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架起日中民間交流之橋
歷經磨練,收穫成功——活躍在日本相撲界的中國力士蒼國來
[2014.05.1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你就別用中文,直接用日語採訪吧」——身為中國人,在蒙古文化環境中長大。孤身來到異國他鄉日本,承受了語言、飲食等生活上的壓力,甚至被捲入假賽冤案,一度被迫離開相撲界。但是,他在法庭上贏得了勝利,扭轉了兩年多空白帶來的劣勢,在今年五月的比賽中重返一級力士「幕內」的地位。他,就是來自天蒼蒼野茫茫的內蒙草原的「蒼狼」,融和漢蒙文化於一身的蒼國來。

蒼國來

蒼國來SŌKOKUKRAI1984年生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孩提時代起開始學習蒙古相撲,後進入該自治區體校學習角力。曾獲中國青少年角力比賽(84kg級)第8名。因對日本相撲感興趣,於2003年6月赴日,入荒汐門下。2010年1月的賽事中晉升「十兩」,同年9月的比賽中躋身「幕內」。但是,2011年因大相撲假賽問題而蒙冤,被迫退出日本相撲協會長達2年有餘。2013年3月,蒼國來在法庭判決中勝訴,挽回了清白,重返相撲協會。此後,一時間因成績不佳曾降級為「十兩」,但在2014年5月的比賽中再度晉升「幕內」。現在排名為「西前頭15枚目」。在相撲比賽之外,他還和師傅荒汐及擔任東京都中央區教育委員的師母一道,熱心參加社區的各種公益活動,以此回報社會。

已為世人熟知的日本國技大相撲,如今也隨著全球化進程的不斷深化,外籍力士日漸增多。他們之中的一人,就是在今年5月的賽事中重返「幕內(※1)」地位的中國力士蒼國來。

第一位來自中國的「幕內」力士

掛在訓練場上的「幕內」「蒼國來」名牌

大相撲的力士人數,單是登載入5月的比賽名次表上的,就有647人。他們按實力分組,位居最高級別「幕內」的力士只有42人。蒼國來初次晉升「幕內」是在2010年9月的賽事上,他也是第一個進入「幕內」的中國力士。

人們通常將「幕內」及其下一個級別的「十兩」力士,敬稱為「關取」。蒼國來在當年1月升為「十兩」時,就因是「時隔36年誕生的中國『關取』力士」而成為人們熱議一時的話題。雖然另有一位名為清乃華的力士,父母也是中國人,但他是大阪生大阪長的華僑,所以蒼國來是第一個名副其實地真正來自中國並成功躋身「幕內」的力士。

「在勤學苦練中成長」

蒼國來所屬的荒汐「部屋(※2)」(東京都中央區),每天一大清早就開始了一天的活動。訓練通常在6點半到10點左右進行,我們採訪小組8點到達時,只見設在「部屋」1樓的道場裏,力士們已經個個大汗涔涔,他們反反覆覆地在「土俵」(相撲臺,角力的場地、土臺——譯註)上練習著碰撞動作。

這天參加訓練的力士約20人,身高體胖、膀大腰圓的力士們在劇烈的碰撞動作中發出的沉悶的「嘎喳」聲,迴響在整個道場,被摔倒在「土俵」上的年輕力士,渾身沾滿了沙土……。實力相當的力士,輪番展開對陣練習,一次角逐下來,個個氣喘吁籲,站在「土俵」周圍,等待著下一場較量。

訓練的艱苦程度是令人難以想像的,記者試探道:「聽說中國的年輕人大多數是獨生子女,被稱作『小皇帝』,很多人都是在溺愛中長大的。這樣的艱苦訓練他們大概是無法承受的吧。」蒼國來想了想,笑著回答說:「訓練雖然很苦,但你也必須要堅持,否則你就不可能成長。這無論在日本還是在中國都是一樣的。它是通向成功的必經之路。」

挑戰艱險征途

蒼國來生於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原名為恩和圖布新,19歲時赴日。

「在中國我學的是角力,了解了日本的相撲後決心做一個相撲力士。起初雖然父母都反對,不過後來他們覺得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所以就同意了。」

2003年4月,打定主意要當日本相撲力士的恩和圖布新,去飯店拜訪了前來中國尋覓弟子的荒汐(原「小結」力士大豐)「親方」(相撲中對掌門人、師傅的稱謂——譯註),要求拜其門下。當時,荒汐想招收其他體格較好的候選人做弟子,但沒有交涉成功,正準備回國。就這樣,荒汐「親方」收下了恩和圖布新這個年輕人。同年6月,恩和圖布新赴日正式拜師入門,並於同年9月初登相撲臺,參加了正式比賽。然而,擺在他面前的並非是一條康莊大道。

洗清「假賽」冤案,重返賽場

蒼國來回憶說:「因為一開始不習慣日本的飲食,體重難以增加。當初一碗飯也吃不下,有時是塞進嘴裏硬吞下去的。不過現在我特別喜歡日本飯菜,連納豆都能吃了。」

入門之初,荒汐「部屋」剛成立不久,只有師傅荒汐和兩名弟子,其中一人就是蒼國來。訓練也是到其它「部屋」進行的。一時間蒼國來還受十二指腸潰瘍的困擾而降級,但是,在師傅荒汐的精心調教和他本人刻苦勤奮的努力下,成績穩步提高,晉升到「幕內」的「東前頭13枚目(※3)」。

然而,災難如晴天霹靂般從天而降。2011年4月,日本相撲協會判定蒼國來有參與假賽的嫌疑,對他下達了勸退處分。這當然是莫須有的罪名,在師傅荒汐的支持下,蒼國來訴諸法律,將相撲協會告上法庭,並於2013年3月勝訴,贏得了「解僱處分無效」的判決,重新回到大相撲的賽場。

「在這場冤案中我吃了很多苦頭。對力士來說,兩年多的空白是致命傷。重返賽事後,輸多贏少,一時曾降級為『十兩』。」

但是,蒼國來沒有因此而氣餒。

「無論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大家都鼓勵我,為我加油,我非常感謝他們。」

在實踐中掌握日語

蒼國來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對記者的誇讚,他回覆說:「相撲界是個優勝劣敗的嚴酷世界。今天傳授給你的東西,如果不及時掌握,那麼你很快就會從這個世界中銷聲匿跡。我們的日語,不是從書本上學的,都是在實踐中通過親身體驗掌握的。」

據說蒼國來還曾在名牌大學早稲田大學做過題為《日語的學習方法》的講座。4年前他與同鄉的女性結婚,現在父母和兩個妹妹還住在家鄉赤峰,他時常會回去看看,據說5月的賽事結束後他也計劃回家探親小住幾天。

圖片攝影:KODERAIKEI
合作採訪:荒汐部屋、公益財團人日本相撲協會

(※1)^ 日本大相撲名次表中的級別名稱,是列在名單頭排的高級力士,從高到低包括橫綱、大關、關脇、小結、前頭。

(※2)^ 相撲部屋,是日本培訓相撲力士的組織,類似武術流派的道場、門派。每個相撲力士都要有一個所屬的相撲部屋,否則不能正式出場比賽。相撲力士們在所屬的部屋中集體生活並接受訓練。

(※3)^ 「前頭」級別中,東西兩組中東組的第13名。

  • [2014.05.15]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