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京都漫畫最前線
漫畫能為世界做些什麼?
漫畫家們震災後日益活躍的協同活動
[2012.08.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藝術、音樂、時裝等多個領域的創作者們紛紛站了出來,積極伸出援手。為了描繪出未來的希望,日本與世界其他地方的漫畫家們也迅速展開了行動。

2012年3月,京都國際漫畫博物館開始舉辦“全球連環畫作家眼中的3.11- Magnitude ZERO-”展(至5月6日),展出了當月在日本發售的插畫集《Magnitude ZERO》(Mindcreators/朝日新聞出版社)中收錄的約120幅作品。

3月3日,“Magnitude ZERO”展開幕,法國的連環畫(bande dessinée(※1))原作者Jean – David Morvan先生與漫畫家Shiriagari壽先生應邀來到現場,舉行了題為“漫畫能為這個世界做的事情”的談話活動。讓我們沿著東日本大地震後漫畫界的軌跡,一同來追尋通常被視為“娛樂”的漫畫業界的那些從業人們的足跡,看看他們是如何面對前所未有的大災難,又是如何認識自身的社會責任的吧。

源於法國的呼籲激發了全世界的聲援

大地震讓日本人重新切實感受到了連帶感的可貴和強大,儘管個人的力量非常弱小,但只要將之凝聚起來,就會形成巨大的力量。來自全世界的支援和鼓勵讓我們認識到,這種連帶感不僅限於日本國民之間,它還超越國界廣泛聯繫著世界。

Jean – David Morvan先生

可以說,“Magnitude ZERO”正是這種思想的結晶之一。地震發生半年後的2011年9月,支援地震重建的插畫集《Magnitude9》在法國開始發售,它促成了本次主題作品的出版和相關展覽活動的舉辦。

本次的“Magnitude ZERO”展覽作品由海外插畫作家向《Magnitude9》投稿的作品和日本插畫作家新創作的作品共同構成。除了向參與《Magnitude9》的各國創作者表示感謝外,展覽還顯示了日本將不負眾望,“決心從頭再來”的意志。

3月11日大地震當天,《Magnitude9》的策劃者Morvan先生身處東京吉祥寺。經歷了劇烈的晃動後,又在電視上看到了海嘯造成的悲慘景像,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他馬上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並與同在東京的同行謝爾凡・倫貝爾先生以及總部設在法國的插畫專業社區網站“CFSL”取得了聯繫,啟動了在部落格上徵集聲援災民的插畫的活動項目。這一活動得到許多人的響應,3週之內,共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2,700幅作品。最終,活動組織者選取了其中的250幅製成《Magnitude9》出版。

為何產生了如此巨大的反響,Morvan先生解釋說:“世界各地的插畫作家都受到過日本漫畫的影響,大家都很喜歡日本。”“與電影相比,漫畫和插畫的創作成本要低廉的多,時間也更短。這是一種巨大的力量。”正如他所言,得益於大家的迅速行動,日本在第一時間就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鼓勵。

海外的創作者們是如何表現前所未有的災難的呢?包括流著血淚的女性圖畫在內,不少投稿都出現了在日本會被認為太刺激的形象。對此,我們當然也可以說是由於這些創作者具有不同於日本人的美感,具有更高的表現自由度,但確實他們與遭受實際打擊的日本之間存在著一種難以跨越的“距離”。

因此,在選定刊登作品時,Morvan先生也十分謹慎。“在推進項目進展時,我們給予了相應的關注。尤其是盡量避免了涉及核電廠。由於核電廠在法國也是一個重大問題,所以有可能大家的關注點會集中到這個方面。我們希望保持最初的宗旨,那就是要向災民表達心意”。我們可以感受到這是一種溫馨的關懷,這與在核事故問題上偏好進行過度的、煽動性報道的外國傳媒的舉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地震後迅速行動起來的日本漫畫界

對此,日本漫畫界的情況又是如何呢?他們的反應極其迅速。京都國際漫畫博物館的伊藤遊研究員稱,地震剛發生後不久,漫畫家、出版社和書店就積極行動起來了。

以《灌籃高手》和《浪人劍客》而知名的井上雄彥先生,在地震發生後的第二天就​​展開了行動。他創作了一個以人們的笑容為主題,名為“smile”的插畫系列,並不斷上傳到Twitter上。

在三宅亂丈先生的倡議下,由多位著名漫畫家參與的名為“地震這個混蛋!!作戰”的策劃項目,該項目也是誕生在地震發生後的第二天。面對前所未有的悲慘事件,儘管深刻體會到了“作為娛樂界從業者的無力”,“但仍要努力做一些漫畫力所能及之事”,大家懷著這種決心,不斷釋放出鼓勵災民的插畫訊息。

Shiriagari壽先生

出版社也對人們對於地震和核電廠事故的關注做出了敏銳的反應。

創作於上世紀70年代,刻畫了一位在大地震中生存下來的少年形象的漫畫《Survival》(Saitou Takawo作,LEED社)得以復刊,並被擺放到了便利商店中,這距離地震發生還不到2個月時間。銷售所得的一部分被作為支援重建的善款捐給了有關方面。

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後的1988年,山岸涼子女士推出了考問核電廠功過的《Phaethon》(潮出版社),福島核電廠事故發生後不到兩週的時間內,這部作品也被放到了網上免費公開,許多人都閱讀了該作品。 (Phaethon

回憶起大家反應迅速時,參與了“地震這個混蛋!!作戰”的Shiriagari壽先生說:“(除了山岸涼子這樣的例外)過去,漫畫家很少會發出社會性的言論。即使是9.11事件時,漫畫界也幾乎沒有什麼動作。不過,此次還出現了核洩漏問題,因此大家都感到事情與自己關係密切。由於Twitter和部落格的存在,漫畫家們不再需要通過出版社就可以直接表達個人的情緒了,這也是一大變化。”

Shiriagari壽的畫作

 

“那一天”之後,漫畫將何去何從

自2002年4月以來,Shiriagari壽先生就在朝日新聞晚報上連載四格漫畫《地球防衛家》,地震發生後,他一直在通過這個連載來刻畫日本所面對的情況。他表示:“長久以來,我都是抱著一種描繪日常實際感受的態度,所以不可能對地震視而不見。不過,我注意到大家都有各自的觀點,如果說核能是安全的,有些人會不滿,而如果說那是危險的,又有另一些人會不滿。此外,如果要讓人發笑,必定會存在被取笑的對象。無論取笑誰,他都會受到傷害,我不想這樣做,所以採用了取笑主角的形式。”

Shiriagari壽先生在地震後描繪的漫畫被整理形成單行本《那一天之後的漫畫》(ENTERBRAIN),於2011年7月出版發售。其中收錄的《海邊的小村》是月刊COMIC BEAM刊登過的作品。作品選擇了地震剛發生後不久這一時機(該期刊物於2011月4月12日發售),刻畫了大地震發生50年後,已實現能源轉型並拋棄了物質富裕的人類世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每當我思考漫畫家可以做些什麼的時候,腦海中就會浮現出科學家們向人們解釋核電廠事故影響的情形。儘管科學家會拿出各種數值,但有的人會接受這些數字,有的人會否定,有的人會無動於衷。這是一個個性化的時代。我想表現這種時代的氛圍。我覺得漫畫必須描繪這些數字代表的未來。即使現在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如果想到50年後,或許就能看到希望。懷著這種想法,我創作了《海邊的小村》。”

通向數字的未來,科學的彼岸

如果說政治的作用在於解決現實課題,傳媒的作用在於提出問題,科學的作用在於分析情況、尋找解決方法,那麼,漫畫則擁有一種特殊的力量,能夠完成它們無法完成的事情。那就是向災民表達關懷,即使是幻想,也要描繪出對於未來的希望。

在充滿不安、不滿和悲傷的日子裏,漫畫為人們帶來了點滴歡笑和快樂。讓人們對核電廠及核輻射等難題展開了思考。此外,它還超越了語言的局限,將世界人民的感情聯繫在了一起。今後,“漫畫能為這個世界做的事情”還將變得更多更多。

採訪、撰文:矢田明美子
攝影:伊藤信
協助:京都國際漫畫博物館
插畫圖片提供:Mindcreators/法國駐日本大使館

(※1)^ bande dessinée在法語中用於表示廣義的漫畫,同時,也指代在法國和比利時發展起來的一個漫畫領域,與美國的“COMIC”和日本的“MANGA”相區別時也採用這一說法。在這種情況下,經常摘取首字母,稱作“BD”。多為全彩的大開本畫冊。

  • [2012.08.03]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漫畫「文化」發揮的作用出生於德國的Jaqueline Berndt教授是日本漫畫研究的學術帶頭人。站在美學研究者的角度,將漫畫作為「視覺藝術」進行觀察研究,這對於從小喜好漫畫的日本人來說,既新鮮又富於刺激。
  • 京都的新名勝——漫畫博物館漫畫堪稱現代日本文化的代表,在古都京都有一座以漫畫為主題的綜合博物館。這個集博物館和圖書館功能於一身的廣闊空間,既是研究基地,又是娛樂場所,充滿了無限魅力。我們將帶大家一起來探訪京都的這張新“面孔”。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