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慰安婦協議:年終的意外與「反衝」

ROH Daniel [作者簡介]

[2016.06.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歷史變幻莫測。時值日韓建交50週年的2015年12月25日,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突然宣布訪韓,繼而日韓兩國外相於28日舉行聯合記者會,宣布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共識,得到「最終且不可逆的」解決。至此,慰安婦問題應該認為已「塵埃落定」,國際社會對此也做出積極反響,因此它無疑將成為日韓關係史上的一大轉折。然而,這一閃電般的舉動背後卻疑問重重,並引發出一股強大的「反衝力」。

首相的指示與大臣的年末出訪

有報道稱,安倍晉三首相於12月24日聖誕夜「指示外相岸田文雄年內訪問韓國」。時值年末,首相向自民黨大派系領袖岸田發出訪問韓國的「指示」,這種措辭在近來的日本政治報道中實為罕見。如果這一罕事屬實,我們只能推測日本與韓國之間幕後進行了某種溝通和談判。韓國總統朴槿惠執著於在2015年「年內解決」慰安婦問題,而安倍首相則顯示出不拘泥於時間的態度。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日韓兩國外交部門的局長及副部長級磋商雖然已進行多次,但很難想像首相是在此基礎之上而指示大臣年末出訪。

正當我滿腹狐疑之時,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件事。2015年11月底,我拜訪了「分享之家」(House of Sharing)的所長。如今還健在的56名慰安婦中,有10人生活在首爾郊區的「分享之家」。這家福利設施於1992年由韓國佛教界在個人捐贈的土地上援建而成,還附設了「日軍慰安婦歷史館」及「國際人權和平中心」。在韓國,這是為慰安婦建設的代表性設施。當談到慰安婦的生活健康情況時,我問道:「將來會怎麼樣呢?」安信權所長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說「要按照德國的『記憶、責任和未來』基金的模式建設『分享之家』」。說這番話時,安所長的臉上閃現出希望和理想的光彩。1個月後,兩國外相在聯合記者會上宣布由日本政府出資設立「基金」。

這意味著在法律上成立財團法人(基金會),因而一般來說它必須是由民營組織為主體來操作的。那麼,如果由開展慰安婦相關活動的韓國組織來發揮主導作用,那麼會是哪一家呢?如果讓韓國現政府來「選擇」,無非是「分享之家」或「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以下簡稱「挺對協」)。鑑於眼下朴槿惠政權的保守性,答案應該是前者。「挺對協」的幹部層均為「左派」思想人士,這是眾所周知的,當事者也必定為此感到「自豪」。

結果就是韓國政府與「分享之家」聯合,與日本進行幕後磋商。因此,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書朱鐵基(2015年10月因韓國型FX戰鬥機研發項目從美國引進技術無果而引咎辭職)千里迢迢多次往返於青瓦台和「分享之家」。朱鐵基比青瓦台的「日本通」、總統秘書室長李丙琪(前駐日大使)早兩期通過高級外交官考試。

另有其他證據為「青瓦台—外交部—分享之家」攜手合作的假說提供佐證。兩國外相發表聲明後,兩位韓國外務次官分別對「挺對協」和「分享之家」進行了「勸說訪問」。當時,曾淪為慰安婦的李榮洙等候在「挺對協」,她責問來訪的外務次官「你是哪國人?,並稱肯定是不會接受日韓協議的。而「分享之家」接待來訪的外務次官的氣氛則相對融洽,原慰安婦表示,雖然兩國達成的協議不夠充分,但政府已盡到最大努力,因此可以接受。同是慰安婦,反應卻截然相反。問題的關鍵在於,年逾80的原慰安婦,她們表達的並非本人的意見,而是負責照顧她們的組織機構的意見。在華盛頓展開活動的韓國團體認為,如果移除日本大使館前的少女像,將會導致國家輿論的分化。然而,在慰安婦問題上,韓國的輿論從來就不統一。

  • [2016.06.03]

政治經濟學者、亞洲歷史研究者、作家。生於韓國首爾市。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比較政治經濟論,獲博士學位(Ph.D)。曾任香港科學技術大學副教授、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客座教授、上海同濟大學客座教授、一橋大學客座研究員、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員等,2014年起擔任京都產業大學客座研究員。在日本著有《竹島密約》(2008年,草思社,獲第21屆「亞太獎」大獎)。目前正在撰寫《日韓關係的現象與心理:1965-2015》。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