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奪魄富士山——記攝影家大山行男
[2013.07.0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剛剛結束的第37屆世界遺產大會上成功入選世界遺產名錄的富士山。其魅力對日本人來說是人盡皆知的,但將全部人生奉獻於這座山的人,恐怕除他之外別無二人。以富士山為伴近40年的攝影家大山行男為我們談了富士山下的林海中洋溢的靈性魅力。

大山行男

大山行男OHYAMA Yukio攝影家。1952年出生。自1976年起開始拍攝富士山。1985年,遷居至富士山腳下山梨縣的忍野村。1990年,在該縣富士河口湖町的富士嶺建造了私人宅邸,起居間安裝了一面可以眺望富士山的巨大玻璃窗,全天24小時與富士山相伴為生。作品有《大地的富士山》(山與溪谷社)等。2011年,獲日本攝影家協會作家獎。

心甘情願為富士山獻身

偶爾在書店裏看到的一冊攝影集,改變了大山行男的人生。攝影集中的富士山,與他在自己的家鄉小田原、横浜所眺望的景色迥然不同。當時,大山在為祖傳的土木建設工作做幫手的同時,作為業餘攝影師,拍攝一些鐵路的照片。攝影是自學的,他並沒有想當攝影家。受到那些富士山攝影作品的衝擊,大山決心將業餘時間全部傾注到這座山的拍攝中去。

當時大山24歲,他爬上附近的山山嶺嶺去眺望富士,漫步在它周圍的森林裏,或是包租輕型飛機盤旋於上空。日復一日,占據了他頭腦的唯有富士山。自己不是攝影師,是一個富士山的「奴僕」,他如此深信不疑地度過了20幾歲的年輕時代。8年後,他做好了充分的準備,用長年積累的攝影作品首次舉辦了個展。

「那時沒有一個攝影師是想踏踏實實地去拍富士山的」,大山說道。「山岳攝影師們嘲笑我說,時至今日還想做什麼?大概是富士山給人的印象過於強烈的緣故吧,說起富士山,浮現在腦海中的就是它微笑般地佇立的端莊形象,誰都不曾想要深入其中去探個究竟。」

「富士山人盡皆知,這反而成為盲點,誰都不知道它的本來面目。正因為如此,我希望自己去拍攝打破這種固有觀念的作品。祖輩世世代代居住在富士山腳下的觀眾,在個展上看了我的作品後說「這樣的山,還是第一次看到」,我聽了高興得熱淚盈眶。」

  • [2013.07.02]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