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印度莫迪新政權通過為鮑斯正名所發出的訊號

PEMA Gyalpo [作者簡介]

[2015.01.26]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世界最大的民主主義國家印度舉行大選後,正如大多數人所料,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以壓倒性優勢獲得了單獨過半數。作為新政權,包括人民力量黨(Lok Jan Shakti Party)、最高阿卡利(Shiromani Akali Dal)黨、濕婆神軍(Shiv Sena)黨、泰盧固之鄉(Telugu Desam)黨在內的國民民主聯合政權由此誕生。

可以說,本次選舉的亮點在於莫迪(Narendra Modi)擁有的超高人氣,他從最初獲得BJP總理候選人提名就迅速引起關注。對他抱有熱切期待的,有對其帶領古吉拉特邦(Gujarat)實現奇蹟般經濟發展的成績予以高度評價的經濟界,以及將其視為拯救近年來持續低迷的印度經濟的救世主的中產階層,加之,印度國內還有一種呼喚強勢領袖登場以對抗近年來肆意橫行的中國的傾向。因此,莫迪新總理受到了來自國內外兩方面的高度期待與關注。他打算如何回應這種期待?筆者將嘗試通過解讀他的言行,理解這位新總理的人物特點及其政策。

在安全保障方面絕不妥協

莫迪以從邦政府首席部長時代就一直輔佐自己的可靠精英為主力,建立起了得力的親信團隊,並任命多瓦爾(Ajit Doval)出任對安全保障和外交事務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國家安全顧問。由於這是莫迪新總理走馬上任的第一套人事班子,在展示其外交與國防政策方向性上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因而受到了各方關注。

此前,曾傳言這個人選可能從前政權官員中起用,候選名單有擔任過駐日副大使、駐華大使和外交部副部長等職的梅農(Shiv Shankar Menon)等5、6人,其中有前總理辦公室副主任、現職資深外交官、前內閣秘書長、前資訊與情報部門負責人。而莫迪最終選擇了前情報局長多瓦爾委以要職,展示了其在關於法治國家的安全保障問題上堅持己見的姿態。

69歲的多瓦爾曾在巴基斯坦擔任過6年印度高級專員,並多次在涉及應對恐怖主義問題的談判中發揮過核心作用。他是巴基斯坦通和恐怖主義對策通,也是著名的鷹派強硬談判專家。他還曾在米佐拉姆邦(Mizoram)、旁遮普邦(Punjab)、查謨-克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等地指揮過鎮壓恐怖主義的行動,是一位國民英雄。莫迪正是看中了他在國家安全保障問題上一貫強硬的作風。換言之,莫迪向國內外展示了一種強烈的決心:自己在安全保障方面不會輕易妥協,將通過積極應對來解決問題。筆者認為他已經充分地傳達了這樣的訊息,尤其是對巴基斯坦和中國的領導人。

為成為強大領袖而實施的布局

如上所述,莫迪總理將多瓦爾納入麾下,造好親信團隊基礎後,開始著手確定內閣人選。在這項工作上,他也展現出了要打破各種陳規舊習,自主發揮強大領導力的姿態,並宣揚自己不是單純的原理主義式民族主義者、印度教文明至上主義者,而是理性的現實主義者。

BJP內部有數名元老從少年時期就開始參加印度獨立運動,投身政治事業長達半個世紀以上。雖然他們依然能言善辯、頭腦清晰、身強體健、精神矍鑠,但本次卻未被邀聘為內閣成員。其中,前首相瓦傑帕伊(Atal Bihari Vajpayee)已過著輪椅生活,以如今的健康狀況實在無法承受部長重任。然而,幾乎擔任過除總理外的所有主要內閣職務的前副總理阿德瓦尼(Lal Kishanchand Advani)雖年逾84,依然贏得了高票,顯示了自己的老當益壯。莫迪組建了具有顯著個人色彩的新內閣,將黨內元老們排除在了政權核心之外,給人一種新時代已經到來,自己是名副其實的領導人的印象。

宣傳「小政府大治理」

下面,筆者將分析部長陣容所蘊含的意義。首先,莫迪將部長人數較前政權削減了近4成,彰顯本屆政府具有「小政府大治理」的性質,是一屆堅持成果主義、杜絕經濟浪費的政府。

印度內閣的B4(Big4)主要部長是內政部長、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和經濟部長。內政部長一職起用了時任BJP主席的辛格(Rajnath Singh)。辛格曾作為黨首肯定了莫迪擔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時的行政才能,認可他作為黨首候選人,其當選總統後也放手讓其自由組閣。莫迪起用他也帶有答謝之意。

被任命為外交部長的史瓦拉吉(Sushma Swaraj)女士曾在上院和下院擔任過多年議員,並作為與在野黨時代的BJP組成聯盟的國民民主聯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的議員團長發揮過領導力量。她是印度歷史上最年輕的邦首席部長,並在上下兩院擔任過三屆議員,是一位資歷極深的政治家。儘管她之前對提名莫迪競選總理態度消極,但莫迪為了建立全黨派、協調合作、國家利益優先的政府,依然讓她兼任了外交部長和印僑事務部長。為了推行莫迪經濟政策,恢復經濟景氣,印僑對印度的經濟發展本身而言也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B4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員,史瓦拉吉外交部長是自甘地(Indira Priyadarshini Gandhi)總理以來,印度歷史上第二位身居要職的女性。除了史瓦拉吉外,莫迪還任命了5名女性出任政府部長(也稱聯邦部長)。這一數字占到了聯邦部長總人數的25%。最年長的赫普圖拉(Heptulla)女士出任少數民族事務部長,她也是內閣成員中唯一的伊斯蘭教徒。而最年輕的前女演員伊拉尼(Smriti Irani)年僅38歲,被任命為人才開發部長(相當於日本的文科大臣)兼水資源與恆河清潔淨化再生事務部長(water resources, river developments, Ganga rejuvenation),像這樣起用知名度和話題性都很高的實力派女性部長既能吸引媒體的關注,又充分考慮到了塑造親民政府形象的需要,是一種重視平衡、面面俱到的人事安排。

著眼國內團結的平衡型人事安排

雖然BJP擁有足以進行單獨組閣的議席數,但莫迪仍按計劃從各盟友政黨引入人才加以起用,展示了「和諧的精神」。

此次有18名議員當選的濕婆神軍黨實力派人物吉特(Anant Geete)出任重工業與公共事業部長,獲得16個議席的泰盧固之鄉黨的拉朱(Ashok G. Raju)出任民間航空部長。擁有6個議席的人民力量黨黨首巴斯旺(Ramvilas Paswan)出任糧食與消費部長。

贏得4個議席的最高阿卡利黨方面,旁遮普邦副首席部長夫人巴達爾(Harismat Kaur Badal)女士出任糧食生產工業部長。而只獲得了兩個議席的Rashtriya Lok Samata黨的庫瓦哈(Upendra Kushwaha)以閣外部長身分出任地方開發和飲用水事務部長。換言之,我們可以理解為即便BJP在議席數上占有絕對優勢,但莫迪依然謙和地與盟友們分享勝利,並且明確地宣傳了自己擁有追求和諧政治的調解能力。

還有一點值得關注,那就是在日本和中國比較多見的內閣成員世襲現象,這在印度也被視為一個問題,而本屆政府中只有兩人屬於此情況。

除了對女性多點關懷外,還有來自各部族和少數民族的6人也進入了內閣。其中3人都是不可接觸者(Dalit,社會最底層人群,又稱賤民——譯註)。學歷從國中畢業到博士畢業各有高低,23名聯邦部長中有7人是律師出身。所有人的財產狀況也進行了公開,平均來看,大致處於中等偏上的水準,並且在籍貫分布上注重平衡,充分照顧到了地方出身的人士。內閣成員平均年齡為59.6歲。上述情況反映出本屆內閣成員的經驗、能力和體力都比較理想。

對中國和巴基斯坦態度強硬

莫迪總理在外交和國防方面發出了怎樣的訊號呢?莫迪在發言中稱巴基斯坦、中國以及日本都「重要」。關鍵我們應該注意,「重要」一詞的含義有所不同。針對中國和巴基斯坦,莫迪明確提出了既要認真對待,又要態度強硬的交往模式。

莫迪邀請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SAARC)的首腦參加自己的就職典禮,展示了印度在本地區的存在感,同時他也將自己與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Muhammad Nawaz Sharif)的首次會面引向了在對自己有利的環境中的對話。他並未迴避兩國之間懸而未決的事項,而是直截了當地表示希望雙方坦誠地解決問題,使得謝里夫總理回應稱「(在兩國關係方面)莫迪政權的誕生預示著一個重要時期、一次重要機遇的到來」。

這場就職典禮的盛大程度堪比美國總統的就任儀式,吸引了全球的注目。尤其是與巴基斯坦首腦實現會談,向國內外傳遞出一個訊息:欲解決整個南亞地區安全與發展方面的重要課題,須有穩定的政權和強大的領導力。

針對中國,他展示出正在摸索一條政治上強硬、經濟上靈活的現實路線的態度。在開展選舉活動過程中,他曾在瓦拉納西(Varanasi)尖銳批評中國的「擴張主義性質」。此外,在印度流亡超過半個世紀的西藏流亡政府總理和其他官員也受邀出席了就職典禮。當然,中國當局也不可能沒有察覺,但似乎沒有表示特別強烈的抗議。針對其在選舉演說中關於「擴張主義」的發言,中國的發言人稱「那是選舉期間的發言」,並未揪住不放,莫如說這表現出了中方重視莫迪在擔任邦首席部長期間曾4次訪華這一事實的姿態。

應該關注的是,莫迪任命了前陸軍總參謀長辛格(V.K. Singh)將軍出任主管印僑事務的外交國務部長兼西北地區開發獨立主管部長。辛格總參謀長一直呼籲實現印度軍隊的現代化和加強印度軍事力量,強調中國具有危險性。長期以來,中國主張印度西北地區是自己的領土,聲稱該地區居民是本國國民,始終不允許他們持印度護照出入境。這是印中關係的一個爭議焦點。

據印度媒體報道,莫迪總理任命了該地區選出的議員出任國防部的第二把手。雖然此舉含有在西藏問題和國境問題上絕不會輕易向中國妥協之意,但另一方面,他又邀請中國國家主席和總理訪印,展示出了開展建設性對話和經濟交流的意願。稱巴基斯坦和中國「重要」,言外之意是背後的緊張與互不信任。

為鮑斯正名的意義

針對日本,莫迪曾在多個場合發表向日本和安倍政權示好的言論,總是流露出稱讚和敬佩。莫迪在選舉期間曾明確表示將以國家名義向印度獨立運動領袖鮑斯(Subhash Chandra Bose)授予非軍方人士最高勳章。自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以來,印度歷任總理都與日本保持著友好關係。尤其是戰後,印度為日本恢復主權和重返國際社會提供了十分積極的支持。在收到美國等眾多國家的邀請後,莫迪表現出將會優先訪問日本的態度,這並非單純地出於經濟原因,而是他在地緣政治和精神層面也將對日關係置於優先考慮的佐證。

莫迪總理明確了自己的領袖地位,要求國會議員樹立覺悟,激發了政壇的新氣象和緊張感。正如安倍政權誕生後,日本國民表現出積極氣象那樣,莫迪模式也讓印度國民感到了自信與期待。我想,這種動力就來源於領袖的積極言行。

標題圖片:印度新任總理莫迪(圖片提供:AFP/時事通信社)

  • [2015.01.26]

政治學家、桐蔭橫濱大學教授。1953年生於西藏康區新龍(現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川省),59年隨14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65年赴日。亞細亞大學法學系畢業後,上智大學研究所肄業,東京外國語大學亞非研究所結業。歷任達賴喇嘛亞太地區事務首任代表、西藏文化研究所所長、拓殖大學海外形勢研究所客座教授、不丹王國首相顧問等職。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