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足球,未來從巴西啟程
巴西世界盃 現場報道3

矢內由美子 [作者簡介]

[2014.07.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世界冠軍,一個太高太遠的目標

對戰哥倫比亞隊,馬丁內斯(Jackson Martínez)攻進第三個球(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連續5屆第5次出征世界盃的日本隊,結束了巴西之旅。

小組賽一平二負,僅積一分,悲慘出局。這樣的結果,與上屆南非世界盃挺進16強及2002年韓日世界盃的第九名相比,自然不可企及;而且此屆入選國家代表隊的隊員中,包括了AC米蘭(AC Milan)的本田圭佑、曼聯(Manchester United)的香川真司、國際米蘭(Inter Milan)的長友佑都等效力世界豪門俱樂部的球員,讓人們寄予了不曾有過的厚望,也正因如此,失望之大是不難想像的。不過令人不願忘懷的,是日本選手在本屆世界盃開賽前第一次喊出要「衝擊冠軍」這樣的豪言壯語。

扎切羅尼(Alberto Zaccheroni)率領日本隊,帶著前所未有的高遠目標開進了巴西,他們展示了什麼?感受了什麼?又收穫了什麼呢?

面對不曾有過的失敗,選手們茫然若失

小組賽出局後,打道回府的日本國家代表隊(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小組賽首輪是6月14日對象牙海岸隊。本田搶先攻入一球,這也是他在歷屆世界盃上累積攻進的第三個球,人們以為日本隊由此占據了優勢,可以乘勝追擊;然而,日本隊之後卻轉入了消極的防守,結果以1-2告負。

下半時19分鐘和21分鐘,日本隊轉瞬間連失2分遭遇翻盤,給隊員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衝擊,從結果來看,日本隊最終未能走出首戰失利的陰影。

19日對希臘的比賽,在對方10人的情況下依然沒能得分,0-0戰平。24日,以淨勝兩球為目標與哥倫比亞隊展開的背水之戰中,日本隊又以1-4慘敗。

小組墊底出局,選手們神情茫然地呆立在賽場,久久不能離去。長友癱坐在地半天無力站起,包括他在義甲國際米蘭的隊友瓜林(Fredy Guarin)在內的多名哥倫比亞球員上前擁抱安慰,才讓他回到現實中來;本田那呆滯的目光在迷茫中游盪,一而再再而三地對天吼叫。正是由於對自己的隊伍寄予了巨大期待,才更加難以面對慘烈的結局。

日本隊的缺失——堅強的意志和「強悍」的作風

3場比賽情況各異,但存在著通病。首先一點是意志薄弱。

特別是首場對象牙海岸隊的比賽,多數隊員陷入了過度緊張的狀態。賽後聽到最多的是「我們沒有踢出自己的水準」,這句話等同於說「沒能展現出平時的狀態」。

從前鋒給對手施加壓力,高位奪球,以豐富的運動量和細膩的傳遞瓦解對手,靠多人配合進攻得分。這樣的風格,是賽場上的球員們崇尚的踢法,也是觀戰的球迷們喜歡看到的。

不過,這種風格的足球,是以大運動量為保證的,巴西世界盃暴露了日本隊運動量的不足。雖然3場比賽都比對方球隊跑動距離多,但仍顯得遠遠不夠。

總教練扎切羅尼常常掛在嘴邊的「強悍(intensity)」,在比賽中也有所欠缺。這裏說的「強悍」,是指威力、氣勢。日本隊在處理搶球斷球、臨門一腳上都有欠強悍。

最被看好卻一分未得的香川懊喪地說:「我們輸給了自己。在四年一度的世界盃上,踢出我們自己的足球水準,為達到這一目的所需具備的意志力、隊伍整體的實力都有所不足。」

個人狀態最佳的長友也灰心喪氣地說:「控球時缺乏最後的那種迫力和臨門一腳的精確度。隊員之間也沒有保持共同的意識。問題不在狀態上,而是很迷惘。」

並非一無是處

扎切羅尼正式表態,辭去日本國家足球代表隊總教練一職(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總教練扎切羅尼在遭淘汰後稱:「這支隊伍有自己的個性,這樣的個性必須保持下去。」然而日本隊果真具備「個性」嗎?

作為當事人的選手們的回答恐怕是「yes」、「no」參半吧。

隊長長谷部誠斷言說:「本屆比賽中我們沒有把這4年來積累的成果展現出來。但是,要問我們就此去另覓新路,還是保持既定方向,那麼我個人覺得,從日本未來10年、20年來考慮,還是選擇繼續保持為好。」

日本隊中代表國家隊出場最多的是遠藤保仁,共參加了146場比賽。在結束了他本人的第三次世界盃後,發出了與長谷部同樣的感想:「我不認為本次的結果表明一無是處。我們自己在這4年裏貫徹了這個風格,並好歹向前邁進了一、二步。日本隊的特點體現於在快速傳遞的過程中組織進攻,這種踢法沒有錯。」

攻勢足球的基礎已經形成

日本隊在這4年裏奪得了亞洲盃、在客場比賽中力克法國隊和比利時隊,在與最大的競爭對手韓國隊的比賽中,還取得了四戰三勝一平的成績,令人歡欣鼓舞。

夢碎巴西後的懊喪之情,也證明了他們曾經有夢。扎切羅尼率領的日本隊在世界舞臺上的表現或許顯得窩囊,但是,選手們在那裏體驗到的,是雖然失敗,但仍要堅持既定目標繼續前進的感受。

本田昂首挺胸道:「雖說在考慮必須有一個新的尺度,但奪取世界冠軍的目標我不會改變。」

筆者2005年11月前去採訪中村俊輔效力的蘇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球隊塞爾提克足球俱樂部(Celtic)時,曾經歷了這樣一件事情。看臺上坐著前來觀戰的著名歌手史都華(Rod Stewart)。他是一個足球通,而且自己也踢球,擁有塞爾提克隊的「終生保留席位」。比賽結束後,我找他詢問了對中村的印象,他隨和地回答說:「中村不錯,有幾個很好的搶截(tackle)動作。」

但實際上中村在比賽中並沒有什麼搶截動作,我感到不可思議,問了當地記者,他們告訴我:「搶截動作不錯,這是在稱讚球員表現時常用的客套話。」

球迷欣賞的踢法、球迷想看的球技是因國而異的。比如喜歡1對1踢法的德國,比賽中1對1的優劣勝負都以數字顯示出來;另外,也有偏好比賽中激烈的身體碰撞的國家,或是崇尚精湛球技的國家等等。

日本應該瞄準的方向,是進一步鞏固這4年來逐漸形成的攻勢足球風格,同時,以此為核心,彌補自己的弱點不足,並使進攻更加富於變化。當然,提高以取勝為目的的競賽管理能力是必不可缺的。

每個選手胸懷遠大目標,並與球迷朝著這個目標共同奮戰,於是才有了今天這番心願。日本足球在巴西收穫了走向未來的啟迪。

標題圖片:對陣哥倫比亞,背水一戰失利,日本隊隊員走下賽場(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 [2014.07.10]

體育記者。1966年6月23日生於北海道。北海道大學畢業後進入體育日本報社,負責採訪網球、奧運、足球等賽事。2006年辭職,現在是自由撰稿人。著作有《J聯盟15年的故事Kazu和Gon的時代》(講談社,2009)、《扎切羅尼日本隊的作風》(學研新書,2011)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