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信奉多種宗教!?

Ehab Ahmed EBEID [作者簡介]

[2016.09.14]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剛開始在日本生活的時候,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有關日本人的宗教信仰。

我和很多日本人交了朋友,但他們中幾乎所有人一邊說自己不信教,一邊卻興致勃勃地去參加諸如萬聖節、聖誕節等基督教活動;每到元旦(1月1日),去寺廟神社做新年祭拜,又是很多人的例行活動。

觀察日本人的一生也能發現,他們經常去神社或寺廟參拜,祈求順產、孩子茁壯成長、身體健康、考上大學等等。與此同時,在教堂舉辦婚禮、在寺廟舉辦葬禮的人也不在少數。即便如此,一旦你問他「您信什麼宗教」時,他會回答「沒什麼特定的,我不信教」。

對於生來就作為穆斯林長大的我來說,沒有宗教信仰已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再加上他們嘴上說自己沒不信教卻對參加各種宗教活動樂此不彼,就更是感到匪夷所思了,甚至我多少還覺得有些反感。其理由我現在可以坦率地說,那就是日本人喜歡的宗教活動中不包括伊斯蘭教的宗教活動,對此我曾很失望。

來日本的穆斯林所感受到的孤寂

穆斯林的三大節日是開齋節(※1)、宰牲節(※2)和聖紀節(※3)。在這些節日裏,親戚朋友們共聚一堂,到處是一片歡鬧氣氛,對男女老幼來說,都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在日本卻完全不為人所知。因此,那些居住在日本,身邊又沒有同為穆斯林的親人或朋友的穆斯林,是在淒寂冷清中熬過三大節日的。

我曾有過這樣的體驗,也許是因為自己太孤寂了,當冬日裏傳來那「烤~番薯喔~烤番薯」的獨特叫賣聲時,我差點把它錯聽成了宣禮聲(※4)

剛開始在日本生活的時候,曾有一段時期,當別人邀請我去參加聖誕聚會或新年祭拜時,我會以自己是一名穆斯林為由拒絕參加。但只要步出門外,大街小巷都沉浸在歡樂的節日氣氛中,所以多少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我繼續作著無謂的抵抗。直到有一天,一位日本朋友對我說:「大家一起開開心心地參加各種不同的宗教節慶活動,不是有助於消除世界上的宗教摩擦嗎?」這句話,讓我茅塞頓開。

對宗教持寬容態度的日本人,現在需要怎麼做呢?

我在祖國埃及生活的時候,也與我那些信仰科普特教的朋友們之間互發慶祝各自宗教節日的祝賀郵件。別人能夠尊重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在日本,關於伊斯蘭教還有很多不為人們所了解或者被誤解的地方。就說新聞報道的內容吧,都是有關恐怖襲擊或內戰等的負面話題,我還碰到過認為穆斯林即恐怖組織成員的人。為了消除這樣的誤解,讓更多人了解伊斯蘭教,在日本應該更多地舉辦伊斯蘭教宗教節慶活動。

當然,日本僅有的幾所清真寺也舉辦有關的活動,並對普通公眾開放。但清真寺本身的數量太少了。雖然我能夠做的事情有限,但至少為了讓我周圍的人們能夠樂於參加伊斯蘭教獨特的宗教活動,我會招待人們來參加「開齋小吃」(齋月裏,日落閉齋結束後吃的第一頓飯),或舉辦歡度宗教節日的聚餐等。

我認為,信仰使人堅強。在自殺、欺凌、惡性犯罪日漸增多的日本,我感到人們必須信仰些什麼。我期望熱衷於各種宗教節慶活動並對宗教持寬容心態的日本人,在歡度宗教節日之餘,憑藉信仰神靈使內心變得更加強大。

(※1)^ 指慶祝齋戒期滿的節日。伊斯蘭教曆的9月(齋月)裏,每天從日出至日落之間禁止飲食封齋是穆斯林的義務之一。

(※2)^ 指伊斯蘭教曆從12月10日開始舉行為期4天的慶祝節日,是為了紀念先知亞伯拉罕兒子伊斯瑪儀作為犧牲向真主獻禮的宗教活動,穆斯林義務之一的麥加朝覲活動的最後1天,定為宰牲節的首日。

(※3)^ 原本是為了紀念先知穆罕默德誕辰所設的節日,但伊斯蘭教的不同派別有不同解釋,遜尼派和什葉派分別在伊斯蘭教曆3月12日和3月17日過此節日。

(※4)^ 在伊斯蘭教裏,通過宣禮呼喚穆斯林到清真寺開始做禮拜。

  • [2016.09.14]

1970年生於埃及・吉薩。1991年開羅大學文學系日本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後,留校任該專業助教。沙烏地阿拉伯國立穆罕默德·本·沙特伊瑪目伊斯蘭大學(Al-Imam Muhammad Ibn Saud Islamic University)東京分校阿拉伯伊斯蘭學院講師。東京外國語大學世界語言社會教育中心外語主任教員(2011~2015年)。編著有《通行證 日語阿拉伯語辭典》、《基礎日語學習辭典阿拉伯語版》、《大學阿拉伯語文法解說》、《大學阿拉伯語表現實踐》。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