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棒,由俄羅斯「皇帝」傳給了日本「王子」羽生結弦
發自索契冬奧的報道②

矢內由美子 [作者簡介]

[2014.02.2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花式滑冰男子單人滑比賽中為日本贏得第一枚金牌的羽生結弦。給這個潛力無限的19歲少年帶來巨大影響的,是俄羅斯冰上「沙皇」普魯申科(Evgeni Plushenko)。讓我們來追溯一下這位俄國英雄和日本新生代「王子」的邂逅。

巔峰對決讓羽生入迷

羽生1994年12月7日出生於宮城縣仙臺市,邂逅花式滑冰是在他4歲的時候。時值1998年2月,日本主辦了長野冬奧(Nagano 1998),荒川靜香、本田武史等四名仙臺培養的選手參加了比賽,這為當時的仙臺引發起一股花式滑冰熱。

在由原奧運參賽選手佐野稔開設於仙臺的滑冰教室裏,4歲的羽生開始跟著姐姐練習起了滑冰。不久,在冰場上度過了幾年愉快時光的這個天真無邪的少年面前,一位英雄出現了。他,就是普魯申科。

2002年的鹽湖城冬奧(Salt Lake 2002)。羽生目不轉睛地盯住了螢幕。19歲的普魯申科和亞古丁(Alexei Yagudin),這兩位俄國人的巔峰對決令他激動無比。其中的普魯申科,在1998年3月舉行的世界錦標賽上初出茅廬,15歲的小小年紀便摘取了一枚銅牌。第二年亞古丁嶄露頭角,兩強之爭由此開始。四周跳、組合跳等等,為了出奇制勝,他們的節目編排不斷向高難度發展。

「對我來說,奧運就是『普魯申科和亞古丁展開激烈競爭的地方』。」

2002年2月14日,男子單人「長曲(自選花式項目,FS)」拉開戰幕。在「短曲(規定花式項目,SP)」中名列第四的普魯申科雖然窮追不捨,但仍被亞古丁拋在身後,以一步之遙錯失金牌。但深深吸引了羽生的不是冠軍亞古丁,而是銀牌得主、給人留下強烈印象的普魯申科。

他那起跳有力的後內點冰四周拋跳(quadruple toeloop throw jump)自不必說,因對柔韌性的要求極高而為男選手敬而遠之的貝爾曼旋轉(Biellmann spins,花式滑冰中的一種旋轉動作。單腿站立,另一條腿從背後彎起至頭頂,雙手從身前升起抓住彎起到頭頂的腳,整個身體形成一個水滴的形狀),普魯申科也完成的十分精彩。

對身體的柔韌性充滿自信的羽生立刻開始了貝爾曼旋轉的練習,而且髮型也模仿普魯申科,剪成了蘑菇頭。在簽名紙箋上他還鄭重其事地畫上一個比自己的名字還要大的蘑菇插圖。

「雖然畫一個費時又費力,但在那時,蘑菇是我的幸運符。普魯申科是我心中的偶像,現在我還是很仰慕他。」

超越偶像

12年後的2014年2月。19歲的羽生和31歲的普魯申科首次共戰索契冰場。他們兩人「聚首」在花式滑冰團體賽的男子SP比賽上。年齡相差一輪的這兩個選手同臺競技,能迎來這樣的一天,堪稱是奇蹟。

索契冬奧上,普魯申科正注視著羽生的練習
照片提供:路透社/aflo

杜林冬奧(Torino 2006)後,普魯申科經歷了傷病的困擾,為此本賽季也未參加正式比賽。由於以往的出色成績,俄國為他單獨舉行了特別評審會,普魯申科憑藉非凡的力量技巧成功入選。奧運舉辦國對爭奪金牌就是如此執著,志在必得。

率先出場的普魯申科果然寶刀不老,他發揮穩定,絲毫讓人感覺不到這是他本賽季第一次參加國際大賽,在滑出了自己的最高得分91.39分後,觀眾起立為之喝彩,全場掌聲雷動。

但是,唯有一個更勝一籌者,他就是羽生。比賽中,他的後內點冰四周拋跳等三種跳躍全部成功,步伐(steps)也非常出色,以97.98分無可辯駁地高居首位。羽生初登奧運舞臺,交出一張堪稱「滿分」的答卷。

團體賽最終以俄國奪冠結束,普魯申科獲得了第二枚奧運金牌。日本以第五名告終。接下來,就是男子單人滑了。

金牌,一個新的開始

就在這時,發生了人們意料之外的事情。在SP比賽開始前的練習中,普魯申科摔倒,腰部受傷,選擇了棄權。結果,羽生在SP和FS中獨占鰲頭,獲得金牌。受到普魯申科演技的觸動,12年後的2月14日,羽生登上了世界之巔峰。

「普魯申科的棄權讓我感到非常遺憾。不過能在團體賽中交鋒,我也很滿足了,感到非常幸福,就像做夢一樣。我非常感謝他展示給我們的所有動人心弦的演技。」

羽生的目光如今已經瞄準了未來,他說:「我的冰上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對從新一代「王子」一躍登上「王位」的羽生來說,索契奧運的金牌,不過是在他的心中點燃了新的火焰,進一步激發他努力成為世界頂級的花式滑冰選手。

而普魯申科,過去已三次參加了奧運,分別奪得銀、金、銀牌。在2010年的溫哥華奧運上,沒有表演四周跳的美國選手萊薩塞克(Evan Lysacek)摘得桂冠,普魯申科屈居第二。這次在索契,他之所以執意帶著傷痛之軀再戰奧運,內含著映襯此事並奪回金牌的用意。

花式滑冰應該不斷向高水準發展,競技的意義在於挑戰。然而,對畏懼風險、迴避四周跳的選手做出最高評價,是毫無道理的。

普魯申科的這種申訴,掀起了一場「四周跳爭論」,它促使了評分標準在日後得到修訂。索契奧運上,羽生完美地完成了後內點冰四周拋跳,還挑戰了難度更高的後內四周跳(quadruple Salchow jump)並且問鼎冠軍,冰上「皇帝」也可以因此感到寬慰了。

羽生說:「其實,我對自己這次在索契奧運上的表現還不滿意。不過,從結果上看,我拿到了金牌,作為日本人感到很自豪。我想,我的冰上生涯將從這塊金牌真正開始。」

嚴於律己的羽生說,他的目標是成為像普魯申科那樣的選手。「今後,我要像他那樣,無論在何時何處都能有完美的表現,要成為這種實力強大的選手。」12年的歲月過去後,已經和心中的偶像站在同一個冰場上一爭高低的羽生。作為新一代冠軍,接力棒已經由昔日的「皇帝」傳到了他的手中。

(2014年2月18日)

  • [2014.02.25]

體育記者。1966年6月23日生於北海道。北海道大學畢業後進入體育日本報社,負責採訪網球、奧運、足球等賽事。2006年辭職,現在是自由撰稿人。著作有《J聯盟15年的故事Kazu和Gon的時代》(講談社,2009)、《扎切羅尼日本隊的作風》(學研新書,2011)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