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雄市市長的挑戰
——從「圖書館革命」到「公共設施革命」

竹中治堅 (採訪人)[作者簡介]

[2013.11.2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有「TSUTAYA」和「星巴克」的圖書館――佐賀縣武雄市的圖書館,開館3個月,就創下了入館人數26萬的記錄。委託民間企業經營管理的舉措,打破了地方自治的閉塞性。請看我們對43歲的市長樋渡啟祐的採訪錄。

樋渡啟祐

樋渡啟祐HIWATASHI Keisuke佐賀縣武雄市市長。1969年生於佐賀縣朝日町。1993年東京大學經濟系畢業後,進入總務廳(現在的總務省)。歷任沖繩開發廳、內閣官房(辦公廳)、高槻市市長公室長等職。2003年當選武雄市長,2010年連任。2007年兼職關西大學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為建設「強大」行政區的「弱勢」戰略》(Benesse,2007年)、《行政長官的一擊 最年輕市長的GABBA奮戰記》(講談社,2010年)。

「TSUTAYA(蔦屋)」(※1)和「星巴克」入駐圖書館——佐賀縣的一個人口不過5萬人的城市武雄市的市立圖書館,在委託民間企業運營管理後,利用人數大增,甚至還吸引了大批來自全國各地的參觀者。如今對這一改革的評價,已經超出了「徹底的圖書館革命」的範疇,人們開始讚譽它是地方分權的具體象徵。

推進這一革命的,是43歲的樋渡啟祐市長。他直言不諱地說「自己屬於視覺型人物」,「曾是一個不愛上學的孩子」。他經過縝密思索制定出一系列戰略性措施,大膽地推進著地方城市的各項改革工作,其對象從圖書館到醫院,進而還擴大到教育領域。那麼,他的改革動力來自何處呢?請看原財務省官員、政治學者、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竹中治堅的訪談。

良好的開端

——2013年4月修繕一新重新開放的圖書館,聽說僅3個月就創下了入館人數26萬的記錄……

「小小的一個圖書館,有如此之多的人來,真不敢想像。這不是超出預測,應該說是預想之外。總之你大概也感覺到了,這個空間讓你感到非常舒適。主要是一個身體的感覺問題。比方說買五本書要花大約3,000(日)圓,但你來這個圖書館的星巴克裏,花500(日)圓(喝杯咖啡)就能把這些書都看了,是不是很合算?!你還可以隨手翻閱600多種雜誌,這也很有吸引力。星巴克生意很好,而且,雖然圖書館可以無限制地隨意看書,但圖書的銷路也很不錯。這大概是因為日本人很認真,你讓他免費看了那麼多書,所以他無論如何至少也會買一本回去的。」

——來圖書館的大部分都是武雄市民嗎?

「平時本市市民占六成,週末和節假日約為一半。」

一年削減的運營經費達600萬日圓

武雄市圖書館2013年4月修繕一新重新開放,「外包」給TSUTAYA的母公司「Culture Convenience Club(CCC,文化便利俱樂部)」運營管理。修繕費用由武雄市和CCC分別承擔4億5,000萬日圓和大約3億日圓。圖書館的「賣點」除了20萬冊藏書外,還提供了雜誌、圖書的銷售服務,並同時開設了「星巴克」咖啡廳。此外,還可以使用TSUTAYA的T-POINT會員卡代替圖書館借書證以積攢分數。開放時間也過去延長了三小時,從上午9時開到晚上9時,並且取消了圖書館每年大約30天的閉館日,改為全年無休。圖書館的一年的運營成本預計改由CCC運營管理後,大約為1億1,000萬日圓,減少約1,000萬日圓。重新開放後的圖書館,每天來館人數約2,900人,是上一年度的四倍。圖書的出借數量每天也平均上升到1,644冊,大約增加了2倍。

構築「無縫」空間的能力

——武雄市圖書館的經營委託給CCC的契機是什麼?

「2011年12月底,電視節目『坎布里亞宮(東京電視台)』介紹了東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看了之後,我通過朋友提出想和CCC的増田宗昭社長見見面,得到可以見副社長的回覆。當我趕去見面時,竟在路上碰到増田社長,我想,機會來了,便直截了當地向他提出了『想委託運營市圖書館』的想法。不料他說『我也正是這樣想的』,我吃驚得不由反問『為什麼?』,他回答我說:『圖書館和醫院是無與倫比的服務領域。市長你在醫院問題上萬分操勞,圖書館的事情交給我做怎麼樣?』就這樣,我們在冬日陽光明媚的大街上,未經任何事前疏通和妥協,就開始了我們的計劃。」

——武雄市圖書館的印象,果然如你的設想嗎?

「完全是增田社長最初在紙上勾勒出的那種形象。總之,就是強調『無縫』,希望它給人流暢之感。區分圖書館閱覽空間和銷售區之間的分界線,只不過是供應商的要求。圖書館的用戶尋求的是一個銜接完美的舒適空間。在平坦寬闊的空間裏,人們可以隨心所欲地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

——把星巴克請進來,這也是增田社長的主意嗎?

「是我們兩人的意思。星巴克有很強的『空間構築能力』,非常善於設計利用空間。你看,它是不是非常完美地融入了我們的圖書館?打造這樣的空間,非星巴克莫屬,國內企業是很難做到的。畢竟我們是一個只有5萬人口的小城市,要吸引人來,就必須製造話題,『故事』性不可或缺。所以我向CCC提議,一起來創建日本第一個圖書館&咖啡廳(Library & Cafe)。這或許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呢。這就是我們的『故事』。和星巴克的商談我都委託給CCC了。發揮他人的專長為我所用,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用積分卡吸引年輕人

——引入T-POINT積分卡的目的是什麼?

「來圖書館的讀者中,60歲年齡段的人占絕對多數。而另一方面,T-POINT積分卡用戶中,很多都是10幾歲的年輕人。我們採取了可以在圖書館使用T-POINT的措施,欲藉此來吸引新的圖書館用戶。順便說一下,T-POINT的T,不是運營公司TSUTAYA的『T』,說我們武雄市的『T』(※2)(這是玩笑。笑)」。我們的另一個目的就是簡化工作程序,年輕人都用慣了這種卡,因此就可以節省圖書館工作人員辦理手續的時間。」

——市政府內部對圖書館改革的反應怎麼樣?

「市政府裏負責這項工作的是教育局長。最初他很不情願做這種不甚了解的事情,當通過和CCC方面有關人士的接觸,去了幾次代官山(CCC總部)後,突然改變了態度,相信一定能和TSUTAYA攜手共事。」

——聽說辭職的人也相當多。

「不過我想強調的是,我們的工作和醫生一樣,必須要迅速應對你面前遇有困難的人。上大學時,我曾做過竹下登(原首相)孫子的家庭教師,也因此直接受到竹下先生的指教。他告訴我,重要的是凡事要及時處理,而且還說『把功勞全部拱手讓給別人,自己最後一個出人頭地也無關緊要』。我一直信守著這些教誨。所以,我總是極其善待優遇那些帶頭解決問題,迎難而上的人。這樣一來,凡事大家都漸漸變的積極主動了。」

創作一個故事,明確勾畫出目標

——「創作一個故事」的想法,是你供職中央政府時就有的嗎?

「是的。創作的時候徹頭徹尾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行政工作之所以做不好,是由於過於聽從了周圍的意見,結果總是選擇一條『不上不下、不好不壞』的中庸之路。平庸無奇的東西,是吸引不了任何人的。同時我還十分重視視覺,我是個視覺型的人,所以我是在大腦中形成一個清晰的視覺形象的同時,創作出『故事』的第1章、第2章、第3章的大致輪廓,之後,由行政方面去認真填寫細節即可。還有,我喜歡實現明確結果。行政工作擅長於倒算,所以可以配合目標推進工作。政治的作用就是要明確地勾畫出目標。

所以,圖書館的改革能具體實現,不是我一個人的力量,依靠的是市政府。人只有通過工作才能磨練提高自己的能力。」地方公務員通常不被人們重視,但當他們得到認可時,非常發奮努力。CCC最後說了這樣一句話:「市長可以換人,但負責這項工作的三位工作人員一定需要留下。我聽了也非常高興,那三位工作人員更是激動萬分。辦公桌周圍的人變了,你會發現新鮮的面孔會為一切帶來巨大影響。這樣的事情迄今在地方政府是不曾有過的。」

武雄式的「Facebook(臉書)郵購」

——聽說市長你創設的「Facebook(臉書)郵購」業務「FB良品」,2013年已經擴展到全國40個地區。

「現在還有人專程從國外前來考察。總而言之,以往的郵購服務,滿足不了需求,買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總是在意誰是民營誰是政府,就籌集不到好產品。所以,我們採取『無縫』方式,消除這種官民間的界限,接下來我們還要在新加坡成立FBI(Facebook International,臉書國際)。在地方上,政府是唯一可以發揮創新引擎作用的,只是各種工作一直由政府來承辦的話,效率會很差,所以應將其中的部分產業轉賣給私營公司。我覺得,明治初期通過買斷政府的產業而發展壯大起來的商人五代友厚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差不多都是複製模仿他們的做法。是『徹底的仿製』(笑)。」

改建市政府大樓,實現「公共空間的革命」

——你的下一個目標是什麼?

「下一步是市政府大樓的改造。廢除那些辦理手續的櫃檯,代之以花店等,構築一個舒適迷人的空間,也像圖書館那樣,讓人們即便不辦什麼事情也願意到市政府來。現在的所謂『圖書館革命』,我想,恐怕10年、20年後,會被人們稱為『公共空間革命』。接下來的第二步,我準備在市政府辦公樓上做文章。比如市議會大廳改用玻璃牆,外觀呈圓錐形,桌椅全部使用壓克力材料的。所謂眼見為實,這樣一來,議會發生了什麼事情,人們一目了然,對坐在裏面的議員們也就有得期待了。這種特定『空間』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迄今的地方政府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即便有所認識,也無力具體付諸實現。」

——你重點想加強的是哪個領域?

「那絕對是教育。從明年4月起將給每個小學、國中生配發平板電腦,為他們提供更好的教學內容。我曾是一個有恐校症的孩子,中途退出了托兒所,害怕參加集體活動,上大學時也閉門不出,以至還擔心自己會不會生褥瘡(笑)。現在我當市長,或許還是當時的一種反衝作用帶來的。只是我對國家政治不感興趣。我希望在基層的地方政府提出一些大膽驚人的計劃,並把它們橫向地普及開來,這樣日本會變化的更快。在現今的地方自治制度下,沒有什麼是不可成就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都能辦成。無論是圖書館還是醫院的改革,我都沒有去請示過中央機關,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如今,地方分權的步子邁的很大很快,可以說已經取得了99%甚或100%的進展。」

——你認為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嗎?

「這並不是有工具就行的問題。地方政府即便肩頭扛上巴祖卡火箭筒,也只會引起混亂。毋寧說有時我們需要的是長槍,那就是現在。

(2013年7月11日於佐賀縣武雄市圖書館)

攝影:西田佳世

(※1)^ 日本最大的音樂、影像軟體租賃連鎖店。提供CD、DVD和書籍的租賃、銷售以及遊戲軟體的收購、出售

(※2)^ 「武雄」的日語讀音第一個字母為T

  • [2013.11.21]

nippon.com 編輯委員。1971年生於東京都。1993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進入日本大藏省(現財務省)。1998年美國史丹佛大學政治系博士課程結業。1999年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副教授、2007年起任準教授,現為教授。主要著作有《何為參議院?1947-2010》(中央公論新社,2010年,獲大佛次郎論壇獎)等。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