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果真吃苦耐劳吗?

在有关灾区的报道中,随处可见的是 “东北人不屈不挠,吃苦耐劳”这种语气的描写。果真如此吗?宫城县的自由撰稿人石田治为我们揭开真相。

在有关灾区的报道中,随处可见的是 “东北人不屈不挠,吃苦耐劳”这种语气的描写。果真如此吗?宫城县的自由撰稿人石田治为我们揭开真相。

在表现东北人性情时,经常出现的词语是“不屈不挠”、“吃苦耐劳”,它们往往使用在“赞赏”的文句之中。但是,东北人果真如此吗?

有关此次大地震的报道,也是 “东北人面临史无前例的悲惨遭遇,依然遵守秩序,忍受巨大苦难,坚强地生活下去。”这类语气,灾区民众的情形,海外也作了大量报道。

既没有发生暴乱,也没有争先恐后抢夺物资,互助互让,东北人(即日本人)在顽强不屈地努力奋斗……。对海外的这种报道,暗自感到自豪的日本人不在少数吧。

但是,我有时认为,人们心中这种“坚韧”“顽强”的印象,是不是反而束缚了灾区民众的行动了呢?“对啊,我们是坚韧不拔的东北人”—就这样,他们硬是自己钻进了外部人们套在他们身上的感伤般的美德框架之中。

自古以来的“坚韧、顽强”形象

“东北人坚忍不拔”的“名声”,出乎意外地似乎是古来就有的,一般认为是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才变得脍炙人口。当时,刚刚初中毕业的东北年轻人,通过所谓“集团就职”(指日本在时期,大批年轻人集体前往大城市就业),大批来到东京,在街道工厂拼命劳作,支撑了日本的高速经济发展。虽然不是全部,但多数东北人不善言辞,感情内敛,任劳任怨地默默埋头苦干。我认为,是城里人好意地将这样的东北人理解为 “不屈不挠”、“吃苦耐劳”。

东北人也对这种“评价”作了积极的解释,时而还以此自勉。但是,城里人这样的理解有时会成为一种偏见,将东北人强置于“无名英雄”的位子上也是常有之事。

东北曾经是一片“被迫隐忍的土地”,背负着“悲剧”和“失败”的历史。古代,虾夷(古代日本的一个群族)的族长阿弖流为,败在坂上田村麻吕手下;安部贞任被源赖义征讨;奥州藤原氏为源赖朝所灭。近代,发生了东北诸藩被贬为“贼军”的戊辰战争。为此,明治维新后粗率地总括出“白河(现在的福岛县白河市)以北,一座山只值100文钱”的结论,国家政策迟迟不得落实,冻灾、饥馑、卖身等“悲剧”一直持续到昭和时代(1926年12月-1989年1月)。

日俄战争(1904年2月-1905年9月)时,东北的部队被配置在最前线;太平洋战争即将结束时,关东军离弃的满州也有大量的东北移民;之所以会出现“集团就职”,也是因为在东北没有工作机会。

“吃苦耐劳”和“不得不吃苦耐劳”是两回事。

此次震灾,东北地区遭受了地震、海啸的“天灾”以及核电站事故的双重打击。在福岛县,由于受核电站泄漏出的放射性物质的影响,众多的居民迫不得已地集体疏散避难,在此“悲剧”之中,又一次“不得不吃苦耐劳”了。

东北地区从事一次产业的人口很多,和捉摸不定的大自然共生共存的东北人,或许具备了承受自然灾害、逆境的某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但是,不分情况场合,凡事都言之为“不屈不挠”“坚忍不拔”,则是一种“偏见”,东北人时而需要与这种偏见作斗争。

“东北人坚忍不拔、遵守秩序,非常了不起。”—这类的报道不禁令我心生疑问:这会不会是名为称赞灾民,实为封杀来自灾区的批评指责?在格式化的“称赞”报道中,我甚至感觉到了“你们不是坚韧、顽强吗?(所以你们就忍耐着点儿)”这类的言外之意。

(2011年5月18日)

石田 治

石田治
Ishida Osamu

1960年生于岩手县,大阪艺术大学艺术计划学科毕业。历经了编辑制作、报社工作之后,1993年转为自由作家。居住于宫城县富谷町,为当地的信息杂志、行政刊物、学校和公司的周年杂志等撰文执笔。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