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尖閣,早日實現日中首腦會談――訪前駐中國大使丹羽宇一郎
日本應充分利用發展中的中國市場
[2013.09.1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首位來自民間的駐中國大使、前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會長丹羽宇一郎,於2012年12月卸任回國。在這次訪談中,他就中國經濟的現狀、因尖閣諸島(釣魚島)問題而陷入僵局的日中關係等,談了自己的看法。丹羽先生提議,兩國政府應先「凍結」尖閣問題,以儘早實現首腦會談。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NIWA Uichiro早稻田大學特聘教授。前駐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前伊藤忠商事會長。1939年生。1962年名古屋大學法學系畢業後,就職伊藤忠商事,主要從事食品部門工作。1998年就任董事長兼總經理,清理了巨額負債並在2001年3月的決算期創下歷史最高利潤,實現轉虧為盈。04年轉任會長。06年以後擔任政府經濟財政諮詢會議民間委員、地方分權改革推進委員會委員長等。2010年6月就任首位來自民間企業的駐華大使,2012年12月辭去官職。主要著述有《新日本開國論》日經BP社)、《何堪認輸!寫給年輕人的工作論》(朝日新書)、《北京烈日―在北京思考國家前景2050》(文藝春秋)等。

中國經濟從高速發展轉入穩定成長

——持續高速發展的中國經濟,近來出現減速停滯。泡沫式的繁榮景象背後,貪污、公害、城市與農村的貧富差距等等,習近平政府面臨眾多嚴峻的問題需要解決。你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的現狀及未來前景?

「只要回顧一下日本經濟戰後發展的軌跡,我想就會很容易地理解中國經濟的走向。日本在1955年-73年的高速經濟發展時期,年均成長率為9-10%;在1973-90年的中期穩定成長時期,成長率是之前的一半左右,但經濟規模擴大到3倍。其間,日圓的外匯匯率從1美元兌換360日圓,上升到120日圓。國力名副其實地成長了3倍。」

「中國也一樣,改革開放後的經濟發展,連續20年保持了2位數的成長,那麼GDP的規模也隨之增大,成長率下降是當然的。今後將迎來第二次資本主義經濟的興盛期,進入中期經濟成長的穩定時期。即使成長率降至現在的一半,中國經濟規模已經如此之大,所以成長率7%都是高的。中國經濟即將走入穩定的成長時期。」

不會出現泡沫崩潰

——你的意思是說,展望未來,不需有什麼擔憂嗎?

「也就是說,中國的經濟正走向與戰後的日本相同的發展道路。中國國內的工人罷工增加,工資上漲了10-20%,內需擴大,出口相對減少。今後20年,中國經濟即將迎來的就是這樣一個時代吧。」

「中國的城市化率一定會比現在進一步提高,這樣的話,可以預計每年將有1,400萬規模的人口湧入城市。為此,公寓、道路、煤氣、自來水、下水道等基礎設施建設就必不可缺。非但不是泡沫,而是將產生龐大的需求,僅此經濟也會發展下去的。」

日本也必須很好地利用這個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

——那麼,日本企業在對華貿易中應做好怎樣的準備呢?

「現在約有22,000家日本企業進駐中國,生活在中國的日本人也有12-13萬人。在日本企業工作的中國人有1,000萬。預計10年以內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也就是形成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已開發國家的消費市場規模大致是GDP的60-70%,而中國還只有40%的水準。這就是說,中國的消費市場,今後還有25-30%的成長空間。我們應該把這個巨大市場當作日中共同的市場。」

「在考慮今天的日中關係時,或許有人認為中國經濟超出日本豈有此理,並為中國經濟的減速而高興,但我們不能用這種心態看待10年內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國家。這樣的鼠肚雞腸將使日本經濟自身衰退下去。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充分有效地利用發展中的中國市場。」

未來中國也將加入TPP

——日本從2013年7月起加入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的談判。這對日中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按說TPP沒有中國和日本的參加是沒有意義的。缺少10年後經濟規模超過美國的世界最大經濟體中國的參加,締結了廣域經濟協議又怎樣呢?中國認為自己現今的水準,不參加TPP也無妨。沒有早晚會成為世界最大經濟大國中國的參加,各國締結了TPP也無意義——或許中國還有這樣一種認識吧。」

「對日本來說,TPP之所以重要,在於它能夠刺激農業等衰退的產業,加強競爭能力,這一點非常重要,必須在中國加入以前得到解決。農業、保險業等行業歷來是以國內為中心展開的,因此有必要強化自身的競爭能力,抵禦國外同行的挑戰。在此基礎上,如果依然沒有實力較量,就應該通過國內政策來保護。如果為參加TPP而不惜摧毀國家之寶的農業,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早日締結日中投資及智慧財產權保護協定

——你對日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的談判有何見解?

「姑且不談日中韓FTA,日中間的因糾紛而拖延了締結協定的談判,此間讓其它國家搶先一步相繼簽訂了協議。韓國和中國已經開始了談判,為此,日本和中國即便無法實現FTA,也應該盡快簽訂保護投資和智慧財產權這兩項協議。我呼籲展開日中經濟交流,說的就是應該早日締結這兩個經濟協定。」

「在日中間因尖閣問題爭執不休的時候,美國、德國、韓國在中國市場占據了主動。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經團聯)和經濟界也都應該進一步向政府呼籲締結這些協定的必要性。改善日中經濟關係,可以說是安倍經濟政策的最大主題,也符合國家利益。」

「凍結」尖閣問題,開展三項交流

——日中關係如果因尖閣問題繼續惡化,那麼不僅對亞洲,還會給世界經濟帶來負面影響。你認為兩國應該如何打破這個局面呢?

「從大局出發,答案是極其明快的。立足於日中幾千年的歷史,並放眼21世紀,那麼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盡快實現日中首腦會談。我覺得不是急於去解決尖閣問題,而是應該凍結,直至迎來解凍的時節。其間,日中兩國要做三件事。第一,是經濟交流;第二,是青少年交流;第三,是地區間的交流。這三項工作應該盡快展開。為了這個目標,日本應該討論具體努力的措施。」

開展改善日中關係的討論

——日本政府一貫認為,「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國際法上都是我國的固有領土,不存在領土問題」……

「我個人的見解是『沒有領土問題,但存在爭議』。自1996年池田行彥外相表明尖閣諸島是『我國固有領土』以來,政府反覆表述了這一立場。此外還有這樣的說法,稱1972年田中角榮首相和周恩來總理(均為當時)在會談中,提出『擱置』尖閣諸島問題,但因為沒有正式的文件記錄,現在對『擱置論』的有無還在進行爭論。但是,這種爭論進一步持續下去,大概也得不出結論,是非常徒然的。」

「政府40多年來一直堅持不存在尖閣擱置論,主張它是我國固有領土也有17年了,如今既不能改說存在尖閣擱置論,也不能推翻’我國固有領土’的官方見解。這樣做的話,還會失信於世界。中國方面也是了解這一點的。另一方面,事至今日中國方面也不可能承認日本的主張,也不可能放棄迄今一直堅持的有過『擱置論』的主張。」

「也就是說,對於尖閣問題,兩國政府都不可能改變歷來的主張。因而,繼續爭執也無濟於事。更重要的應該是討論兩國如何才能友好相處。為此,我提議凍結尖閣問題,待到融冰之時到來,再討論解凍問題。」

日中首腦會談,年內有三次機會

——這是個現實而成熟的解決辦法。

「安倍總理稱,對話的大門是向中國敞開的。40年前,自田中角榮和周恩來會談(1972年)後發表了《中日聯合聲明》後,一直處於斷交狀態的日中兩國恢復了邦交正常化,所以,大門本來就是敞開的。只不過各持己見,又礙於情面,要想解決尖閣問題,除了托詞大門敞開之外,沒有其他可言而已。」

「習近平領導的新一屆政府今後將執政10年,所以,重要的是兩國首腦從大局出發共同探討日中今後將如何友好相處。首腦會談的舉辦地,選在對方國家從情面上看也比較困難,比較現實的是以自然的形式在第三國舉行會談。例如,日中韓首腦會談之際,在韓國會面也是一案。屆時,在『尖閣問題暫且凍結』上達成一致並對外公布即可。如果將日中首腦意欲商討解決問題的氣氛轉達給雙方的國民,那麼國民感情也會隨之改變。」

——你認為有機會進行首腦會談嗎?

「9月在聖彼得堡舉行的G20、10月在印尼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且年內還有可能舉行日中韓首腦會議,所以,年內共有三次首腦會談的機會。屆時,安倍首相和習近平主席迴避具體事宜,即便站著交談10分鐘、15分鐘也好,相互確認『當前先凍結領土問題』並提議推進經濟交流和青少年交流即可。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一直都很重視青少年交流問題,因此十分了解這樣做的重要性。」

日韓關係更令人擔憂

「在尖閣問題上,中國有關部門的船隻侵入領海的新聞時有所聞,但我認為,從大局來看,日中關係不會進一步惡化,也不能使其惡化。兩國政府領導恐怕也具有這樣的認識。」

「從這一點上來說,較之日中關係,最近的日韓雙方找不到修復關係的契機,令人感到憂慮。圍繞日韓關係的國民感情,或許比日中更加複雜,令人擔心。扭轉日中關係的局面,也會為日韓關係帶來影響。日韓之間如果同樣也通過暫時凍結竹島問題和慰安婦問題,為修復雙邊關係創造積極條件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8月1日,於東京都內)

採訪、撰文:原田和義(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高級編輯)
照片:山田慎二

  • [2013.09.11]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