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

作者津守滋曾在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时,作为日本驻苏联大使馆综合参赞,负责对日本人的保护,现任桐荫横滨大学法学系客座教授。本文中,作者就几点教训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提出建议。

作者津守滋曾在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时,作为日本驻苏联大使馆综合参赞,负责对日本人的保护,现任桐荫横滨大学法学系客座教授。本文中,作者就几点教训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提出建议。

过于滞后的官方发表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4号核反应堆突然发生了爆炸,而该消息却是在事故发生后60小时的28日晚9时的新闻节目“时间”(Время)中才正式公布。虽然是头条新闻,却只有短短的10秒钟,内容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重大事故,由阁僚(部长)组成的委员会成员赶赴了现场。当时就任驻苏联日本大使馆综合参赞的我以及其他大使馆职员,分头与苏联当局联络询问,却以 “深夜无法与有关部门取得联系”为由遭到拒绝。

传闻四起

其后大约一个半月,日本大使馆没日没夜地与苏联当局进行交涉、对住在莫斯科的750名日本人说明情况并进行保护。苏联方面的说明及其怠慢,只是强调“莫斯科是安全的”,在外交团的集体交涉中,无论如何追问也没有得到任何放射能数值等的具体说明。

结果,各国大使馆为了自我防卫,从本国请来专家,进行了独自的核能检测。我们也请来东海核电站(日本第一个核电站)的专家,对日本人最为担忧的水、蔬菜等食品进行了核能数值检测。事故发生后,风是以逆时针吹拂,所以从正北方的芬兰到荷兰、瑞士、德国、罗马尼亚的周围,核能数值都相当高,而位于切尔诺贝利东北方750公里的莫斯科,则接近于正常值。

问题在于人的心理。特别是关于儿童甲状腺癌及女孩子在将来怀孕上的恐怖,没有根据的传闻辗转四起。在对日本人进行的说明中,最难之处在于既不能引起人们不必要的恐惧不安,同时又要让大家严格遵守必要的注意事项。

过分相信核能的安全性

如果将切尔诺贝利事故与此次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相比较,那么前者是反应堆在运转中发生爆炸,核能飞散到了一千公里以外的广大地区;而福岛虽然被认为部分燃料棒发生了镕毁,但核能灾害目前从程度及范围来看都没有那么巨大,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

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以下的共通教训。有必要严格注意过当反应。此次国内的人们的行动比较沉着冷静,而外国部分媒体却进行了一些没有事实依据的报道,出现了一些片面、偏颇的论调。这不仅有害于竭尽全力进行复兴重建的灾区民众以及全体日本人,还会给国际经济带来不良的影响。

切尔诺贝利事故是由单纯的操作错误而引发的,福岛核电站由于没有估计到规模如此巨大的海啸,从广义上看也可以说是人为原因造成的事故。两者都在对待原子能这一核能源的“基本态度”上存在着问题,而且应该说是过分相信了核能的安全性。

(2011年3月25日)

津守 滋
Tsumori Shigeru

桐荫横滨大学法学系客座教授。1965年进入外务省,历任后藤田正晴内阁官房长官秘书官、亚洲局地域政策科科长、驻苏联大使馆参赞、OECD(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日本政府代表部参事官、驻慕尼黑总领事、驻西德及驻德国大使馆公使、欧亚局审议官、驻柏林总领事、驻科威特大使、驻缅甸大使等。于2002年退休。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