种过于非日常的景象所打动,世界各地的人们向日本伸出了援助之手,还有那些多少领悟了圣经含意而付诸行动的人们。

因此,现在日本赢得的评价(富有坚韧不拔、互帮互助精神),大概在可以想到的范围内,是付出了最高代价获得的。

那种让世人的评价大打折扣的政策是要不得的。但是灾区的救援工作却龃龉失调、被动落后。照此下去,再有耐心的人,也快到了忍耐的极限。而且,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初期对策的失误,最终酿成了历史性的大事故。

世人对日本的敬畏之念,是用包括2名美国年轻人在内的将近3万人的生命换来的。各种负面材料,给这种敬畏之念日渐打上折扣,实在令人目不忍睹。

(2011年4月15日)

谷口 智彦

谷口智彦
Taniguchi Tomohiko

1957年生于香川县。198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历任《日经BUSINESS》记者、编辑委员。之后进入外务省,担任外务副报道官、广报文化交流部参事官等职。曾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国际研究中心福布莱特计划客座研究员、伦敦外国新闻协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等。现为庆应大学特别招聘教授。著有《上海新风》等书。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