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宜靜觀——在執拗和慾望中盲行的烏克蘭局勢

河東哲夫 [作者簡介]

[2015.01.0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Русский |

馬航飛機在東烏克蘭被擊落,298條人命喪失。東烏克蘭民眾因不願被捲進他人的紛爭,已有50多萬人逃到俄羅斯避難。但是在烏克蘭的東西對立中支持一方的美國歐巴馬政權,在本次的紛爭中到底想尋求什麼,打算將局勢進行到哪裏,仍然缺乏明確的方針。據傳俄羅斯也分成好戰派和妥協派,在克里姆林宮爭執不休。若用棒球比賽來形容的話,就好像投手沒有控球力,打擊手是隨意上場的業餘愛好者,而觀眾一個也沒有的這樣一種混戰局面。

烏克蘭危機是蘇聯解體的餘震

本次紛爭的原因來自這裏: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為了得到財政支援而意欲與歐盟締結聯盟,此舉遭到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強烈反對,普丁以提供融資為誘餌誘使烏克蘭輕易放棄了與歐盟的協約,從而引發了這次危機。而美國非政府組織(NGO)培養起來的烏克蘭「民主主義」勢力掀起反對亞努科維奇的運動,糾集全國不滿年輕人在基輔(Kiev)鬧事,無政府狀態下騷亂不斷,亞努科維奇被趕下臺。認識到這是美國對俄展開攻勢的普丁總統,僅用三個多星期的時間合併了克里米亞,確保了塞瓦斯托波爾海軍基地這個最低限度的軍事要塞。

坦率地說,美國的部分勢力意圖讓烏克蘭加入EU和NATO,使蘇聯在冷戰中的失敗成為定局——這並非歐巴馬的意願——、如有可能最好讓俄羅斯通過政權交替實現民主化。而另一方面,普丁和俄羅斯則認為冷戰的失敗是一個烏龍球,戰敗意識已經消失,俄羅斯正考慮趁著美國因次貸危機被弱化的好時機,構築自身的勢力圈和商業圈建立「歐亞聯合」,為此必須確保舊蘇聯時期實力僅次於俄羅斯的烏克蘭。現在的烏克蘭正處於蘇聯解體的大地震以後的餘震,也成為了美俄兩國相互競爭的一個政治籌碼。

不能真正出手又無意出手的美俄兩國

但是美俄雙方都沒有明確的方針,一方面歐巴馬總統想極力避免在海外動武,另一方面總統助理賴斯(Susan Rice)和助理國務卿紐蘭(Victoria Nuland,負責歐洲事務)等人仍然追求「民主主義的擴大」路線,兩方面之間也有彆扭。所以美國雖然一邊唆使烏克蘭政府反對俄羅斯,一邊卻未能向烏克蘭提供充分的支援。

另一方的俄羅斯並不想吞併東烏克蘭,也不具備軍事干預的勇氣。東烏克蘭的大部分民眾雖然母語是俄語,卻不希望和俄羅斯合併。掌握烏克蘭政治經濟的財閥都以東烏克蘭為據點,烏克蘭政府並不想把東烏克蘭白白交給俄羅斯。對俄羅斯來說,合併東烏克蘭就意味著要負擔1,500萬人口的年金和薪資(公務員和準公務員居多),俄羅斯國家財政也許會因此而破產。如果俄羅斯軍事介入東烏克蘭,來自西方的制裁會更加猛烈,這對於去年成長率停滯在1.3%的俄羅斯經濟無疑是雪上加霜。俄羅斯在東烏克蘭危機中表現得並不十分積極,正是因為有著以上的背景因素。

因此,俄羅斯希望東烏克蘭成為非武裝地區,確保能避免NATO軍不斷湧向俄羅斯邊境的體制,而美國和烏克蘭政府卻毫不讓步,俄羅斯只能以武力確保東烏克蘭的軍事據點,並以此作為和西方交易的籌碼。但是俄羅斯進入東烏克蘭的武裝勢力並不服從克林姆林宮的意願,其中心勢力據說是俄羅斯軍隊的間諜機關GRU,此外還混雜著許多代表俄羅斯國家主義的「光頭黨」青年,他們總是尋求騷亂場所,這群烏合之眾缺乏統一指揮,各自行事。

難以收束的烏克蘭,不願包攬的歐盟

烏克蘭政府也步伐不齊整,掌握南部地區的克羅梅斯基(一名財閥)是反俄派,他不服從烏克蘭現總統波洛申科(Peter Poroshenko)的命令,擁有私人武裝部隊,常常獨自行動。烏克蘭最大的財閥阿克梅托夫(Rinat Akhmetov)為了保護自己在東烏克蘭的利益,和俄羅斯繼續著背後的交易。那些反對亞努科維奇前總統的激進民族主義者們現在無聊地聚集在基輔,正在尋找機會發動騷亂以反抗波洛申科現總統。

烏克蘭政府想從東烏克蘭驅逐親俄分子,但是烏克蘭軍隊整體弱小,歐盟和美國對烏克蘭也沒有進行正式的軍事支援。另一方面,烏克蘭的間諜機關裏先前潛入了許多親俄分子,美國也並不完全信任烏克蘭政府。

老的歐盟各國沒有真正專心致力於烏克蘭問題,他們尤其明白一件事實,烏克蘭分裂為親歐的西部和親俄的東部,不可能因為加盟EU和NATO而抱成一團,況且烏克蘭對他國的依賴程度高,又十分腐敗,包攬烏克蘭的負擔令歐盟踟躕不前。積極推進和烏克蘭結盟的是波蘭和立陶宛這些新的歐盟加盟國,他們害怕俄羅斯的復活,希望確保烏克蘭作為政治緩衝地帶。

以普丁辭職終結事態的可能性

由於人的「執拗」和「慾望」,民眾的生活和生命遭受踐踏和蹂躪,在現在這種不負責任的慣性結構中,只有俄羅斯才能打開局面。有幾個可能性,其中之一是普丁主動辭職或被迫辭職,合併克里米亞之舉雖然使普丁贏得俄羅斯國民的喝彩,但他在東烏克蘭問題上的優柔寡斷卻降低了支持率。

普丁的後任也不會急於妥協,俄羅斯並不是美國所想像那樣的「獨裁國家」,而是一個由期待政府恩惠的民眾擁戴皇帝——即總統的民粹主義(populism)政體,也是一大利益共同體,領導者不能忽視大眾心理以及軍隊和間諜機關的意願。

所以接下來可能的劇本是,在敘利亞、伊朗或者阿富汗問題上俄羅斯對美國做出某種讓步,以此作為交換籌碼,確保東烏克蘭成為非武裝地帶。雖然敘利亞已經沒有可以被利用的材料,但在伊朗方面,可以讓俄羅斯削減向伊朗輸出核燃料,從而終止伊朗的核開發。在阿富汗,可以加強對阿富汗北部伊斯蘭教徒的支援,抑制塔利班復活。

日本宜「坐山觀虎鬥」,靜待其變

在這種情勢下,日本只能暫且靜觀其變。日本沒有能力庇護俄羅斯,也不能為俄羅斯提供退路。為了討普丁歡心去拍馬屁會降低日本的品格,反而不利於日俄關係。「坐山觀虎鬥」是現在最好的選擇。至於普丁的訪日,現在也不需要多加討論。只要表明「正在調整恰當的訪問時期」即可,俄羅斯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不會愚蠢到非要打草驚蛇不可——急於要求日本確定訪問時期,結果卻逼迫日本不得不明確表示訪問延期。

關於對俄制裁,日本只要配合歐盟的做法就可以。歐盟不會放棄進口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但是能源開發相關技術的出口屬於制裁對象,日本出口LNG設備的商談目前只能暫時擱置。

需要關注的是中國的態度

不需多言,日本必須把俄羅斯問題與對華關係結合起來對待,每年夏天慣例舉行的北戴河中共要員會談後,將出臺怎樣的對日、對美、對俄政策,對此我們應當高度關注。

對於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中國提出的「大絲綢之路戰略構想」將如何進行,推進到什麼程度,這是一個焦點問題。如今的俄羅斯只有一個中國可以依靠,但是中國若藉此良機將俄羅斯的金城湯池——中亞、高加索(Caucasus)各國地域都網羅在「大絲綢之路戰略構想」之中,便難免會和俄羅斯產生矛盾和摩擦。

標題圖片:馬來西亞航空飛機被擊落現場(圖片提供:AP/Aflo)

  • [2015.01.07]

網站「Japan and World Trends」代表。1947年出生於東京。1970年東京大學教養系畢業後進外務省。曾在哈佛大學研究所蘇聯研究中心、莫斯科大學文學系留學,歷任外務省東歐課長、駐俄羅斯大使館公使、駐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大使。卸任後兼任東京大學和早稻田大學客座教授、東京財團高級研究員等職。重要著作有《架設通往俄羅斯的橋樑——莫斯科廣報與文化交流備忘錄》(鎌倉春秋社、2006年)、《走向意義消散的世界》(草思社、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