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站和能源 日本如何抉择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裁军与核不扩散促进中心主任、原联合国副秘书长阿部信泰,对今后在能源政策上日本面临的艰难抉择,进行了思考。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裁军与核不扩散促进中心主任、原联合国副秘书长阿部信泰,对今后在能源政策上日本面临的艰难抉择,进行了思考。

东京电力公司4月17日公布了核事故处理作业进度表,正为平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反应堆事故进行着苦战恶斗。同时,就原子能的未来以及整体性的能源供给体制,举国上下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东京电力的事故处理进度表,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在3个月内“着实减少”核辐射量;第二阶段,计划花费6-9个月的时间,掌控并大幅抑制放射性物质的泄漏。这个进度表,实际上等于宣告了避难者在年内无望返回家园。

即便如此,仍有一部分专家指出,这样的目标计划还是过于乐观。所向之处,一定是障碍重重,多有不测。实际上东京电力最近刚刚表明,称地震时正在运转的3个核反应堆,核燃料大部分都发生了镕毁。

在致力于事故处理作业的同时,日本人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在加强安全对策的基础上,政府和各家电力公司有很大的可能会主张继续坚持核能路线。具体地说,其主张就是要支撑日常生活,维持经济增长,必须有庞大的电力;但是,不能回到燃烧化石燃料、增加二氧化碳排放的方式上去。

清洁能源

大概选择德国方式,最容易得到国民的支持。也就是分阶段废除核能,同时对水力、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进行大规模投资的方法。日本还需要在海潮、地热能源的开发上努力。生物质能发电也是选择之一。

日本列岛位于多个地壳板块的结合处,所以温泉资源丰富,埋藏有巨大的地热能源。目前国内建造了18个地热发电厂,虽说地热发电也并非容易,但是,在如何汲取含有大量重金属、化学物质的地下热水上,日本已拥有了防止环境公害的技术。

生物质能也是值得期待的一个领域,依靠技术革新,有望开拓丰富的新能源。最近伴随原油价格的上涨,世界各国一直在利用玉米、甘蔗、菜籽等加快酒精燃料的生产。但也有批判认为,将可食用碳氢化合物用来生产生物质能燃料,其结果不过是将粮食转换为能源,掠夺贫困者宝贵的粮食资源。如果开发新的技术,可以分解植物的杆茎、木片等不宜食用的碳氢化合物,那就有可能开拓新型的能源。生物质能燃料还有另一个价值。由于石油、天然气集中在政治局势不安定的地区,所以容易被各种政治目的所利用。如果生物质能燃料可以作为石油、天然气的替代品,那么就可以获得稳定的燃料。

发挥两者之所长

可以考虑的第三个选择,是融合上述2个战略的更现实的方法。即最大限度地利用清洁能源,同时在相当一段时期,以较少的核能来弥补电力供应的缺口。为了使这个选择得以实现,必须从根本上改善核能的安全性。首先第一步是要强化现行的轻水反应堆的安全性。

进而还必须尽力开发更加安全的核反应堆。在所谓第四代核反应堆的开发上,国际间已展开了合作。比较看好的是使用氦气代替水进行铀燃料冷却的高温气体冷却反应堆。如果能验证这种类型核反应堆的安全性大大优越于现有的反应堆,那么将会促成其在世界范围的利用。

第四代核反应堆开发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防止核扩散。作为其最终方法之一,是以钍代替铀作核燃料。现行的铀燃料核反应堆的大多数都是用浓缩铀。这种类型反应堆的问题在于,利用和制造发电用的低浓缩铀相同的技术,可以制造出用于核武器的高浓缩铀。正因为如此,国际上展开了阻止铀浓缩技术扩散的种种努力。如果是钍,就不存在转用于制造核武器的危险。

只是,作为今后的设想,可能性最高的是继续使用以铀为原料的核反应堆。作为我个人的提议,比较现实的方针是“花时间”开发快中子增殖反应堆、核融合反应堆这类未来技术。

一般认为现在世界上铀的供给很充分。清洁能源的利用增加了,对铀的需求将会比以往预计的减少。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从容不迫地花时间进行未来技术的开发。当然,考虑到将来,不断进行技术研究是十分重要的。

只是从现状来看,对快中子增殖反应堆中反应性极高的冷却用纳的处理方法的开发,有可能难以取得进展,此外,能够经得住氢融合产生的超高温的材料也还没有被发现。这样的话,慢慢开发也无妨,有充分的时间, 30年、40年过去后,科学的进步会使这些核技术的开发变得更为容易。

核能发电的成本

4月18日朝日新闻刊登的舆论调查结果中,对核电站事故,尽管大部分人(89%)回答说感到“极其”或“一定程度”的不安,但意外的是,同时有56%的人回答,核能发电“应该维持现状”或“还应该增加”。对利用核能发电表示“赞成”的,和2007年舆论调查时的66%相比,减少10%。每日新闻4月16-17日实施的另一项舆论调查中,回答应该减少或者全部废除核电站的人占54%,同时,日本别无选择、只有继续依靠核电站的回答,占了40%。

无论支持还是反对核能,目前这种状况或许在今后5至10年里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摆在面前的现实是,在安全对策得到充分改善之前,多数反应堆不得不被关闭;而重新启动目前因检修而停运的核反应堆,对每个电力公司来说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如果要启动新的核电站开发项目,那更是难上加难,必会遭到核电站设置地的市、町、村以及所在县(省)的强烈反对。

对距东京西南200公里、位于地震活动断层的滨冈核电站,菅直人首相对运营商中部电力公司发出了要求关闭的指示。5月10日,首相又宣布,放弃截止到2030年新建14组核反应堆的政府计划。政府的核能安全当局必定会采用更加严格的安全标准,并规定必须在批准启动之前进行更加严格的安全审查。

但是,对停运国内的全部核电站,几乎没能得到舆论的支持。人们认识到,没有核电站就无法维持日常生活,国民经济将会停止运转。在政策决定过程中,成本也将成为一个重要因素。

根据电力中央研究所的推算,发电成本以核能最低(5-6日元/kWh),太阳能最高(49日元/kWh)。这个计算是否正确存在着一些疑问,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因此次核事故而支付的巨额赔款,令核能发电成本大幅度上升。东京电力公司在今后的10年中背负有4兆日元的补偿义务,将此作一个单纯计算,东京电力公司的核能发电成本将增加4日元/kWh。这个结果显示,核能发电成本超过了天然气(7-8日元/kWh),而且这里还不包括人们对最坏的结果时刻抱有的恐惧不安。大家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2011年5月30日 原文为英文)

已发表过的文章

核裁军与核不扩散专家论述核电站事故【阿部 信泰】

第2篇 《核电站和能源 日本如何抉择》(5月30日)
第1篇 《关注原子能的未来》(3月31日)

阿部 信泰

阿部信泰
Abe Nobuyasu

1945年出生于秋田县。1966年就读于东京大学法学系时通过了外交官考试。1967年进入外务省并留学美国。1969年毕业于美国安默斯特大学。历任驻维也纳国际机构大使、驻沙特阿拉伯大使、联合国副秘书长(负责裁军问题)、驻瑞士兼列支敦士登大使。现在为财团法人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裁军与核不扩散促进中心主任。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