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一下避难民众的忐忑不安

福岛放送常务董事福家康宣,对政治如何保护因核电站事故不得不离家避难的人们的生命和生活以及新闻报道的应有方式问题,进行了正面质疑。

福岛放送常务董事福家康宣,对政治如何保护因核电站事故不得不离家避难的人们的生命和生活以及新闻报道的应有方式问题,进行了正面质疑。

福岛放送是以福岛县为播放区域的地方电视台。总部设在郡山市桑野,位于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西部60公里处,因此,与核电站附近的村镇相比辐射量数值相对较低。

即便如此,这一个多月里的辐射量,仍比首都东京以及周边地区的数值高出数十倍。为 “尽可能减少放射性物质吸入体内”,大多数市民每天过着面戴口罩、控制外出的生活。与那些3月11日大地震以前生活在核电站周围地区、如今却不得不过着避难生活的人们相比,虽然还没有那样艰辛困苦,但也多有不便。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广播电视工作者,我深深感受到的,是围绕此次核电站事故,政府及东京电力公司的对应漏洞百出,出席官房长官及东电发言人记者招待会的记者们想象力缺乏。

官房长官的会见  紧要问题只字未提

4月11日,官房长官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设定“计划性避难区域”,并说: “虽然要让大家受苦,但我们还是要求这个地区的居民计划性地转移到其它地点避难。”

理所当然,在这之后,应该对迁往何处、以怎样的方式迁移、国家在那里为大家做了怎样的准备、放弃住房和工作外出避难时的生活费用等事项,进行具体说明。

但是,却再没有下文。如果政府认为虽然没有时间做这样的准备,但无论如何必须立即避难的话,应该诚心诚意地对此作出说明,而不应该说完“要求进行计划性避难”,便草草了事。

如果官房长官的发言就此草率收场,那么在场的记者们应该就迁往何处、如何前往、无法维持日常工作和生活的居民们该怎样生活等问题,具体而彻底地追问官房长官才是。因为这些都是关系到地区居民们的生活和生命的大事。如果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或者是让你的父母、兄弟、祖父母从那个地区撤离避难的话,这些问题一定会立即浮现在你的脑海中。事后,在新闻节目或新闻报道中指责说“只是要求避难,增加了居民们的困惑和不安”,这也不过是马后炮了。

居民们今后在哪里、怎样生活才是?

东京电力的记者发布会以及在场记者的反应也一样。不应该只是停留在对3号反应堆的现状以及今后将进行怎样的作业这种说明上。人们希望随时予以说明的,是这些作业将会对周围居民(或者半径几十公里的地区)造成怎样的影响,或者,这些作业能够怎样控制核能的影响等具体而现实的问题,也希望记者们问问清楚。

我不得不怀疑,不论是政府还是东京电力,以至于参加记者会的记者们,根本就没有理解到因核电站事故背井离乡的人们的苦楚。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不禁令人愈加焦心和恼怒。

(写于4月15日)

福家康宣
Fuke Yasunobu

1949年生于香川县。毕业于香川大学经济系。1974年进入朝日新闻社,任职鹿儿岛分社、那霸分社后,担任东京总部政治部记者。在担任大阪总部社会部编辑主任期间,经历了阪神-淡路大地震。在担任西部总社编辑局长后,调往福岛放送,自2009年6月起任常务董事。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