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映情思

塑料瓶装饮用水,可以说象征了扰乱人们“日常生活”的非常事态。一张照片冲刷了作者的焦躁感,将她带进了“对水的全新境界”之中。

塑料瓶装饮用水,可以说象征了扰乱人们“日常生活”的非常事态。一张照片冲刷了作者的焦躁感,将她带进了“对水的全新境界”之中。

震灾后,从捷克临时避难回来的我,和通常一样使用着自来水。因为我知道自来水中所含的放射性物质已经降到婴幼儿标准值以下。

但是,其他的留学生不是这样。她们要求学生宿舍的管理处购买饮用水;有的留学生则自己购买了大量的饮用水,她们说虽然知道放射性碘的数值已没有问题,但还是心存不安,所以才决定购买的。我也觉得为了以防万一,有几瓶塑料瓶装水比较好,所以也赞成大家一起购水。

奇怪的是,我对喝瓶装水感到十分不自在。

过去一直喝的是自来水,为什么突然……?!

也许是对因为大地震而不得不买水喝这种状况的抵触,想回到普通的生活中去,却回不去,于是对这种可以说是象征着非常事态的瓶装水,产生出焦躁之感。

灌注于瓶装水中的情思

然而,报纸上的一张照片一气冲刷了我的这种情绪。照片上是一个灾民,双手合十,为在宫城县石卷市遇难的儿童祈祷。祭奠处周围供着大量的鲜花、瓶装水、罐头食品,其中也有2升的饮用水。我知道日本有在佛前供奉饮料和食物的习惯,而这张照片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本来就物资匮乏的石卷市民仍不忘供水供茶,表达他们对死者深深的怀念。考虑到眼前的现实,需要水的是活着的人。但是,这张照片告诉我,有比自己的身体更珍贵的东西。

那就是“心灵之水”、“思念之水”。

此次的大地震,改变了我对水的感觉。日常生活中“理所当然”的水,在很多意义上都成为“孕育生命之水”。这些水还是心灵的明镜,清澈的水面上映照出人们的悲哀、忧虑、甚或是希望。瓶装水中灌注了人们宝贵的情思。

(2011年5月3日)

贝特拉・卡尔洛瓦

贝特拉・卡尔洛瓦
Petra Karlova

在捷克布拉格的查里士大学取得日本学和越南学的硕士学位及历史学博士学位。2002年留学早稻田大学,现在在亚洲太平洋研究科学习,专业是国际关系论。对日本的文化、历史、武道颇有关心。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