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复兴由我们这一代负责承担

成相修对依靠削减ODA(政府开发援助)、日本银行(央行)认购国债等来筹措灾后复旧和重建的财源这种方式,提出了异议。

成相修对依靠削减ODA(政府开发援助)、日本银行(央行)认购国债等来筹措灾后复旧和重建的财源这种方式,提出了异议。

东日本大地震已过去近2个月,却还没有通过任何有关灾后复旧和重建所需的法律。1923年关东大地震,当时的政府虽然也和现在一样,脆弱无能,濒于崩溃,但在一周后就迅速采取了对策。后藤新平(内务大臣)超党派地在政府民间召集人才,组成了堪称“另一个政府”的指挥命令系统,率领这个一元化的组织,在重建复兴的方针下,还就预算编制同议会进行了交锋论战。

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现政权的震灾处理显得极其被动,事事都处在忙于应付的状态。以总理为首的政治家为“私欲”而奔忙,其中甚至有人在看到恢复重建的公共事业剧增后,出于确保利权的企图而筹谋成立联合政权。菅首相本人则无视一切法律根据,以“政治判断”为由,迎合大众,停止了滨冈核电站的运转,试图以此挽救摇摇欲坠的政权。虽说花了5小时探访了避难所,但有谁记录了灾民的呼声呢?又怎样去满足他们的要求呢?仅用“政府也会竭尽全力”来回应灾民,着实令人遗憾。

礼仪之邦的“天大之耻”

重建复兴工作,在目前,甚至是复旧也还处在滞后状态。今后5年、10年的复旧资金,金额庞大,预计需要50兆日元以上。关东大地震时,后藤新平在震后第二天便打出了30亿日元(相当于限价175兆日元)的庞大总体计划;虽然经议会审议后消减到五分之一,但他一直就重建复兴所需的财源,诉诸国民,以求支持。

此次震灾之后,于5月初决定了4兆日元多的第一次修正预算案。占财源一半以上的2兆余日元来自养老公积金,另外还将消减500亿日元的ODA。对那些为日本寄赠捐款或进行物资支援的非洲最贫困国家,日本政府给予的报答却是削减ODA。就是因为有这样对国际政治一窍不通的政府领导,令礼仪之邦日本蒙受了“天大之耻”。

撒下通货膨胀种子的央行认购

收入补偿、重建复兴等财政政策,今后将正式开始实施。但围绕财源的讨论非常漫不经心。因为是非常时期,所以国债可以由央行认购这种“愚蠢的”理论得到支持。依赖于央行的认购,将大大降低国债的评定等级,撒下通货膨胀的种子。

日本财政的持续性,即便没有此次大地震,也处于不增加这一代人的负担,就无法得以保证的状态。再考虑到目前的情势,我认为庞大的重建资金,不应该由发行国债来筹措而把负担留给下一代。我们应该认真考虑每一代人的负担,采取强化特别消费税、资产税等措施,并切实地将税收贴补到重建资金中去,不能把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推卸给下一代人去承担。

(2011年5月8日)

成相 修

成相 修
Nariai Osamu

1972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经济学系,1999年完成东北大学研究生院国际文化研究科博士课程。历任经济企划厅调查官、OECD(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经济问题专家、JICA(日本国际协作组织)专家(派遣至文莱)等。现在为丽泽大学国际经济学系教授。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