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迎來結束歷史問題的最後機會
2015年的課題

原野城治 (採訪人)[作者簡介]

[2015.04.01]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2015年,我們迎來了戰後70年這個意義重大的年份。等待著世界、日本的將會是什麼?請看多語種資訊網站nippon.com總編闡釋今年的課題。

川島真

川島真KAWASHIMA Shinnippon.com總編。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專攻亞洲政治外交史、中國外交史。 1968年生於東京。1992年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外語系中文專業。 1997年修滿東京大學研究所人文社會系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後退學,獲博士(文學)學位。經任北海道大學法學系副教授後,擔任現職。著作有《中國近代外交的形成》(名古屋大學出版會2004年)、《通向近代國家的探索1894-1925》(岩波新書中國近現代史系列叢書2 2010年)等。

美國所受的制約,中國的轉折點

原野 新年已至,請您談一談對2015年重要課題的想法。

川島 2015年,美國歐巴馬政權將面臨更加嚴峻的環境。考慮到財政問題、與國會關係等因素的束縛,恐怕無法打出各種果斷的政策。美國在各種國際政治問題上愈發難以發揮其領導作用了。雖說如此,從全球範圍來看,諸如烏克蘭問題、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的「伊斯蘭國」問題等,面對這類對世界秩序的嚴重挑戰,美國即便無法採取大膽的政策和行動,也有必要予以處理和解決。

經濟方面,為了構建全球新秩序,太平洋和大西洋地區都在推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等區域框架的規則制定工作,這些工作能否完美收官將是新一年的關注點。不過,這方面也同樣,就美國本身來說,其國內各種產業、國會、政權之間的關係如何發展,將成為影響上述工作的重大問題。

在美國所處的這種背景下來思考亞太地區問題時,可謂情況是相當複雜的。毋庸贅述,中國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中國這個國家,現在或是嘗試近似於19世紀「砲艦外交」(※1)的做法,或是提倡類似20世紀前半期那種重視主權和國境的外交,或是應對全球治理等近年來出現的課題,想方設法謀求獲得更多國家利益。毋庸贅述,如何與這樣的中國打交道是亞太地區的首要課題。

針對中國今後尤其會在東亞等「周邊」地區強烈主張主權和安全保障這個問題,面臨財政難題的美國似乎正在考慮調整包括日本在內的西太平洋地區的安全保障體制,希望藉助同盟國的力量,在保持與同盟國橫向聯繫的同時,在保持美國優勢的基礎上建立網路型的安全保障網。

美國能否很好地建起這種體制呢?美國提出「再平衡」時,不是以構建對華包圍圈為目的的。其意圖是在維護亞太地區穩定的基礎上,從這一地區的不斷發展中獲得財富。但這其中的邏輯關係則是:地區穩定才有益於獲得財富,而要實現穩定,就應該加強美國和同盟國的軍事力量。

從同盟國的角度來看,既然美國是這種思維,那麼對中國就會更加強硬;然而,現實又並非如此,於是不免讓同盟國產生無法徹底依靠之感。當然,在中國的眼中則是對華包圍圈,引發起更為強烈的不滿和排斥。當美國在亞太地區乃至整個世界上用切合自身國家利益的理論解釋政策時,必須顧及到各個地區的看法,充分考慮能否贏得全世界的信賴,這或將是一個課題。

中國自身也面臨著很大的問題。習近平政權成立於2012年,最多連任兩屆共10年,任期第一個5年即將接近尾聲。這既是總結現行政策成敗的時期,同時也是著眼於下一個5年提出新的施政方針的時期。這在經濟領域,即是所謂的「新常態」,意為不再追求過去那種年成長率10%以上的經濟發展,而是要營造一種6%、7%的成長率並不低,屬於正常狀態的印象。這相當於一種發展戰略的轉換吧。或者說是要將資金分配給地方,力圖使國內整體保持協調穩定。另外,習近平政權還在致力於人民解放軍的合理化與直接掌控,這是密切聯繫到自身權力基礎的形成的關鍵,問題在於能否順利推進。這些將決定2015年的總體方向。

而且還有香港和臺灣的民主化動向,恐怕2015年將是充滿挑戰的一年。民主主義、經濟自由化、法制等支撐著我們當今世界的基礎規則在中國將會怎樣?從長遠來看,2015年將是重要的一年。

(※1)^ 國際政治用語,指強權通過展示自身武力,迫使他國接受其要求的外交政策——譯註。

  • [2015.04.01]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聞工作者。1972年進入時事通信社,歷任政治記者,駐巴黎特派員,秘書部長,編輯局次長。之後,任株式會社JAPANECHO社社長。2011年起任現職。2006年開始任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評議員。2008年獲「義大利團結之星」騎士勳章。2009年任TBS電視台節目解說員。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