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年輕歌舞伎演員的飛躍成長

加藤祐子 [作者簡介]

[2011.12.3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猛士”如雲的歌舞伎迷

就是前幾天的事。 “歌舞伎,真是久違了”——腦中這樣想著,坐在新橋演舞場的觀眾席上。說是久違,也就是一個半月的意思,我對歌舞伎的喜愛屬於這種程度。

雖說喜愛也就是這種程度,歌舞伎迷的世界裡,“在母親肚子裡時就時常出入歌舞伎劇場”的大有人在,而充其量不過10年的我,大致看了些歌舞伎,就自稱是“迷”的話,會有不自量之嫌。

因為只有不過10年的觀賞經歷,因此心中有了自己最喜歡的演員時,往往那個人已經進入了技臻藝熟的境地。或者說,正因為他的演技純熟精湛,才會雷打不動地著迷。所以,反過來說,那個人精湛的演技,成了我欣賞歌舞伎的標準,而對年輕演員的戲則迄今沒有太大的熱情。(有關“最喜歡的演員”預定下回談及。)然而,最多10年、但也有10年。10年前令人哀嘆“怎麼演技這麼糟糕!”的20歲前後的年輕人,如今實力大增。望著他們舞台上颯爽的身姿,不時會在心中雙手合十,暗自道歉:“認為你們的演技差,真是對不起了。”可喜可賀!

而前些日子在“久違了”1個半月的新橋演舞場,我又一次由衷地表示了道歉。實在令人欣喜!

那天的演出節目是《娘道成寺》。即使沒有看過歌舞伎的人,或許對劇情也略有所聞。它講的是一個姑娘愛上英俊和尚卻被欺騙,悲傷、憤怒至極化成一條巨蛇的故事,是巨蛇盤踞於大鐘那種形象。美麗的旦角不斷變換衣裝,在一個小時的時間裡,通過舞蹈分別演出一個女子從戀愛中的可愛姑娘到苦戀的女人這一過程,是日本舞蹈的一大傑作。

成了歷史的“見證人”?

這部戲由尾上菊之助主演,他是名角菊五郎的長子。雖然我不曾認為他的演技差,但還是要請求原諒,以前沒有好好看過——演出之精彩,令我不由得想這樣道歉。

以往對他的印像是“年輕、英俊、認真,是一個優秀的名門子弟” 。但是,這次的舞台演出令這種印像變成為“領悟的演出者”。在這裡所說的領悟,是指他不辯解、不逃避、不掩飾,憑藉自己的演技一決高低的覺悟。實際是一個多小時的演出,幾乎全靠他一個人的舞蹈獨掌舞台,以自身的存在把寬大的劇場空間完全佔為己有。不是“請看我”,而是“請你一定要看著我”,他“脫胎換骨”成長為一個充滿自信,令觀眾著迷的表演者。

正是因為可以親眼目睹這種變化,到劇場觀賞才感到有趣。能夠親臨現場,目睹一個演員的演藝人生中重大轉折的瞬間,這是何等幸運。誇張地說,這或許是親眼看到歷史翻開新的一頁。

欣賞老演員日益爐火純青的演技令人欣喜,看到新露頭角前途無量的年輕演員的成長過程也令人高興。更重要的是生動真實,既是活生生的又是同時代的,無論紀錄手段如何發達,虛擬世界如何多姿多彩,但這裡卻有若不是同時代、不親臨現場就無法體驗的喜悅。去證實這一點,也是觀賞戲劇演出的樂趣。

(2011年11月24日)

  • [2011.12.31]

goo新聞編輯、專欄作家、翻譯。畢業於上智大學國際關係系,牛津大學國際關係論碩士。曾任朝日新聞記者、聯合國總部職員、CNN日語網站編輯。執筆《從大手町看美國總統大選》、《新聞英語》等專欄。譯著有《垂釣者:副總統錢尼》(巴頓•格爾曼著)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