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雜耍」無法保家衛國

原野城治 [作者簡介]

[2014.11.26]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5月15日,安倍晉三首相接受了其私人顧問團「關於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礎懇談會」(安保法制懇)提交的報告,並在記者會上表明,將依照這份報告書,要求政府修改憲法解釋,正式啟動相關討論工作,以謀求解禁集體自衛權。

40多年來,政府在國會答辯時始終宣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是受到禁止的」。然而,安倍首相表明上述方針後,政府執政黨今後將加快旨在修改有關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憲法解釋的調整步伐。

邁向「普通國家」的重要一步

如何看待首相在這次記者會上的發言大家可能會有分歧,但可以說日本總算是邁出了恢復「普通國家」身分的重要一步。縱觀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接受「在國際法上擁有集體自衛權,但憲法卻不允許行使」這樣一種奇怪的解釋。

正如安保法制懇的代理會長北岡伸一在報告書的說明概要中指出的那樣,日本過去的安全保障討論都是固執於法律論的「智力雜耍」,這是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毫無疑問,報告書表達了「依靠智力雜耍無法保衛國家」這樣一種強烈的訊息。實際上,儘管政府長期以來一直解釋稱不可以行使集體自衛權,但無論是在韓戰還是越戰、波斯灣戰爭中,日本都曾經協助過美軍,恐怕可以說實質上等同於行使了集體自衛權吧。

回想起來,「普通國家」這個概念是當初波斯灣戰爭(1991年)時,意欲在國際上積極推進包括軍事在內的各種貢獻活動的自民黨前幹事長小澤一郎提出的。如今已過去了近四分之一個世紀。在此期間,日本所處的安全保障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北韓旁若無人地持續實施飛彈及核開發活動,中國加快了海洋擴張步伐,屢次侵犯尖閣諸島(釣魚臺——譯註)周邊的日本領海。就最近的事例而言,中國與越南在東支那海(東海——譯註)西沙群島方面的衝突也並非「隔岸之火」,日本不可袖手旁觀。本次提交的報告書可謂是旨在以一種適應上述顯著變化的安全保障環境的形式來保衛「國民生命與生活」的必要措施。

含糊其辭的背後是政治考慮

不過同時也要看到這樣一個事實,首相在記者會上始終含糊其辭,與其此前的熱切態度判若兩人。在行使集體自衛權問題上,首相非常注意「限定允許論」的表述,反覆強調「將嚴格遵守憲法的和平主義原則」。或許他認為欲速則不達,但這無疑明顯反映出其對盟友公明黨的顧及。據說公明黨方面曾對首相在記者會上的發言內容提出過要求。結果,針對本應作為「大政治」加以闡述的未來「國家形態」及為其提供支撐的安全保障和外交等內容,首相未能充分展開說明,對報告書重點關注的「國際合作」也未能給予充足的時間進行解釋。

在是否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問題上,執政聯盟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表現出了甚至有些頑固的慎重姿態,稱「不宜突然改變政府觀點。如果偏離了傳統的理論體系,那麼政府本身也將失去人們的信任」。公明黨能夠有限支持的,似乎也僅限於侵害尚未達到武力攻擊程度的「灰色地帶」事態時的行使集體自衛權。

因此,關於今後的走向,有人提出了「兩步處理論」,即先在秋季臨時國會上審議「灰色地帶事態」相關法案,然後在明年的例行國會後半期確定允許有限行使「真正的」集體自衛權。

這樣是否真能順利解決問題?採用執政聯盟內部協商的形式可以推進重要的協商工作,但有可能倒退為固執於法律雜耍論的爭取時間之舉,或是引發政治妥協的事態。毋庸贅述,在大政治論中堂堂正正地展開觸及問題本質的討論,這才是能夠贏得國際社會理解與支持的捷徑。

 

標題圖片:安倍晉三首相出席記者會,攝於5月15日下午,東京首相官邸(時事通信社)

  • [2014.11.26]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聞工作者。1972年進入時事通信社,歷任政治記者,駐巴黎特派員,秘書部長,編輯局次長。之後,任株式會社JAPANECHO社社長。2011年起任現職。2006年開始任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評議員。2008年獲「義大利團結之星」騎士勳章。2009年任TBS電視台節目解說員。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