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陆前高田到气仙沼(第一回)

4月22日,动身前往东北。这是为了探访灾区,报道各地的恢复重建情况。第一个目的地是陆前高田,震灾40天过去了,展现在眼前的是无尽的疮痍凄景。

4月22日,动身前往东北。这是为了探访灾区,报道各地的恢复重建情况。第一个目的地是陆前高田,震灾40天过去了,展现在眼前的是无尽的疮痍凄景。

从东北高速公路一关出口下来后,汽车沿今泉街道(343号国道)向东驶去。周围一带是一派田园风光。从地图上看,越过笹(ti4)田峠(qia3)山口,再通过架在山中的雄壮的螺线桥,离陆前高田、三陆海岸就不远了。

在远离大海的山间小道上

街道两旁顺理成章地散布着民宅、农田,唯一感到异样的,是来往于此地的几乎都是自卫队、警察、消防等的紧急车辆,而且每辆车都打着强烈晃眼的警示灯。

忽然我发现道路旁有一条铁路,这是以一关为起点经气仙沼开往陆前高田、大船渡方面的JR大船渡线。铁路和公路几乎接近同一高度时,我心生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不是一条停止营业的线路,但是轨道上却满是铁锈。这一带有民居、有农田,是日本随处可见的极为普通的风景,为什么只有铁轨会生锈呢?带着好奇,我驶出国道,开进了村落中的一条小路,顿时,为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站在小小的交道口上,可以看到附近散布着巨大的树木、建筑物的碎片以及不知为何物的各种东西。许多乍看极为普通的民居,一层部分实际上已遭到损坏,农田里涌进了泥沙和各种碎片。矢作川清澈的河水曾静静地从村落的一角流过,然而此次遭受了海啸的逆流侵袭。越是靠近河岸,海啸肆虐的痕迹越大,越严重。尽管如此,这一带的民房,还是保留下了房屋的原型外观。

附近车站的站名是陆前矢作,距离陆前高田站2站远,它环抱在丘陵山岗之中,全然不见大海的身影。

一望无尽的单调世界

沿343号国道继续前进,在矢作川和气仙川汇合处,景观进一步发生了变化。麦芽糖般变形弯曲的铁轨,因地面的隆起而错位,跨越河流的铁桥多处断裂,犹如游乐园中回转起伏的游戏设施,坠落在气仙川中。

从地图上看,距海岸还有大约5公里路程。三陆海岸给人的强烈印象是犹如陡峭的山峦坠入海中,这里也发生了海啸顺着低洼地的河川涌进陆地深处的现象,眼前一望无际的惨景,随着海岸的临近,越发令人感到凄凉和震颤。

渐渐地,眼前呈现出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光景,一片由瓦砾堆积起的失去了色彩的单调世界。如今几乎被海啸全部摧毁的土地上,留下了直至不久之前人们仍旧在此营生的疮痍,述说着一个惨烈的悲剧的瞬间。

以“高田松原(松树丛生的平原)”闻名的美丽的松林地带,只残留下屈指可数的几颗松树,好像在提醒人们这里有大海的存在。本应被街景遮住的视线,如今可以远望到大海,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令人感到刀绞般的心痛和窒息般的苦闷,不觉脸上挂满了泪水。然而,仰望天空,却是天高云淡、湛蓝美丽;眺望大海,却是波澜不惊,风平浪静。

前往气仙沼

从45号国道南下,越过一个小山岭,一路向气仙沼驶去。在市区入口处似乎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大型商店的一层,虽不是停车场,却能透视到对面。市区不仅遭到海啸袭击,还留下了火灾的创伤。各种焦糊气味和大海的气息交杂在一起,散发着一股异乎寻常的怪味。

选摘自国土地理院提供的浸水范围概况图9

已发表过的文章

纵贯东北灾区250公里【广濑 达也】

第2篇《从气仙沼到松岛》
第1篇《从陆前高田到气仙沼》

广濑 达也
Hirose Tatsuya

1954年生于熊本县。就读于亚细亚大学时开始以自由合同形式从事两轮车杂志、四轮车杂志、野外活动杂志、旅行杂志等的编辑工作,还参加过墨西哥BAJA越野拉力赛1000、蒙古汽车拉力赛等。著作有《冒险日本》(MILLION出版社)、《绝景日本之旅》(八重洲出版社)等。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