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湊昭尚 尺八放歌
[2011.12.1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Русский |

小湊昭尚說,日本的傳統樂器尺八“可以吹出歌聲”。沒有與人聲不和諧的樂器,因此,能歌善唱的尺八,可與任何形式的音樂同台演奏。抱著這樣的信念,他和尺八共同走向世界舞台。

小湊昭尚

小湊昭尚KOMINATO Akihisa1978年出生於福島縣。作為民謠小湊流掌門人的長子,從5歲起接受父母的指導,開始了舞台演出活動。1995年拜琴古流尺八的“人間國寶”山口五郎(已故)為師,2001年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音樂系邦樂(日本傳統音樂)科尺八專業。現在,他不拘泥傳統音樂、民謠、流行樂、爵士樂等音樂形式,活躍於電視、廣播、國內外的音樂會及各種活動中。

尺八是竹製豎笛,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傳統樂器之一,一般認為從7世紀末至8世紀初由唐朝傳入。進入江戶時代,為禪宗僧侶使用,並在江戶中期以後擴展至民間。但在現代日本,尺八成為徹頭徹尾的古典音樂,據說愛好者也在逐年減少。

然而今天,出現了一個尋求尺八新天地的年輕人。他或在街頭演奏,或與不同形式的樂器聯合演奏,還參加了蘇格蘭著名女歌手蘇珊·波伊爾的CD錄製,風雅地演奏了一曲歌手坂本九的名曲《昂首向前走》(英名為Sukiyaki),博得一致讚賞。這位年輕演奏家就是小湊昭尚。

小湊的演奏錄影,請看(視頻)→《尺八小湊昭尚融宇宙於一體的音色》

尺八,猶如歌聲 充滿個性

——現在的日本,說起尺八,首先會給人以那是老年人喜好的樂器這種印象,它是什麼樣一種樂器,好像還不大為人所知……。

“確實在日本尺八被認為是陳舊過時的樂器,在這一點上,我感到外國人對它的認識更加深入。由於沒有成見,外國聽眾在欣賞了演奏後常常稱讚道’尺八真有魅力’ 、’日本的古曲,正像是現代音樂!’這真可謂一語中的,古典音樂富於抽象性,很前衛。當你閉目吹奏時,就像在與自己對話,進而會有融宇宙於一體之感。這或許也是因為尺八曾經是佛教的’法器’之故吧。”

——“法器”是什麼呢?

“’法器’是神聖的器具之意。進入江戶時代,禪宗的一個流派普化宗的僧侶開始使用尺八。在普化宗裡,吹奏尺八和念經有著同等的意義。為此,尺八成為’法器’,不可稱作樂器,一般人也不可觸摸。此後,普化宗的僧侶虛無僧以尺八替代念經,邊吹邊走,求人布施化緣。”

吹尺八的虛無僧

——它曾是無緣於百姓的嗎?

“其實並非如此。江戶時代中期,對一般大眾開放,普通人從此也可演奏了。之後,尺八曾經非常流行,部分也許是因為想模仿虛無僧那獨特的裝束。我想,一件簡單的樂器具備了極為豐富多彩的表現力,這也是受到人們喜愛的原因。”

——確實,外觀相當簡潔。

“尺八是所謂氣鳴類的樂器,其結構是從吹口吹入氣流,發出聲響,非常單純;按孔也只有5個,正面4個,背面一個;由於尺八的標準長度是’一尺八寸’(約54.5公分),因而一般認為其名字便取自漢字一尺八寸的中間兩字,也非常單純。

但是,音程的調音卻非常難,一開始很難奏出安定的聲音。而奏法多樣,音色豐富多彩。因此,演奏者通過長期訓練,可以不斷豐富其表現力。猶如歌聲般多彩的音色,非常接近人聲。同樣是’哆’、’啦’,演奏者的個性能得到淋漓盡致的體現,甚至可以分辨出誰在吹奏。

尺八中蘊藏著無限的可能!

——小湊先生你是怎樣迷上尺八的呢?

“我父親是民謠家,我的音樂生涯是從四歲學習民謠開始的。因此,吹尺八之初,就強烈地感受到了它和聲音、歌曲的淵源。我認為,蘊藏在這個豎笛中的可能性,正是因為尺八’能歌善唱’才得以表現的。沒有與人聲不和諧的樂器,所以’能歌善唱’的尺八也可以和任何樂器聯合演奏。我希望自己繼續用尺八吹唱下去。”

——你希望與非日本傳統樂器合作,開始新的挑戰,此中有什麼緣由呢?

“本來我到大學畢業,一直學的是古典。我11歲開始從師,學習尺八兩大流派之一的琴古流,直到上大學,基本不識五線譜。而且從高中開始受教於“人間國寶”山口五郎先生,但在大學2年級時先生去世了。因此大學畢業時,我處於既沒有工作又沒有老師的狀態,不知如何是好。

那時偶然認識了一位吉他手,他拿出手頭電影《教父》主題曲的總譜,讓我’用尺八吹吹看’。我非常隨意地試著吹了吹,感覺卻是意外地融洽。於是創作了10多首現代風格的演奏曲目,走上街頭吹奏,就是這樣開始的。 ”

——江戶時代另當別論,在今天的日本街頭演奏尺八,真少見啊。

“不拘形式推廣尺八,果敢挑戰各種機會——這是已故的老師所期望的。他還教誨說,最難的就是持之以恆,無論怎樣都要堅持下去。他的這些話深深地銘記在我的心裡,因而才有了街頭演奏和今天的各種演出活動。

尺八的基本特色是如歌似唱,沒有與之不協調的樂器。無論是鋼琴、大提琴、木琴,還是日本古典樂器和太鼓、三味線,與任何樂器都可合作演出。不僅是音樂和音樂的合奏,與視覺藝術也很‘投緣’。舞蹈和尺八相得益彰,前不久還與書法同台獻藝。尺八自身的特色,決定了它無窮無盡的可能性。 ”

——你認為,你探索至今的這種可能性,今後會向怎樣的方向發展?

“現在我在竭盡全力地努力,還沒有時間考慮具體目標。不過,在30多歲的現在,我想做一些在20多歲時沒能實現的事情,奠定一生的基礎。

迄今,包括一次性的合作演出在內,進行了大量的小組形式的演出活動;今後我考慮更多地將重點轉移到個人演出活動中。超越20多歲時那種克己苦學的框架,在30多歲的今天,進行不受形式束縛的演奏,即使受到批評,也要堅持自己的信念。我覺得不是吹響樂器,而是通過這個樂器表現自我。

古典音樂我今後還會繼續吹奏下去,並且希望把它傳播到一般聽眾之中。但是,像我這樣的年輕演奏者,不大有演出古典音樂的機會,在機會甚少的尺八演奏會上,聽眾幾乎都是學習尺八的人。所以,我希望通過自己的演奏,讓那些不吹尺八的人也能感受到’尺八果真極其美妙’、’非常有趣’。與此同時,還要在古典音樂上精益求精,努力實現尺八的複興。 ”

攝影:松田忠雄

尺八是竹製豎笛,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傳統樂器之一,一般認為從7世紀末至8世紀初由唐朝傳入。進入江戶時代,為禪宗僧侶使用,並在江戶中期以後擴展至民間。但在現代日本,尺八成為徹頭徹尾的古典音樂,據說愛好者也在逐年減少。

然而今天,出現了一個尋求尺八新天地的年輕人。他或在街頭演奏,或與不同形式的樂器聯合演奏,還參加了蘇格蘭著名女歌手蘇珊·波伊爾的CD錄製,風雅地演奏了一曲歌手坂本九的名曲《昂首向前走》(英名為Sukiyaki),博得一致讚賞。這位年輕演奏家就是小湊昭尚。

小湊的演奏錄影,請看(視頻)→《尺八小湊昭尚融宇宙於一體的音色》

尺八,猶如歌聲 充滿個性

——現在的日本,說起尺八,首先會給人以那是老年人喜好的樂器這種印象,它是什麼樣一種樂器,好像還不大為人所知……。

“確實在日本尺八被認為是陳舊過時的樂器,在這一點上,我感到外國人對它的認識更加深入。由於沒有成見,外國聽眾在欣賞了演奏後常常稱讚道’尺八真有魅力’ 、’日本的古曲,正像是現代音樂!’這真可謂一語中的,古典音樂富於抽象性,很前衛。當你閉目吹奏時,就像在與自己對話,進而會有融宇宙於一體之感。這或許也是因為尺八曾經是佛教的’法器’之故吧。”

——“法器”是什麼呢?

“’法器’是神聖的器具之意。進入江戶時代,禪宗的一個流派普化宗的僧侶開始使用尺八。在普化宗裡,吹奏尺八和念經有著同等的意義。為此,尺八成為’法器’,不可稱作樂器,一般人也不可觸摸。此後,普化宗的僧侶虛無僧以尺八替代念經,邊吹邊走,求人布施化緣。”

吹尺八的虛無僧

——它曾是無緣於百姓的嗎?

“其實並非如此。江戶時代中期,對一般大眾開放,普通人從此也可演奏了。之後,尺八曾經非常流行,部分也許是因為想模仿虛無僧那獨特的裝束。我想,一件簡單的樂器具備了極為豐富多彩的表現力,這也是受到人們喜愛的原因。”

——確實,外觀相當簡潔。

“尺八是所謂氣鳴類的樂器,其結構是從吹口吹入氣流,發出聲響,非常單純;按孔也只有5個,正面4個,背面一個;由於尺八的標準長度是’一尺八寸’(約54.5公分),因而一般認為其名字便取自漢字一尺八寸的中間兩字,也非常單純。

但是,音程的調音卻非常難,一開始很難奏出安定的聲音。而奏法多樣,音色豐富多彩。因此,演奏者通過長期訓練,可以不斷豐富其表現力。猶如歌聲般多彩的音色,非常接近人聲。同樣是’哆’、’啦’,演奏者的個性能得到淋漓盡致的體現,甚至可以分辨出誰在吹奏。

尺八中蘊藏著無限的可能!

——小湊先生你是怎樣迷上尺八的呢?

“我父親是民謠家,我的音樂生涯是從四歲學習民謠開始的。因此,吹尺八之初,就強烈地感受到了它和聲音、歌曲的淵源。我認為,蘊藏在這個豎笛中的可能性,正是因為尺八’能歌善唱’才得以表現的。沒有與人聲不和諧的樂器,所以’能歌善唱’的尺八也可以和任何樂器聯合演奏。我希望自己繼續用尺八吹唱下去。”

——你希望與非日本傳統樂器合作,開始新的挑戰,此中有什麼緣由呢?

“本來我到大學畢業,一直學的是古典。我11歲開始從師,學習尺八兩大流派之一的琴古流,直到上大學,基本不識五線譜。而且從高中開始受教於“人間國寶”山口五郎先生,但在大學2年級時先生去世了。因此大學畢業時,我處於既沒有工作又沒有老師的狀態,不知如何是好。

那時偶然認識了一位吉他手,他拿出手頭電影《教父》主題曲的總譜,讓我’用尺八吹吹看’。我非常隨意地試著吹了吹,感覺卻是意外地融洽。於是創作了10多首現代風格的演奏曲目,走上街頭吹奏,就是這樣開始的。 ”

——江戶時代另當別論,在今天的日本街頭演奏尺八,真少見啊。

“不拘形式推廣尺八,果敢挑戰各種機會——這是已故的老師所期望的。他還教誨說,最難的就是持之以恆,無論怎樣都要堅持下去。他的這些話深深地銘記在我的心裡,因而才有了街頭演奏和今天的各種演出活動。

尺八的基本特色是如歌似唱,沒有與之不協調的樂器。無論是鋼琴、大提琴、木琴,還是日本古典樂器和太鼓、三味線,與任何樂器都可合作演出。不僅是音樂和音樂的合奏,與視覺藝術也很‘投緣’。舞蹈和尺八相得益彰,前不久還與書法同台獻藝。尺八自身的特色,決定了它無窮無盡的可能性。 ”

——你認為,你探索至今的這種可能性,今後會向怎樣的方向發展?

“現在我在竭盡全力地努力,還沒有時間考慮具體目標。不過,在30多歲的現在,我想做一些在20多歲時沒能實現的事情,奠定一生的基礎。

迄今,包括一次性的合作演出在內,進行了大量的小組形式的演出活動;今後我考慮更多地將重點轉移到個人演出活動中。超越20多歲時那種克己苦學的框架,在30多歲的今天,進行不受形式束縛的演奏,即使受到批評,也要堅持自己的信念。我覺得不是吹響樂器,而是通過這個樂器表現自我。

古典音樂我今後還會繼續吹奏下去,並且希望把它傳播到一般聽眾之中。但是,像我這樣的年輕演奏者,不大有演出古典音樂的機會,在機會甚少的尺八演奏會上,聽眾幾乎都是學習尺八的人。所以,我希望通過自己的演奏,讓那些不吹尺八的人也能感受到’尺八果真極其美妙’、’非常有趣’。與此同時,還要在古典音樂上精益求精,努力實現尺八的複興。 ”

攝影:松田忠雄

  • [2011.12.15]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