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眾議院解散及下屆大選的攻防戰

鈴木美勝 [作者簡介]

[2012.11.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眾議院何時解散?是年內還是明年初?——民主黨野田首相與自民黨安倍晉三總裁之間正上演著一出拉鋸戰,這是雙方窺視著輿論動向所展開的一場毫無行動方案可言的懦夫遊戲。隨著民主、自民、公明三黨間的首腦會談破裂,雖然野田政府及民主黨開始準備召集臨時國會,但在野黨方面沒有絲毫響應審議的跡象。解散眾議院的具體日期難以預測。下面就執政黨與在野政黨通過“輿論戰”、“心理戰”所展開的攻防戰之深層背景作一探討。

患上“官邸病”是首相的宿命

被視為換將確定無疑的輿東幹事長(秘書長)留任、預計十月中旬舉行的臨時國會延期、眾議院的解散日期推遲……。為維持本年度的預算所必需的發行特例公債(赤字國債)法案、糾正眾議院選舉的一票之差等等,難題可謂堆積如山。但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途徑甚不明朗的情況下,首相野田卻欲強行向前邁進。再次當選民主黨代表的政治家野田,看似發生了蛻變。

曾經擔任過大平前首相首席秘書的前運輸相森田一在談到最近的野田首相時吐露道:“野田也患上官邸病了吧!”

1979年秋,大平首相在大選中失利,與提出辭職要求的反主流派發生對峙,展開了一場長達40天的權力鬥爭。據說這“40天抗爭”,正是大平患上“官邸病”的時候。

何謂“官邸病”?按照森田的說法,就是“作為首相,無論是誰,在官邸的時間長了,就會以為只要行使自己的權力,就什麼都能辦得到,這就是‘官邸病’”。大平面對逆流,頂住了種種抵抗和指責,保住了首相的寶座,但大平本人卻在這場抗爭中縮短了壽命,倒在第二年的眾參兩院同時選舉中,成為悲劇宰相。

在森田看來,最近的野田首相也是過於相信自己的權力。雖說政局有異於大平時期,但野田逆政局之潮流而進的姿態,猶如一個過於相信總理大臣的強權而患上“官邸病”的宰相。

野田輿石密約之說的真偽

作為野田首相輔佐人的民主黨長老鞭策激勵著這位首相。該長老所主張的三項原則是:1、赤字國債法案的處理只要在年度內完成即可;2、明年度的預算要在野田政權下編制;3、年內未必一定要召開臨時國會。這一“有黨無國”的主張,突出體現了這個國家政治的不健全性。長老的三原則反映出這樣的意圖,即為阻止民主黨慘敗-崩潰的走勢,大選應該在不利的局勢多少得到緩和時舉行。這與甚至言及到明年眾參兩院同時舉行選舉的延期論者輿石幹事長的戰略判斷是一致的。

入主首相官邸,加之身處“傳來的都是好消息,漸漸聽不到壞消息”的環境之中,首相頑固的姿態毫無軟化跡象,“官邸病”愈發嚴重。

“近期內問信於民是與國民的約定”、“所謂’近期’,按常識來說即是年內”——自民黨一直以此向輿論訴求,而首相到底也很在意輿情,作出了召開臨時國會的決定。但這並不直接意味著年內解散國會,討價還價仍將繼續。此舉可以解讀成是為了把批判矛頭引向自民黨,將輿論為我所用,即可以說是“輿論戰”、“心理戰”的一個環節。

在目前的局勢中,民主黨內暗中流傳的情報稱:“明年1月的國會定期常會開始時,如果對內閣提出的不信任案得到通過,野田首相將不選擇眾議院解散而是內閣總辭職,其後選出新的民主黨代表,以新的面孔應對國會和大選。”——這實可謂奇思妙計,據說是野田首相在連任民主黨代表後於輿石進行的一系列會談中達成的“絕秘共識”,但其真偽難知。不過,如果此“密約”屬實,那麼或許在已決定10月29日召開的臨時國會上將提前兌現,因為對民主黨來說,有可能以野田下台作為交換條件,以圖改變政局。野田手中的牌即將用盡。

  • [2012.11.07]

時事通信社評論委員。《外交》前總編。早稻田大學政經系畢業後,進入時事通信社政治部。歷任華盛頓特派員、外務省、首相官邸、自民黨各記者俱樂部組長,後來擔任過政治部副部長、紐約總局局長、評論副委員長、編輯局總務、時事Janet總編。著書有《延續至今的「戰敗國外交」》(草思社)、《小澤一郎為何會被TV施暴》(文藝春秋)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