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柔道走向何方

坂井一成 [作者簡介]

[2012.03.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日本柔道面臨嚴峻考驗

山下泰裕、齋藤仁等日本柔道運動員曾經長期稱雄世界,而如今,由他們確立的“柔道日本”的強大地位受到震撼,歐洲、俄國以及中亞等新興勢力對其構成巨大的威脅。在2000年雪梨奧運會男子100公斤以上級比賽中,篠原信一和法國達維德・杜耶的決賽正是這一潮流的典型表現。信心十足志在必勝的篠原勾空了杜耶的“內股(用腳從大腿內側將對方勾倒)”著數,以微妙的姿勢兩人同時跌倒在疊蓆上,主裁判和副裁判的判斷出現分歧,判定結果為杜耶得分。山下泰裕教練向裁判團提出抗議,但未被接受,篠原獲得銀牌。杜耶擊敗篠原奪得金牌,一躍成為法國的英雄。雖然日本傳媒將此報道為“本世紀的特大誤判”,但篠原在比賽結束後表示:“是我自己還不夠強,所以輸了。”他的話豪爽中充滿了苦惱。

繼篠原之後的男子重量級中,井上康生、鈴木桂治、石井慧等人才層出不窮。井上在雪梨奧運會100公斤級、鈴木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100公斤級、石井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分別獲得金牌。但2012年倫敦奧運在即,男子重量級卻沒有一位可絕對取勝的主力選手。

必須增加柔道競技者人數,提高整體水準

日本從2012年度開始在國中將包括柔道在內的“武道”定為必修課。文部科學省表示這項教育的目的,是繼承傳統文化,培養互相理解的精神,讓學生們了解這是“我國的固有文化”,“ 理解武道的傳統思想,以尊重對方之心進行練習和比賽”。但是,從安全管理的觀點出發,有人提出異議,認為在“保健體育”科目中引進柔道,存在柔道教員短缺的問題。在這種情形下,全日本柔道聯盟(全柔聯)決定自2013年度起實施新的《全柔聯公認指導者資格制度》,對以往20歲以上的有段者即可做教練的規定進行了修改,設置了5段以上具有應考資格的“A” 到3段​​以上的“C”這3個新類別。

而在世界柔道人口最多的國家法國,柔道與足球平分秋色,佔據了兩大比賽項目的地位。其指導方法是由持有國家資格的教練在社區設置的道場裡進行指導。規定柔道教練資格與大學畢業具有同等水準,在“資格社會”的法國占有重要地位。在2012年2月舉行的柔道大滿貫巴黎站比賽中,上述杜耶也獲得了100公斤以上重量級冠軍​​,而日本男子卻與冠軍無緣。法國還擁有被譽為目前世界最強的特迪・瑞納,可謂人才輩出。由此可見,他們通過國家和社區的攜手聯合,完善制度,擴大參賽者的後備力量,切切實實地提高了參賽水準。雖然很難單純比較,但法國的柔道人口多達80萬,而日本只有20萬。此次將武道作為必修課,是否能夠就此擴大柔道人口,提高實力,在充實教練體制的同時,中長期的成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從奪分取勝走向“一本取勝”的柔道

日本柔道有一個時期為國際規則中“偏重分數”的傾向而苦惱。日本始終貫徹“一本取勝”才是真諦的精神。即便得到“技有”(柔道得分種類之一),一旦對方得了“一本”(一招取勝),你就輸了。因此,為得到“一本”就必須不斷進攻,這是理所當然的,但也可以說是十分粗俗笨拙的原理主義。但在2009年,最小的得分“效果”被廢除了,世界柔道的趨勢從一時間的得分主義漸漸向“一本”柔道轉化。可以說是回到了柔道的出發點,正因為如此,日本柔道的真正價值將受到考驗。男隊總教練恰好是前述的篠原,作為一名指導者,他會怎樣抹去自己痛苦的過去,我們將拭​​目以待。

(寫於2012年2月13日)

  • [2012.03.08]

神戶大學研究所國際文化學研究科教授。1992年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外語系法語學科。攻讀東京外國語大學研究所地區文化研究科碩士課程、一橋大學研究所社會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後,1996年進入文部省(負責外國調查工作)。歷任巴黎政治學院客座研究員、巴黎第十大學客座教授、巴黎第二大學客座教授等職,後任現職。博士(學術)。主要著作有《歐洲的民族對立與共生》[增補版](蘆書房/2014年)。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