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后的核电站—不是选择,而是必需

福岛核电站的危机仍在继续,许许多多的人们开始认为原子能将不再有未来。居住在东京的新闻记者安德鲁·霍瓦则主张,和其他发电手段相比,原子能更安全、更环保,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福岛核电站的危机仍在继续,许许多多的人们开始认为原子能将不再有未来。居住在东京的新闻记者安德鲁·霍瓦则主张,和其他发电手段相比,原子能更安全、更环保,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处理呈长期化趋势,甚至何时稳定也尚无眉目。从常识来看,目前世界各国都不可避免地降低对利用原子能发电的评价。

然而,这种情况不大可能会长期持续下去。虽然一般认为核能风险很大,但是,要实现人类两大目标,即控制二氧化碳排放,同时提供足够的电力以改善世界贫困阶层人们的生活,最现实的手段唯有核电站。

核电站是最为人道的选择

先进国家的选民如果认为,人类可以选择是否应该利用原子能的话,那是一种误解。当然,如果抱有富国尽管维持优裕的生活水平、穷国未来一直贫困下去也无所谓这样的前提,那么也许能够永远过着使用化石燃料的生活。但是,富国若要提高生活水平,那么仅此就不得不谋求可以满足扩大电力需求的代替手段;在享受奢侈的同时,为了避免窒息而死,就还有必要进一步选择不会引起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方法。也就是说,必须停止燃烧煤炭、石油、天然气。因为无论哪种燃料,虽然程度不同,但都会向大气中排出二氧化碳。生物燃料目前只满足了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富国的人们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自私自利。富国的人们剥夺了穷人的农田,种植他们认为“正确”的农作物以满足自我,同时继续过着他们驾驶大型汽车、油箱中满装汽油的生活。

风力、太阳能等替代能源值得评价,它无疑起到了减少火力发电的作用。但是,对印度、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些国家面临的现实是,选择增建100座成本低而污染严重的煤炭火力发电站,还是5、6座发电能力1300兆瓦的核电站。

德国选民在州议会选举中选出了承诺尽快废除核电站的政党并对此感到满足,而另一方面,印度和中国则制定了新建40座核电站的计划。也许有人会说,在发展中国家,选择会有所不同,贫困国家由于生命价值低,相对于先进国家,多会选择危险的能源。但是,这种主张不仅错误而且带有歧视。

虽然存在着三哩岛、切尔诺贝利、福岛核电站事故这样的核能泄漏恐惧,但是,事实上无论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还是对发达国家来说,核电站可以说是最为人道的选择。

辐射以外的健康危害

1983年我在韩国的月城对加拿大式的重水型核反应堆作了采访。在和设计核反应堆的加拿大技术人员漫步在汉城街头的时候,我在人行道上被铺设不整的铺路石绊倒了。当时我认为,连人行道都铺不好的国家,不可能有运转最先进核电站的专业技术。然而加拿大技术人员反驳了我的观点。

“比如说,工程师犯了错误,核能泄露到大气中。其结果是,周围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提高了几个百分点。但是,如果不建设这个600兆瓦的反应堆,当地居民就不能在医院接受现代化的医疗;冬天就没有用于采暖的电力;继续使用危险的蜂窝煤,有可能会使数以千计的韩国人丧失生命。这些你会怎么考虑?”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福岛核电站的作业人员还在为稳定4个反应堆而拼命工作。他们是带着受到大量辐射的危险,冒着巨大风险进行作业的。在切尔诺贝利,有50名消防员死于核辐射,其中31人是在事故后一个月以内,其他19人是在其后丧失生命的。

当然,福岛核电站的放射线水平远远低于切尔诺贝利。尽管三哩岛事故没有遇难者,但至今仍称其为大灾难。福岛核电站据报有2人死亡,是地震和海啸袭来时正在工作的员工。2人的死因据推测不是由于遭到辐射,因为核燃料棒的冷却电源遭到海啸摧毁数小时之后,核能泄漏才会达到致命的危险程度。

事故发生后,许多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由于担心扩散至首都地区的低量放射线,纷纷涌向机场。跨国企业则面临因保险无法得到填补而引起诉讼的风险,指示骨干员工及其家属回国或到近邻国家避难。

但是,就低量放射线的长期辐射所产生的影响问题,存在着很大的意见分歧。在切尔诺贝利周围患甲状腺癌的儿童增加,现已确定是由于摄取了被碘131所污染的牛奶之故,这是从损毁的反应堆中释放出来的。为此,福岛核电站周围生产的牛奶都废弃处理了。核电站反对运动家主张说,三哩岛周围的癌症患者也有所增加,但是还没有得到最终证实。

联合国的报告称,对切尔诺贝利周围的癌症患者在事故前后所作的比较中,存在有问题。这是因为现在和1986年以前相比,检测活动取得了大幅度进步,所以过去检查不出的癌症也能发现了。当然,核电站反对派是不会同意这种说明的。

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义的。我的妻子是韩国人,1972年她的伯母因蜂窝煤的一氧化碳而中毒死亡。这是月城重水型核反应堆投入运转前11年的事情。现在,韩国40%的电力供应有赖于原子能。韩国人的癌症发病率如果有所上升的话,其理由,大概是高速发展的现代化延长了人们的寿命,随着年龄的增长,患病几率也随之上升的缘故吧。

安德鲁·霍瓦

安德鲁·霍瓦
Andrew Horvat

居住在东京的新闻记者。美联社、洛杉矶时报、英国独立报的原海外特派记者。1999年至2005年任亚州财团的日本代表,创设论坛,共同协商有关日本和近邻各国之间在未决历史问题上的公共政策,并发行了《Sharing the Burden of the Past:Legacies of War in Europe, America and Asia》。著作、译作有《Japanese Beyond Words》、《劝诫开国》等9册。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