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的全球化迫在眉睫
不要怪罪年輕人“內向”

安井孝之 [作者簡介]

[2012.07.1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確保能在世界市場上打拼的全球化人材,是日本產業界的一大經營課題。許多企業經營者嘆息說:“日本的年輕人太過‘內向’,屬於草食系,喪失了去海外打拼的熱情。保障全球化的人材本應是當務之急,日本這樣下去會很危險。必須更多地增派留學生。”但真的是那樣嗎?比起當今的經營者們,現在的年輕人更具全球化的視野及經驗,決非“內向”。讓他們變成這種狀態的,是日本企業全球化經營的滯後。

留學生的比率實際增加

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等的統計,日本留學海外學生人數,2004年達到峰值,為8萬2,945人,其後便逐年降低,2009年減至5萬9,923人。中國留學海外的學生人數約50多萬人,韓國約10多萬人,均超過日本。如果僅從這一數字來看,那確實可以說日本的年輕人比其它國家“內向”。

主要留學國家與留學生數(2009年)

  國家與地區 留學生人數(前一年人數) 前一年同比
1 美國 24,842 (29,264) △4,422人  △15.1% 
2 中國 15,409 (16,733) △1,324人  △7.9% 
3 英國 3,781 (4,465) △594人  △13.3% 
4 澳洲 2,701 (2,974) △273人  △9.2% 
5 臺灣 2,142 (2,182) △40人  △1.8% 
6 德國 2,140 (2,234) △94人  △4.2% 
7 加拿大 2,005 (2,169) △164人 △7.6% 
8 法國 1,847 (1,908) △61人  △3.2% 
9 紐西蘭 1,025 (1,051) △26人  △2.5% 
10 韓國 989 (1,062) △73人  △6.9% 
  其他 2,952 (2,791) 161人  5.8% 
  合計 59,923 (66,833) △6910人  △10.3% 
    出處及留學生的定義:

  • OECD 「Education at a Glance」:
    高等教育機構編制在冊,“不在該國久居、定居”,或者“不擁有該國國籍”的學生,且屬正規課程在讀者。
  • UNESCO統計局:
    高等教育機構編制在冊、“不在該國久居、定居”,或者“不擁有該國國籍”的學生。
  • IIE 「Open Doors」:
    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編制在冊、非美國公民(含有永久居留權者)者。
  • 中國大使館教育處:
    學生簽證(X簽證“留學期間在180天以上”)或訪問簽證(居留未滿180天)等在中國的大學學習者。
  • 臺灣教育部:
    臺灣高等教育機構編制在冊者(含短期留學生)

但是,日本的年輕人口在減少。如果以18歲人口數除以去海外留學者數,那麼,1985年是1.0%、1995年是3.4%、2000年是5.1%、2004年為5.9%、2009年則為5.0%。與80年代相比,年輕人留學的比率約增至5倍,實際數字也在2倍以上。如果與嘆息全球化人材不足的那些60歲前後的經營者們年輕時相比,現在的比率之差就更大了。

和其他亞洲各國相比,或許今天的年輕人有些內向,但與過去的日本人相比,決不能一概而論地說他們內向。

目前外匯匯率1美元突破80日圓,日圓升值成為定勢,成為日本人海外留學的強大支柱。但是,在這些企業經營者周圍卻不到動靜,這是為什麼呢?

其實,如果看清了日本企業、或者誇大一些來說是看清了日本社會的現狀,那麼我認為年輕人的行動有它的合理性。包括旅居費用在內,一年花費400萬日圓留學海外,能得到怎樣的回報呢?雖然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由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企業為中心構成的經濟團體,簡稱“經團聯”——譯註)等經濟界正試圖推進錄用制度的多樣化,但當前一般採取的,仍然是以4月份進公司為前提的一攬子錄用方式。在嚴峻的就業環境中,從就職日本的企業角度考慮,留學生與國內大學生相比,條件非常不利。

如果去美國的商學院留學,2年大約需要花費1,000萬日圓,能否收回投資呢?在海外的跨國企業工作,只要取得MBA(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年薪就能大幅上調;但如果回國去日本企業就職,情況就不同了。所以,如果以在日本企業就職作前提來考慮的話,對日本的年輕人來說,不去留學,可謂是一種經濟合理的判斷。

日本企業經受全球化考驗

“年輕人需要的不是合理的判斷,應該勇於向風險挑戰”等等,即便老爺子們揮舞這類精神論的大旗,也絲毫無益於事態的改善。對策只有兩個:

首先,是日本企業的經營必須全球化。盡快改變一攬子錄用大學畢業生的做法,消除國內的大學畢業生與海外的大學畢業生之間的差別。日本人也好,外國人也好,在錄用上當然要同等對待。對自費取得MBA等學位、希望進入公司工作的人材付給高額薪酬。如果日本的企業社會不明確表示有意錄用在海外學而有成的人材(無論日本人還是外國人),那麼年輕人當然就不會去海外留學。

還有一種選擇,就是日本大學的全球化。應該構築起一種態勢,使學生在日本學習也能達到與海外留學同等的語言能力及專業知識水準。此外,還有必要充實利於海外優秀留學生在日本學習的制度。就像秋田的國際教養大學那樣,應該在日本國內創造更多讓日本學生與留學生進行切磋交流的場所。

在全球化人材之路上邁進的,不應只是那些留得起學的富裕的年輕人,如果在國內也為年輕人創造出上述選擇機會的話,那麼全球化人材在質與量上則均可得到充實。

一味嘆息年輕人的“內向”是無濟於事的。改變日本企業和大學、日本社會的“內向”取向,才是今天真正面臨的考驗。

  • [2012.07.12]

朝日新聞編輯委員。出生於1957年。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畢業,修完東京工業大學研究所課程。歷任日經商務記者,1988年,進入朝日新聞社,負責流通、房地產、汽車等產業界及財政、通商政策的採訪報道。擔任東京經濟部次長後,2005年起任企業經營及產業政策編輯委員。著作有《未來的優良企業》(PHP研究所)、《日美同盟經濟》(共著,朝日新聞社)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