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零核電」論引發熱議

原野城治 [作者簡介]

[2014.01.1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於2013年11月12日在東京內幸町的日本記者俱樂部召開記者會,鑑於2011年3月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他強調說,「只要安倍晉三首相下定決心,就能夠實現『零核電』」;對零核電方針的實施時期,小泉明確表示,「立即歸零最好」。

逼迫安倍首相做出決斷

日本至今找不到高放射核廢料(用過核燃料)的最終儲存廠,小泉前首相之所以呼籲「零核電」,是出於對這種現狀下重啟核電廠的極度擔憂。在記者會上,小泉表示,通過視察芬蘭的核廢料最終儲存廠「安克羅(Onkalo,芬蘭語意為洞穴、掩藏之所)」,認識到要在日本決定建設一座這樣的最終儲存廠是非常困難的。

小泉說:「核電廠立即歸零最好。重啟核電廠,核廢料就會繼續增加。既然找不到最終儲存廠,那麼還是以核電立即歸零為好。」同時他斷言:「認為有可能找到核廢料最終儲存廠的想法,是樂觀而不負責任的。」接著,小泉對安倍首相發話,稱「國民一定會合作,希望你行使權力,向(零核電)理想方向轉舵。最終,還是首相的判斷力和洞察力的問題」,「如果下定決心,那就能夠實現」。

小泉自10月以來,在有傳媒採訪的演講中2次重複了同樣的主張。10月中旬還向《讀賣新聞》投稿,就該報批判其「零核電」論的社論予以反駁。

不過小泉召開正式的記者會,此次(11月12日)還是第一次,非常引人關注。出席這場在日本記者俱樂部舉辦的記者會的記者、新聞工作者有350餘人,據說為今年之最,會場內外人滿為患。

傳媒反應呈兩極分化

媒體對記者會反應呈兩極分化。六家全國性報紙中,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和東京新聞三家正面評價了小泉的講話,脫核電的急先鋒東京新聞打出的標題是「一如所言,重啟是非現實的」。與之形成對照的是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和產經新聞三家,只是淡淡地對小泉的發言作了報道,並對其現實性提出了疑問。各家電視臺都做了大報特報,簡直就像小泉式「劇場型政治」的重現,似乎是核電廠政策發生了轉變。

執政黨自民黨當然是盡力迴避過度的反應,這集中體現於曾在小泉內閣時期擔任官房長官的細田博之代理幹事長(秘書長)的講話上。他說:「(廢除核電廠),依靠煤炭火力發電,將給人類帶來更為巨大的負擔。我雖然尊敬小泉,但從結論上說(零核電的主張)是不對的。」既要為眼前的經濟活動和國民生活提供必需的能源,又要致力於控制溫室氣體的排放,就是從這種現實政治的觀點出發,對小泉的主張進行了批判。石破茂幹事長也在11月16日明確表示,「黨的方針不會改變」。

自民黨在2013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中雖然提出「將從零開始重新調整能源政策」,但在核電廠問題上,打出了將在原子能監管委員做出「安全」判斷後重新啟用的承諾,並且取得了壓倒性勝利。而且,在自民黨重新奪回政權的2012年12月的眾議院大選中,高舉「脫核電」、「終核電」旗幟的政黨都紛紛敗下陣來。雖然這兩個選舉的決定性爭論點並非核電的是非對錯,但政界中脫核電派沒有形成一股氣勢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小泉在記者會上表示了這樣一種觀點,稱自民黨內部對去核電問題「贊否各半」,然而問題在於黨內的脫核電派還沒有充分顯示出自己的影響力。

最終儲存廠的啟用將遠在30年之後

小泉所擔憂的「核垃圾」,是指經用過核燃料再處理提取出鈽等核元素後的廢液。日本國內共有大約17,000t的用過核燃料保存在各地的核電廠裏。

2000年,政府為了選定高放射核廢料的最終儲存廠地點,成立了「日本核廢料管理組織(NUMO)」,試圖通過在各地公開徵集的方式進行最終儲存廠的選址工作。2007年高知縣東洋町應徵,但反對運動激化,並導致了町長被迫辭職。為此,估計政府或將在2013年內制定的《能源基本計劃》中打出新的方針,從現有的公開徵集方式變為由國家出面選址的做法。這個新方針,是小泉發言之後得以明確的,可見「核電立即歸零」的主張對政府的方針帶來了重大的影響。

有關高放射核廢料的最終儲存廠,國際上公認的最安全方法是「深地質處置」,即將它們儲藏在深於300m的沒有火山、地質構造穩定的地下。

「深地質處置」,首先要將高放射核廢料液體進行玻璃固化,然後裝進堅固的鐵製容器中冷卻30-50年,進而再用黏土把它們嚴實地密封起來埋藏於地下深處。一般認為用這種方法可以穩定儲藏10萬年以上。在國外,除了小泉前往芬蘭視察的奧爾基洛托島(Olkiluoto island)的「安克羅」以外,瑞典也決定在福什馬克(Forsmark)建造最終儲存廠。

日本計劃從2014年夏季開始,在北海道幌延町進行高放射核廢料處理技術的實證實驗。但是,實際的儲存廠地還沒有做出決定。最終儲存廠的啟用最快也要到本世紀四十年代,總工程費用現階段的估算業已達到3.5兆日圓(據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推算)。

熱議漸息,但課題依然繁重

小泉的發言雖然震動了政界及傳媒,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影響在逐漸消退。對小泉的「零核電」主張,不少人認為:「既然如此那就有必要首先反省迄今推進核電廠的所作所為,明示出一條停運核電廠的具體道路出來。」還有一些有識之士則指出,伴隨核電廠的停運而增加的石油、天然氣、煤炭等能源費用,一天約為100億日圓,這樣一來日本的國際收支有可能陷入慢性赤字狀態。

另一方面,通過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無論是在對眼前發生的核能事故的危險性上,還是在核事故處理的難度上,都向全體人類提出了一個甚至包括哲學問題在內的多元化的綜合性課題,顯而易見,這不是單純的政治、經濟問題。小泉的發言,在重新喚起了人們的擔心和憂慮方面,或許可以說具有重要意義。如今熱議之聲漸息,但小泉的發言所涉及的繁重課題依然亟待解決。

(2013年11月25日)

  • [2014.01.16]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聞工作者。1972年進入時事通信社,歷任政治記者,駐巴黎特派員,秘書部長,編輯局次長。之後,任株式會社JAPANECHO社社長。2011年起任現職。2006年開始任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評議員。2008年獲「義大利團結之星」騎士勳章。2009年任TBS電視台節目解說員。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