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衰落的日本柔道

坂井一成 [作者簡介]

[2012.11.0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倫敦奧運的衝擊

倫敦奧運會上,日本總共奪得38塊獎牌,是史上獲得獎牌數最多的一屆。然而,男子柔道卻以無金告終,可謂事態嚴重。女子柔道也僅有57公斤級松本薫選手的一枚金牌。

倫敦奧運會的柔道比賽規則廢除了“效果”分,直接抓對手褲子的技巧被禁止,其目的是鼓勵運動員正確交戰和施計。按理說,這對一向崇尚“一本”制勝的日本隊來說是十分有利的。正因為如此,日本柔道令人遺憾的比賽結果無論如何也是交代不過去的。

擺脫“柔道村”體制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每位選手個人的實力屬於世界水準這一點是肯定的,在各類世界級比賽中日本選手依然成績斐然。但是,成績不穩定也是事實。在日本稱霸於世界的重量級選手選拔中,由於沒有絕對主力,因此遲遲難以定奪。雖然理想中是“無論選誰都能拿金牌”,可事實上卻一敗塗地。所以,不得不認為問題出在選手的培養方法上。此次奪得男子100公斤以上級金牌的法國名將泰迪•希內,在世錦賽中也連續4屆奪金,成績驕人。要使他這樣的王牌選手重新湧現,我們存在哪些欠缺?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擺脫“柔道村”體制(村或村社會,主要指日本村落所特有的社會構造。通常多有閉塞、排他的含義——譯註)。也就是說,柔道是日本的傳統競技項目,是“家傳絕技”,所以在日本人的指導下提高競技水準,在世界大賽上也必能奪魁,因而教練自然應該由這一傳統的繼承者——日本人來擔任。“柔道村”就是指基於上述思維的日本柔道界的運作方式。既然無法在世界上取勝,那就必須向世界學習。如此簡單的道理,卻還沒有為日本柔道這個封閉的“村社會”所領會。

“這一天遲早會到來。我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齋藤仁:洛杉磯奧運和首爾奧運95公斤以上級冠軍,北京奧運男子柔道隊教練)(《讀賣新聞》2012年8月5日),可見全日本柔道聯盟的幹部也已認識到日本隊在世界大賽上無力奪冠的現實。為了擺脫“柔道村”體制,在國際大賽上取勝,需要以聘請外國教練和鼓勵柔道運動員留學為中心實施改革。

全球化與結構改革

普及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湧現出世界冠軍希內的法國,以各個地區為基礎,積極推進道場的設置和人才的培養,競技人口如今已大大超過了日本。反觀日本,運動員很大一部分是在個別的“柔道強校”培養的,這種在特定學校進行特訓的體制是不利於普及推廣的。

男子柔道教練篠原信一談到了選手選拔程序的問題以及日本選手與外國選手的體能差距(《每日新聞》2012年8月7日)。不過,選手們在“金牌魔咒”的束縛之下日趨萎縮的狀態也不得不說是一大問題。它同時也是一個精神層面的課題。金牌當然是每一個運動員的奮鬥目標,但最終結果是銀牌和銅牌時,需要的應該是更加積極向上的態度而非道歉。

“柔道”如今已成為世界的“JUDO(柔道的日語讀音——譯註)”。我們固然要珍視“一本制勝”的柔道,但如果無視“JUDO”而一味執著於“加拉帕戈斯綜合症(達爾文在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碰到的區域性生物,其進化方式獨特,與大陸上的生物截然不同。意指那些在日本進化發展且與世界標準相去甚遠的日本獨特的事物——譯註)”式的“柔道”,那麼日本的柔道怕是難有出頭之日了。日本必須拋棄“日本柔道是世界的典範”這種認識,重新認識柔道,將其定位為“世界柔道的一種”,由此尋找自身的欠缺,破除禁忌,摸索出一條東山再起的途徑。

(2012年9月10日)

  • [2012.11.06]

神戶大學研究所國際文化學研究科教授。1992年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外語系法語學科。攻讀東京外國語大學研究所地區文化研究科碩士課程、一橋大學研究所社會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後,1996年進入文部省(負責外國調查工作)。歷任巴黎政治學院客座研究員、巴黎第十大學客座教授、巴黎第二大學客座教授等職,後任現職。博士(學術)。主要著作有《歐洲的民族對立與共生》[增補版](蘆書房/2014年)。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