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求政治家具备“谦虚”的姿态

日本宪政史上任期最长的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认为,执政党和在野党政治家的姿态是阻碍国会形成共识的重要因素。

日本宪政史上任期最长的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认为,执政党和在野党政治家的姿态是阻碍国会形成共识的重要因素。

现在的政界,我认为最缺乏的是“谦虚”的姿态。

在预算委员会的提问答辩会等场合,经常可以看到,无论议员还是阁僚,或漫不经心、或气势汹汹、或故作姿态,内容空洞无物,态度却盛气凌人。这样是无法在国民中产生共鸣的。因而有必要努力谦虚地传达你的心情,特别是希望菅总理能时时留意以更加真挚的姿态处理国事。“骗他一下”这种念头稍有萌生,旁观者马上会有所察觉,于是会失去所有人的信赖。

学习小渕内阁经验 摆脱扭曲国会困境

目前的国会,执政党和在野党以过半数议席分别把持众参两院,的确处于困难境地。但是,扭曲国会不是现今出现的问题,在海外,美国也常常是白宫和议会陷入扭曲状态,日本也经历过多次扭曲国会。近年最为艰难的当数小渕内阁吧。

河野 洋平当时的小渕,与现在的菅直人相比,其姿态要谦虚得多。他认真倾听在野党的意见,拚命努力以达成协议。在金融国会(1998年7-10月召开的临时国会的通称,审议通过了金融早期健全化法和金融再生法。)乱作一团并全盘接受了在野党议案的时候,小渕依然为了克服危机,放下架子,不固执己见,将达成协议摆在最优先地位。在国会要形成共识,执政党往往需拿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谦虚的态度,我认为小渕的应对真可谓是诚心诚意,呕心沥血;自自公(自民党、自由党、公明党)联合政权也正是在这种劳心伤神下得以诞生的,而他也为此过早离开了人世,实在令人遗憾。我希望今天的国会议员们能够回忆一下昔日的小渕内阁,同为扭曲国会,却通过了诸多法案。

过去的自民党政治,或许可以说有巧妙而高超的国会对策做依仗。为解决难题做出让步,舍弃政府议案,采纳在野党议案。其结果可能是各有功罪利弊,但是,为了国会的正常运作而隐忍不发,以此确保政务的顺畅执行,这是出于执政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现在的执政党则缺乏这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执政党在参议院因为议席不足便采取“一根钓竿钓鱼(指一一劝诱说服他党议员入党以扩大本党在议院的席位)”(挖其他政党墙角)的方式来凑数,是愚蠢透顶的行为。在扭曲国会中为了通过法案,其实最重要的是在执政党议席占绝大多数的众议院进行的审议。在议席数占优势的众议院,认真倾听在野党的意见,最大限度地形成共识之后再送交参议院,往往可以打破困境。像现在这样,凭多数席位的优势在众议院执意强行,其后在参议院采取听之任之的做法,那么,能通过的议案也可能得不到通过。

轻易成立“大联合”政权的危险性

虽然近来情况似略显平稳,我忧虑的另一个问题是人们轻率地提及成立“大联合”政权一事。这虽然是解决扭曲国会问题的一个方法,但我认为在目前政党政治衰退、政治家变得不负责任的状态下成立大联合政权,是非常危险的。万一大联合政权成立,那么国会中的反对派就只剩下共产党等极少数,这样,无论修宪还是其他任何事情便无所不能。过去,日本就是在类似今天这种状态的国会支配下走上的歧途,我希望那些叫嚣“大联合!”的年轻政治家、评论家们能够回忆一下那段历史。

(6月29日)

河野 洋平

河野 洋平
Kono Yohei

1937年生于神奈川县。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在商社工作后进入政界。自1967年初次当选众议员议员之后, 14期连续当选。历任新自由俱乐部代表、科学技术厅长官、内阁官房长官、自由民主党总裁、外务大臣等,2003年起至2009年的6年里,担任众议院议长,任职期间是日本宪政史上最长的。2009年的众议院选举,没有参加竞选,从此退出政界。现任日本陆上竞技联盟会长、早稻田大学特命教授等职。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