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已忘却的事情

我们什么地方有些失常、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做。自3月11日以来,我一直都在这样想。忘记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什么地方有些失常、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做。自3月11日以来,我一直都在这样想。忘记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在这一个半月里,吸引了我们注意力的主要有2件事。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放射物质泄漏的恐惧,以及关于如何救助受灾者的讨论。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理应还有我们更重要的事情。这就是3月11日震灾后的约26000名遇难者(含失踪者在内的目前已知人数)。尽管对于家人来说他们是无法忘怀的,但当远离灾区时,他们仅仅化为26000人这样一个抽象的数字。

应取代“自慎” 的行为

尽管如此,由于所有人都感受到26000人遇难这一沉痛的事实,基于“必须做些什么”的思维而产生了“自慎”这一不可思议的词语,甚至引发了奇妙的“自慎”与“反自慎”的争论。必须 “自慎”的心情当然能够理解,然而却完全看不清“自慎”会把我们以及日本社会引向何方。那么,我们应做些什么来取代“自慎”呢?

那就是“服丧”。

在日本历史上,甚或在当今世界的很多地方,当自己的亲人过世时都会服丧。当代的日本是怎么做的呢?尝试着用Google检索“服丧”一词,得到的结果只是“在服丧期间恕不寄送贺年卡”之类的社会礼节信息。这是由于“服丧”在当代日本已丧失了意义之故。

悬浮于空中的“生与死”

“服丧”不再拥有任何意义的社会,是一个从未认真思考过“生、死、失去”的社会。3月11日,在这样的社会里发生了数量惊人的“死与失去”。由于日常没有对“生与死”的意义做过思考,其结果当然是“生与死”悬于空中,不着天地。

那么,为什么说“服丧”极其重要呢?

丧失至亲的人服丧,以这种形式“接受”对自己来说最为痛苦的事情。在别无他策的无可奈何之中接受了不堪忍受的苦难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能够到达一个完全有别与这个世界的透明而充满宁静的世界。我们的祖先是凭借直觉了解到这一点的,因此在日本历史上一直都极其重视“服丧”。

为了从“生与死”几乎已丧失意义的现代社会中摆脱出来,寻找真正的希望,我们也应首先从“服丧”开始做起。只有在充分完成服丧之后,才能毫无迷茫地走向“复兴”,充满勇气,迈出前行的步伐。

(2011年4月22日)

山下 良道

山下 良道 
Yamashita Ryodo

One Dharma佛教僧人。镰仓一法庵庵主。历经日本禅宗坐禅修行、欧美等地的海外传教、缅甸上座部佛教冥想修行后于2006年归国。凭借海外互联网,以镰仓为据点,用英语、日语进行超越宗派的坐禅指导。每周周日的说法通过播客http://onedhamma.cocolog-nifty.com/blog/进行发布,全世界的听众人数超过1万人。每年有2个月在印度和台湾度过,在支持印度佛教复兴运动的同时,通过摄心积极为印度人、欧美人、中国台湾人进行坐禅指导。

一法庵One Dharma Forum
位于镰仓稻村崎的一法庵One Dharma之会。山下 良道说法播客
『一法庵 One Dharma Forum』(山下良道 说法播客发布)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