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選舉女王——幻景的終焉和朴槿惠的轉折點

ROH Daniel [作者簡介]

[2014.09.11]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8年前開始的「選舉女王」的故事

「大田怎樣了?」選舉女王的即位故事就從這句話開始。

2006年5月20日在韓國統一地方選舉的支援演說當中,朴槿惠遭遇美工刀襲擊事件,傷口從右耳延伸到下顎。這是手術過後她對22日前來醫院探訪的秘書室長劉正福說的第一句話。

當時朴擔任黨首的大國家黨是在野黨,因為曾被人發現在汽車後車廂塞滿大量現金進行偷運的大規模不正當行為而臭名昭著,被國民指斥為「車運黨」。為了挽救這個骯髒的政黨,在具有象徵意義的選舉區大田就必須取得勝利。聽到手術後朴槿惠這句話的韓國國民,尤其是對她的父親朴正熙原總統抱有懷舊情緒的中老年保守派都投票給了「車運黨」,由此大國家黨取得了戲劇性的逆轉勝利。從這次選舉後,沒有政治醜聞「不了解異性」的乾淨的54歲女性朴槿惠就被人們稱作「選舉女王」。

朴槿惠當時的全部經歷,就是自1998年進軍政界後當選過5次國會議員,既沒有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任職的經驗也沒有在大企業就職的經歷。從幾乎社會經驗等於零的朴槿惠重整起來的這個政黨,繼2007年李明博成為總統之後,2012年朴自己也當選為韓國總統。

突破了激烈的選舉戰,可是……

2014年4月16日發生的「世越號」沉船事件,使韓國陷入了比1997年因金融風暴向IMF求救時更為深刻的精神混亂。甚至開始出現了一種以「世越號」事件為分界點,將韓國分為事故前(before)和事故後(after)來議論的傾向。

此時正值朴槿惠就任總統後的第14個月,她陷入了困境,不得不一人承受來自韓國社會所有的自我反省和自我虐待情緒。在大叫著「船裏死去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啊!」的死者親屬的氣勢之下,總統流著眼淚「公開道歉」了。於是,人們預料在已公示的6月4日的第6次統一地方選舉中,朴率領的執政黨將會大敗。

然而女王風采依然健在。在包括首爾特別市共17處的廣域自治團體選舉中,雖然以8比9輸給了在野黨的新政治民主聯合,但在226個基礎自治團體長選舉中,卻以117比80贏得了勝利。

總的看來,持有「世越號」王牌理應勝利的在野黨沒有能夠獲勝,理應品嚐大敗滋味的新國家黨卻憑藉以保守階層為對象的「朴槿惠品牌」避免了慘敗。結果,一直批判朴總統「不通」(溝通不足)和專橫的執政黨新國家黨,一旦到了選舉仍只能依賴朴,朴也回應了這份期待。尤其意味深長的是,一度擔心會失利的仁川市長和釜山市長,分別由「親朴」的代表人物劉正福(2006年襲擊事件時的秘書室長)和徐秉洙(朴總統西江大學的學弟)當選了。

近似​​北一輝的「國家改造論」的意圖

可是「選舉女王」的幻景正在走向終焉。選舉這場儀式已經結束,在朴的面前遺留著一個必須在今後44個月的時間內完成的課題,就是她自我宣言的「國家改造」這個「偉業」。作為一名任期5年的公務員——總統,抓住沉船事故的機會標榜「國家改造」,對這種做法感覺不妥的韓國人卻意外的少。

也許是韓國的國家特性,「這樣子下去可不行」的意識在人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日帝統治時代曾經留學早稻田大學的韓國文豪李光洙(日本名香山光郎),1992年在當時的月刊雜誌《開闢》上發表了「民族改造論」,猛烈抨擊「朝鮮人皆道德衰退」。因這篇「民族改造論」,李列入了「親日派」,可是現在他的言論又以新詞彙捲土重來了。

在日本,很多人談到安倍晉三首相時總要說「岸信介DNA論」,其實韓國的「政治遺傳學」更甚於此。現任朴總統的父親朴正熙原總統就和李光洙有著相近的觀念。他在1968年發布了「國民教育憲章」。當時我還是國中生,記得直到高中畢業前夕每天早晨全體學生都到操場集合,大家一起背誦憲章,開頭部分是「我們肩負著民族重興的歷史使命在這片土地上出生。讓祖先耀眼的靈魂在今日復活,此刻正是在內確立自主獨立的姿態,在外供奉人類共榮的時刻」。比我大兩歲的朴總統在高中時代肯定每天也都背誦了它。

朴總統提出「國家改造」或許並非偶然,實際上在4月29日的國務會議上她曾說「要糾正過去延續下來的錯誤行為,重新樹立新大韓民國的框架」,並指示「全體內閣須將一切從原點出發,再次以『國家改造』的新姿態著手準備其根本對策」。朴總統閱讀過北一輝「日本改造法案大綱」的可能性極低,北一輝曾經呼籲「全日本國民要以冷靜的心情來思考和觀察,上天的賞罰為何如此不同的根本原因,要確立如何改造大日本帝國的大綱,創定舉國上下皆無非議的國家理論」,朴總統提出的理論中確實反響著許多和它相似的論調。

告別美少女戰士,向戰鬥女王邁進

下令進行國家改造的朴總統,同時又在國務會議上催促逮捕「世越號」航運公司實質上的老闆、宗教團體「救援派」的領袖俞炳彥,她已不能僅僅是一個選舉女王了。到了她該轉型的時刻了,從一個像日本流行的美少女戰士那樣不現實、既乾淨又羞怯的女王,轉變為一個和國民一起流汗、在政治鏖戰中臨場指揮的領袖。

從6月10日發表的國務總理和國家情報院長的候選人提名中,可以看出朴總統轉型的萌芽。尤其重要的是首次看到了「妥協」的政治鬧劇。指名文昌克(66歲)為國務總理候選人是一項令人感到新鮮和吃驚的人事安排,因為誰都沒有預料到這個選擇。35年來一直擔任韓國全國性報紙《中央日報》記者的文氏和朴總統之間別說是沒有親密的關係,甚至可以說是無緣,而且他還是一個不辭說朴槿惠壞話的人物。

當年擔任主筆的文氏在2011年4月5日的《中央日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朴槿惠現象」的評論,指出政權黨內的權力集中於尚未成為總統的朴氏是個「奇怪的事情」。文章如此寫道:「是因為身處垂簾之後的她讓人感覺神秘嗎?現在作為一介自由人尚且如此,一旦坐上權力的椅子將會怎樣?有誰能夠毫無畏懼地揭開垂簾暴露她的真實面目?民主主義必須是透明的,只有展現自己的真實身姿,國民才能夠加以判斷。要成為國民代表,她必須主動走出垂簾。」這是文氏被韓國的言論界評價為「不左顧右盼敢於秉筆直書」的一篇報道。將這樣的人物提名為總理候選人的人事舉動確實給人們留下了朴總統「主動走出垂簾」的印象。

危機帝王學

但是,轉型沒有那麼簡單。文氏以前不看人臉色的發言得罪了韓國左派和民主主義者,「韓國人有懶惰基因」「已無必要就從軍慰安婦問題要求道歉」這些文氏過去的發言片斷被巧妙地拎出來,甚至出現要求撤回提名和「總統道歉」的聲音。在整個社會正為熱病而困苦的時候,世代間的糾葛和理念的分裂又被演出成一道奇異的風景。長久以來韓國的部長級人事聽證會比奴隸的身體檢查還要嚴格和嚴酷,可是總統府卻沒能預料到這些事態,這種工作狀態使得朴政權的「不通政治」再次暴露無遺。

此次的總理提名一旦以某種形式塵埃落定,朴總統經過痛苦的學習極有可能成為一名視野廣闊的領袖。因為她性格具有果斷力,而且跟隨在時刻處於叛亂威脅當中治理國家18年的父親身後學習了「危機帝王學」。

另一方面,提名現任駐日大使李丙琪(67歲)為國家情報院長候選人使得處於「不通」的日韓關係有希望被打通。在外交官出身的政治家當中被劃歸為「親朴系」的李氏,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今日韓關係空洞化的弊害。如果朴總統想把面向國內政治混亂局面的國民的視線引向外部的話,日本題材可能是最好的選擇。明年是日韓邦交正常化50週年,為了跨越這個難得的關鍵時期,有必要做好先期工作。

國民盼望著領袖的轉型,脫離開那種將世間發生的一切都寫進筆記本,每晚在孤獨中反覆閱讀,白天就連一些瑣事也要萬事親覽的少女模範生政治,轉型為自由放縱、有膽有識的政治家。只要能完成上述改變,也許就能幸運地轉禍為福。5年任期的第2年裏就困苦於如此的災禍,或許還能避免韓國特有的總統就任第4年會面臨的「跛腳鴨現象(Lame duck)」。相比具體更注重抽象的「選舉女王」朴槿惠,在本次的危機中被打了一劑烈性的預防針。

標題圖片:2014年5月19日向國民發表道歉講話的朴韓國總統(提供自:Yonhap/Aflo)

  • [2014.09.11]

政治經濟學者、亞洲歷史研究者、作家。生於韓國首爾市。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比較政治經濟論,獲博士學位(Ph.D)。曾任香港科學技術大學副教授、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客座教授、上海同濟大學客座教授、一橋大學客座研究員、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員等,2014年起擔任京都產業大學客座研究員。在日本著有《竹島密約》(2008年,草思社,獲第21屆「亞太獎」大獎)。目前正在撰寫《日韓關係的現象與心理:1965-2015》。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