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盡文字之美的藝術」——阿拉伯文書法家本田孝一
[2013.03.0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阿拉伯文書法原是為優美地書寫《可蘭經》而發展起來的。這種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書法藝術曾經受到畢卡索的鍾愛,如今有一位日本人也在挑戰這一書法藝術。他就是本田孝一,這位得到阿拉伯世界認可的日本書法家想通過阿拉伯文書法傳達怎樣的訊息呢?

本田孝一

本田孝一HONDA Kōichi阿拉伯文書法家。日本阿拉伯文書法協會會長。大東文化大學國際關係系教授。1946年生於神奈川縣。東京外國語大學阿拉伯語專業畢業。 1974年,進入太平洋航業公司並派駐中東工作。近5年時間裏,受到當地阿拉伯文書法家指教,歸國後開始自學阿拉伯文書法。曾獲國際阿拉伯文書法大賽評委鼓勵獎等眾多獎項。2000年,獲得了土耳其的哈桑•切萊比大師頒發的書法學位證書。主要著作有《入門初級阿拉伯語辭典》(合著,白水社)、《阿拉伯語入門》(白水社)、《讀寫阿拉伯文字》(合著,白水社)。作品集有《阿拉伯文書法的世界》(白水社)。

端莊高聳的藍色金字塔。金字塔周圍火焰般的銀光升騰,直入天空。這座金字塔上描繪的美麗圖紋,不過仔細來看,它們其實都是阿拉伯文字。從金字塔底邊的右側向上寫著《可蘭經》的章句,頂點的文字是「真主 阿拉」。這幅名為《祈禱的金字塔》的作品是日本阿拉伯文書法家本田孝一創作的。他的作品還被大英博物館收藏,在伊斯蘭世界乃至全世界都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人們稱本田「讓阿拉伯文書法帶來了革命」,這位書法家究竟為何迷上了阿拉伯文書法呢?

阿拉伯文書法:在美學上完善到極致的文字

——您是何時邂逅阿拉伯文書法的?

「是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地區做口譯工作的時候。日本的測量公司接受了中東地區委託的製作地圖的訂單,向當地派遣了項目工作小組。我們依據航空圖片在當地進行調查,記錄下山谷和丘陵的名稱,然後拿到位於首都利雅德的石油部測量局去。在那裏,由書法家們將這些地名寫到地圖上。他們寫的那些文字實在是太美了。我雖然是個日本人,但也被深深地吸引了。與我們同行的負責人也是一位書法家,於是我就請​​他教我。他送給我阿拉伯語字母的字帖和一支蘆葦做成的筆。每次我臨摹完畢,就拿去請他批改。就這樣,越寫我越覺得有意思,漸漸地就迷上了它。」

——您認為阿拉伯文字的魅力何在?

「所有文字的字形都十分自然,非常協調。文字本身的比例就很美。阿拉伯文書法有一種音樂的節奏感,即便看不懂意思,也能從中享受到一種美感。

阿拉伯文書法有8種基本字體,字形都是由嚴格的規則決定的。阿拉伯文字最初是為了抄寫《可蘭經》而發展起來的。為了將經文用最美的形式書寫下來,阿拉伯人不惜耗費千年的時間來琢磨、推敲、鑽研每一根線條。我做過調查,阿拉伯文字各個部分的比例是以黃金切割率構成的。畢卡索曾說,阿拉伯文書法「已開始進入藝術的終極世界」。有了黃金比例這類理論的支撐,線條本身就已經具備了美感。 」

阿拉伯文書法使用的紙,表面十分光滑,讓人運筆順暢自如

記錄文字布局的設計草稿。製作一部作品有時會耗費數月時間

本田的筆。書法家根據不同需要,精心將竹子和蘆葦削成各種形狀的筆

正在創作的本田。他使​​用不同的筆寫出大小各異的各式文字

 

傳承有著千年歷史的文字

——掌握一種字體大約需要多長時間?

「有人告訴我說「至少需要20年」。1988年,我受邀參加了在伊拉克巴格達舉辦的阿拉伯文書法節,世界各地的188位書法家和書法研究家前來參加。就是從那時起,我陸續承接了企業和大使館的工作,作為阿拉伯文書法家開始得到人們的認可。因為我在日本人中算是靈巧的,所以自認為已經寫得很完美了。但是在那次大會上,一位一流書法家毫不留情地批評了我,說我「完全不遵守書法要領,寫得一塌糊塗」。

切萊比的批改。寫在文字內部的點的數目決定了曲線的形狀

於是,我請人介紹了一位名叫哈桑•切萊比的土耳其書法家,通過國際郵件請他幫我批改書法。一開始,幾乎每一個文字都被他修改,畫紙變得一片通紅。終於獲得師父的稱讚,是在10年後的1998年。2000年,我從師父那裏得到了阿拉伯文書法認證書。

歷經千年形成的線條,書寫起來需要很高的技術,而且這種技術是由師父傳承給弟子。真正的書法家書寫的阿拉伯文都具有同樣的美。這種美與人種和國籍無關。我認為這是世界罕見的文字藝術。在人類的活動中,只有音樂是和它類似的藝術。雖然每個音符是一樣的,但可以用不同的組合方式和演奏方式打動人心。阿拉伯文書法也是這樣,文字的排列組合產生節奏,傳出無聲的音樂。 」

時刻變化的自然之美改變了我的世界觀

——本田先生,您想通過阿拉伯文書法表達什麼呢?

「事實上,我大學畢業後有4年的時間一直把自己關在家裏,沒有工作。當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做什麼。所以每天大量閱讀蘇格拉底、歌德這些古典名著,欣賞巴哈的音樂,塞尚的畫作。雖然這些事情並沒有幫助我看到自己的未來,不過我能夠覺察到感性正在我的體內慢慢覺醒。有一次我去郊區的劇場,被舞蹈中女性的身體和動作之美深深地震撼,淚流不止。我從中體會到,希臘時代的雕刻家一定也曾這樣為女性的美麗所感動。

「自己究竟為什麼來到這個世上,又將走向何方?」對這個根本性的問題我想找到一個答案,並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可是,當時的我二十五歲上下,毫無人生閱歷,自然找不到任何答案。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在中東地區邂逅了伊斯蘭文化、與日本迥然不同的自然,還有阿拉伯文書法。

讀一讀阿拉伯文的《可蘭經》,可以發現書中有很多以我們日本人也能理解的表達形式記載的含義深刻的訓諭。例如「一切事物終會走向滅亡。唯有真主的面容永恆。」這句話是說,如果只看表面,我們遲早都會消失。可是創造了我們的神靈是永恆的存在,那麼神靈創造的萬物眾生難道不是超越了表象的永恆存在嗎?《可蘭經》的話語道出了本質性的原理,對我觸動很大。

另外,中東地區的自然與日本截然不同。沙漠實在是多姿多彩。在陽光的照射下,它的色彩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黎明即將到來時,銀色的光輝漸漸擴展,過一會整個沙漠變得蔚藍,猶如置身於一片海洋;太陽升起後,沙漠變得金黃,而轉瞬間一望無際的純白又呈現在眼前。這時,光線太強烈了,你甚至分辨不出沙漠的起伏。當太陽漸漸西沉,色彩又豐富起來,沙漠被染得一片通紅,彷彿在燃燒;再過幾分鐘,濃烈的黑暗就會降臨。360度的空間都變成了地平線,點點繁星布滿了夜空。四周萬籟俱寂,那種幽寂足以讓你耳朵發痛。身處這樣的世界,你的感官會越來越敏銳。 」

本田作品「藍色沙漠」

本田作品「紅色沙漠」

你能想像沙漠中的電閃雷鳴嗎?道道白光在天地間閃過,隆隆的炸裂聲中,大雨嘩嘩落下,為人們帶來上天的恩澤。在《可蘭經》中,它象徵著可喜的生命之兆,人們親眼目睹這一場景時,會感受到神靈的存在。

在中東的生活極大地改變了我的世界觀。我甚至覺得,自己背負著去表達這一切的使命,而且直到今天,它依然是我前進的動力。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那個迷茫的二十多歲青年,我找到了阿拉伯文書法這個媒介,靈感源源不斷地浮現在腦海中,並且我會把它們一一記錄下來。現在我已經記滿了8個筆記本。恐怕致死我都寫不完吧。」

——人們都說,本田先生的作品在阿拉伯文書法界引起了革命。您作品的獨特之處究竟在哪裏呢?

本田作品「藍色方舟」

「阿拉伯文書法常見的,是在書法家書寫的文字周圍施以裝飾,我對此深感不解。中東人總是用蔓藤或雲石花紋填滿空白,而日本人則傾向於在利用空間的同時,盡可能地簡化,只留下最必不可缺的東西。所以我放棄了那些裝飾性紋樣,決心只用線條決一勝負。實際嘗試後我發現,不但圖形更加流暢清晰,還把文字襯托得栩栩如生了。

阿拉伯文書法的8種字體各有各的韻味。有的像男人一樣遒勁有力,有的如女子般優雅秀逸。將字體組合、色彩搭配和大小調整等綜合起來設計,就能從中產生新的表現形式。

對於文字,我在徹底追求線條之美的同時,百分之百地嚴格遵循既有的法則。這一信念在今後的創作中我也會恪守不渝。書法家們都理解我的這種姿態,而且沒有否定我的作品。不僅如此,他們還十分讚賞我的世界觀,我對此感激不已。」

協助採訪:日本阿拉伯文書法協會

攝影:小寺惠

  • [2013.03.06]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