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俄羅斯文學共同走過30年
——訪群像社島田進矢先生
[2016.07.29]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Русский |

群像社是日本唯一一個專門出版發行俄羅斯文學的出版社。現在由島田進矢先生獨自經營,以「一人出版社」而聞名。我們拜訪了位於橫濱市南區的群像社,請島田先生介紹了有關群像社的成立經過及其歷史等。

島田進矢

島田進矢SHIMADA Shinya群像社社長,生於1961年。在大學學習俄語,後於1988年進入群像社,從事俄羅斯文學的翻譯、編輯工作近30年。自2000年開始擔任董事長。

諾貝爾獎風波

——群像社因為出版了獲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白俄羅斯女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androvna Alexievich)的3本書而受到媒體關注。但是由於契約上的問題,不用說加印無望,連庫存書籍都變得無法銷售。為此,還發生了在群像社網站上發表官方聲明以平息事態的一幕。它首先在推特等SNS網站擴散傳播並引起關注,後來數家全國性報紙也都進行了報道。

島田進矢 即使現在,我們也還能收到購買書籍的電話和傳真,我為他們解釋群像社不能銷售的原因。我想亞歷塞維奇的書會由別的出版社來發行(※1)。原本出版亞歷塞維奇的書,在很大程度上是出於譯者三浦綠先生(已故)的熱忱,最早出版的《從鈕扣眼看到的戰爭》一書,翻譯版權是直接從作家那裏拿到的。

在蘇聯,對著作權的認識與別的國家不同,也是出於這樣的原因,群像社一直與那裏的作家進行個人接洽並出版發行他們的作品。這樣還可免去代理人的中介手續費,群像社以可支付的最大限度的翻譯版權費來與作者進行協商洽談。

但是現在,俄羅斯的作家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後,也會有自己的代理人並通過代理人交涉各種事宜。在俄羅斯國內,也許是代理人制度還不普及的緣故,很多情況下代理人都是外國人。作為作者的代理,代理人的使命就是將利益最大化,所以有時與出版社會發生利害衝突。在日本,佩列溫(Victor Pelevin)等作家的書也是群像社先於其他出版社出版的,但現在翻譯版權費高漲,群像社恐怕已經出不起了。有關亞歷塞維奇的書籍出版,代理人在中途介入進來,這樣,僅憑我們的熱忱就無濟於事了,感覺似乎就是變成了純粹的金錢問題。

——這可能是我(秋草)的一己之見,我認為最大的難題,在於代理人未必了解日本出版界的情況。雖說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但這很快就會被人們遺忘,況且考慮到翻譯文學市場在不斷縮小的現狀,就算過一段時間大出版商出版了作者的書籍,但是否能夠期待足以盈利的銷量也令人懷疑。實際上,曾出版過亞歷塞維奇的《鋅皮娃娃兵》一書的日本經濟新聞社出版社,在作者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也沒有打算重版和增印。這樣想來,不如讓群像社支付稍高一點的版權更新費,乘著這一、兩個月的「熱潮」盡量多賣一些,結果也許會不錯。

(*1) ^ 此次採訪結束後不久,得知亞歷塞維奇的《戰爭不是女性面孔》《從鈕扣眼看到的戰爭》即將於2016年2月由岩波現代文庫出版發行。

下一頁 群像社的歷史
  • [2016.07.29]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