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节电

贝特拉感到,即便不是灾区,对于节电这一行为,也会因为每个人的想法和态度,对震后重建的蓝图产生影响。

贝特拉感到,即便不是灾区,对于节电这一行为,也会因为每个人的想法和态度,对震后重建的蓝图产生影响。

我住在东京,由于节电,夜晚的街道变得昏暗,地铁的电梯停了、体育馆也不能用了,由此总觉得有些异样。特别是地震刚发生不久,还实施了计划停电,所以我想每个人对节电的必要性都有切身感受。但是,考虑到今后的供电情况,我们每个人还必须进一步设法节电吗?

我在学习空手道,4月份,因为节电,平时练习时使用的学校体育馆无法借用了。由于有比赛计划,幸亏有空手道的师傅帮忙找到了别的场地,这才得以继续练习。在余震中,置身于练武场精神抖擞的友人之中,度过了快乐的练功时光。 

但是,细想一下,尽管学校体育馆为节电而禁止使用了,但我们去别的地方练习的话,不会减少东京的电力消费,这样校方的节电努力或许会变为徒劳。

认识到这一点,我觉得节电有必要从更广的范围来思考。比如象我练习空手道一样,每个人优先考虑的理应是自己的需要,而不是节电。而且,电是无法储存的,特意节省下来的电有时会白白浪费,非常可惜。共同生活在东京这个城市的人们,只有认识到要关怀环境这个基本原则,节电才能收到成效。

捷克也有浪费电的现象。比如没有人的房间里亮着电灯、开着电视,很多人经常忘记随手关闭厕所的电灯等。捷克在社会主义时期就普遍号召“注意节电!”“注意节水!”,招贴口号随处可见,却一直没有受到重视。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人们心里存在着供电是充分的,自己一个人节约也无济于事这样的想法。但是,如果认为一个人浪费不会给环境带来影响,那就错了。东京有1000万人口,如果每个人都能排除浪费用电,那么节电效果肯定是相当大的。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自觉养成节电的习惯。

当然,日本生产的节能空调、洗衣机、环保建筑等的节电效果也值得期待。虽然我不懂专业性的知识,但是我认为传统的日本木结构建筑具备自然的空调机能和保温功能,如果能活用于城市的建筑物是再好不过的。

就致力于节电,是否多少为日本的恢复重建发挥了作用的问题,我做了自己的思考。灾区和东京,在恢复重建中要做的事情是大不相同的。但是有必要在现实中吸取经验教训并且走出新的一步,这对两者都是共同的。也就是说,恢复重建的方式是由每一个人如何思考、怎样行动而决定的。对我来说,恢复重建不仅仅是日本从震灾中重新站立起来,还要求我们思考应该建设一个怎样的未来社会并在这个过程中进步成长。

(2011年5月10日)

贝特拉・卡尔洛瓦

贝特拉・卡尔洛瓦
Petra Karlova

在捷克布拉格的查里士大学取得日本学和越南学的硕士学位及历史学博士学位。2002年留学早稻田大学,现在在亚洲太平洋研究科学习,专业是国际关系论。对日本的文化、历史、武道颇有关心。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