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气仙沼到松岛(第二回)

从同样遭受火灾吞噬的气仙沼前往日本三大景观之一的松岛,随着道路的弯曲延伸,沿途景象在不断变化,受灾情况各有相同……

从同样遭受火灾吞噬的气仙沼前往日本三大景观之一的松岛,随着道路的弯曲延伸,沿途景象在不断变化,受灾情况各有相同……

气仙沼也曾是个美好怡人的地方。比如说乘渡轮10分钟即可到达的大岛,那里的沙滩走上去会“啾啾”作响,“鱼翅”也很有名。还有不少经济实惠的餐饮店,时而还能品尝到独出心裁的美味佳肴。

就是这样的气仙沼,如今一切都被掩埋在焦土瓦砾之中。也许是发生了地基下沉,越接近海岸线,越会感到海水浑浊不清并充斥着异臭。犹如得到自卫队车辆引导一般地尾随其后向南行进,通过了市区。当然是路标皆无,在废墟中刨开瓦砾勉强可以行车的道路,或许也会在突然间难以通行。当地的交通状况甚至糟糕到了连警察也只能无奈地说“我不知道前面的路况,你想去就去吧”。同行的摄影师久山多次感叹“如此没有秩序和限制的灾区还是第一次看到”。尽管如此,能够明确标示出不能通行路段的城区还算是好的,在农村,仅能勉强通过一辆车的未铺修路段,几乎没有任何标示。

摘自国土地理院提供的浸水范围概况图9(红色部分是浸水地区)

沿“联结生命之路”南下

甚至连当地人也无法把握道路的状况,开了一辆轻型卡车的老年夫妇哀求我们“请带我们到××地吧”。犹如长年的人生旅途上形成的一切常识、感觉和自信都和灾害一起分崩离析一般,我为这对老夫妇的凄切无奈而浑身战抖。

的确,这一地区的道路因地震完全坍塌,路面在海啸中冲毁,被海水冲来的大型船只及建筑物等轻易无法挪动的物体阻断了道路,使道路丧失了应有的功能。尽管如此,在我们到访当地的4月下旬,路上的障碍物终于得以清除,可以沿着架设起临时桥梁的沿海道路南下了。这真可谓是“联结生命之路”。

在从南三陆町的户仓通向内陆的45号国道上,我们与老夫妇告了别,然后驶向沿海岸线延伸的398号国道。略微远离海岸线,迂回于起伏山麓间的国道沿线的景象,令人渐渐不大感觉到海啸的影响了。但是道路中心线上却呈现出道道裂缝,即使在行驶当中也能确认到其中的空洞和凹陷。

尽管好不容易到达了北上川河口附近的新北上大桥,可是桥墩及桥梁都已损毁。新北上大桥的旁边,就是有多数儿童遇难的石卷市立大川小学。在犹如时间停止般的风景中,只有四处搜索遇难者的慌乱景象历历在目,令人想起在此地发生的悲剧。

我们绕道至上流的饭野川桥,大迂回之后再次驶向新北上大桥的对岸。在沿岸的河堤上下修建的应急道路,只是用无数铁板铺设而成的,感觉稍遇有雨就可将其淹没。

摘自国土地理院提供的浸水范围概况图10(红色部分是浸水地区)

受灾尤为严重之地

一进入石卷市区,映入眼中的是被海啸摧毁的巨大物体,犹如在无言地述说着灾害的惨烈。各种各样的东西在腐烂,臭气、尘埃、瓦砾……;而且进行各种作业的人员及车辆也大大多于其它地方。城郊的足球场变成了埋葬震灾遇难者的墓地。绿茵场的草皮被揭去,整齐地挖掘出了正好可以放入棺木的长方形坑穴。已经有一部分被掩埋并摆放上了鲜花,而周围是准备好的数倍以上的坑穴,其情景令人悲恸。

石卷以南的地形渐有变化,不同于以前路途上多见的险峻断崖地带,平缓的田野开始展现在眼前。在视域渐渐开阔的同时,平原遭到海啸冲击的惨景也更加明瞭。从岩手县陆前高田市出发一路走来,所到之处的每一个村镇,每一条道路,受灾状况都各有不同。一路上望着时刻变幻的景象,茫然感觉到灾民的痛苦与忧愁似乎也都各不相同。

摘自国土地理院提供的浸水范围概况图12(红色部分是浸水地区)

名胜地的新苦恼

宫城县的松岛,被称为“日本三景(三个观光景点)”之一。散布在松岛海域的各个岛屿起到了减轻海啸威力的作用,所以令人感到松岛的受灾程度轻于一路上所经过的其他城镇。小城的人们震后很快就着手恢复了商店及游览船的营业。立志重建的灾区民众的风貌、明媚风光依旧的松岛,令人不由感到一阵慰籍。可是旅游业的人们却担忧“游客到底会不会越过发生了核漏事故的福岛而来这里观光?”。震灾为此地带来了新的苦恼。

已发表过的文章

纵贯东北灾区250公里【广濑 达也】

第2篇《从气仙沼到松岛》
第1篇《从陆前高田到气仙沼》

广濑 达也
Hirose Tatsuya

1954年生于熊本县。就读亚细亚大学时开始以自由合同形式从事两轮车杂志、四轮车杂志、野外活动杂志、旅行杂志等的编辑工作,还参加过墨西哥BAJA越野拉力赛1000、蒙古汽车拉力赛等。著作有《冒险日本》(MILLION出版社)、《绝景日本之旅》(八重洲出版社)等。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