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灾“老前辈”寄来“百宝箱”

居住在宫城县的自由撰稿人,自行了解灾区之所需,既而委托住在关西的友人寄送过来。迄今这样的“百宝箱”已经收到了100多箱。

居住在宫城县的自由撰稿人,自行了解灾区之所需,既而委托住在关西的友人寄送过来。迄今这样的“百宝箱”已经收到了100多箱。

我居住的小镇,即便在宫城县也属于山区。地震时,书架和衣柜倾倒,掉落在地的餐具破碎残缺,拉进家里的电线在和墙壁的晃动摩擦中断线等等,虽然轻微,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震灾影响。不过与海边遭到海啸袭击的人们相比,是连“擦伤”也算不上的。

我和妻子都毕业于大阪的大学,所以在关西有许多朋友和熟人。他们似乎都很担心我们是否也遭遇了海啸,所以地震后邮件和电话源源不断;在得知我们平安无事之后, “需要什么?用不着客气,尽管说”,都主动要为我们提供援助。

“说法也许很怪,我们这些人都是资深的震灾 ‘老前辈’啊。”

据说当时大家都回忆起了16年前的阪神淡路大地震。 “那个好”、“这个也需要”, 经他们斟酌挑选后寄来的包裹箱里,所需之物,无一不有。妻子说:“这真是百宝箱啊!”

在宫城县,有一段时期,商店相继停业,即使开门营业,也要排长队等上3个小时……。因此,对他们的这种支援,真是令人高兴和感激。

有的人说,“捐款的话,不知道会分发到何人手中;寄东西的话,每个人可以确实得到各自想要的东西,这不也是一种好方法吗?”。原来还有这一招啊,我听了很受启发,于是开始了我们自己的支援活动—将收到的物品转送到灾区朋友及从灾区疏散而来的人们手中。

所需物品的中转站

接下来,我们就直接向自己周围的人询问需要什么,然后委托东京及关西的友人寻找,再寄送过来。当然如果找不到也没有办法—这种形式的援助至今仍在继续。

比如“旧家电”。因为有许多民房一层的起居室、厨房里的家电被海啸冲走或由于水没过地板而报废,所以需求很大,我们便拜托几位友人去寻找。

电饭锅、微波炉、烤箱、电暖瓶、轻便电炉、保温水壶、携带式煤气炉等等各种电器,还有服装、食品、日用品等,至今,我们已收到瓦楞纸箱共计100多箱的物品。

一位大阪的茶馆主人向客人们、一个现住在安昙野的大学低年级同学向年轻的母亲们分别发出了援助的呼吁;有的人没有东西就提供邮费予以赞助;还有一位东京的友人特意买了新的微波炉寄来。

真是装满了大家爱心的“百宝箱”!

能够将物品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当然好,但是,我们决定不把范围扩展得太大,限定在朋友的朋友、以及他们的近邻之中,在我们力所能及范围内,进行面对面的援助。

地震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灾区的需求也会发生变化。

关西的震灾“老前辈”们还在催促(?)“下一步,需要什么?说呀”。这,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援助,从中却似乎可以看出些什么。

(2011年4月10日)

石田 治

石田 治
Ishida Osamu

1960年出生于岩手县。毕业于大阪艺术大学艺术计划学专业。有着出版物编纂及报社工作等经历,于1993年成为自由撰稿人。现居住在宫城县富谷町。在地方信息杂志、行政出版物及年刊上频有撰文。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