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與人相依相隨的日本機器人
活躍在福島核電廠的「Quince」
日本東北大學田所諭教授製造的「有用」工具
[2012.10.2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災害處理機器人「Quince」作為日本國產機器人首次投放使用於核電廠。經改良後的機器人,在高輻射量環境中的代人作業方面,取得了巨大成果。

2011年3月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其善後處理工作受到全世界關注。儘管大家都想儘早開展廢爐工作,但是核反應爐廠房內輻射量極高,人類很難在裏面長時間作業。於是引進了「災害處理機器人」,它在人類無法接近的地方開展了溫度濕度的數據測量、視訊拍攝等工作。

日本國產機器人,首次在福島第一核電廠作業

具備世界最強廢墟穿越性能的災害處理機器人「Quince」

活躍在現場的機器人當中,有一個名曰「Quince」,是由日本千葉工業大學、國際救助系統研究機構、日本東北大學等聯合開發的。此機器人原本就是為了應對地震、火山噴發等自然現象引發的災害,因此在臺階或條件惡劣的道路上,具有出色的行進性能。

為了能在核反應爐廠房內使用,研究人員對其耐輻射性進行了仔細測試,並作了部分改良。 2011年6月投入使用的Quince1號,實施了廠房內粉塵的取樣作業、2號核反應爐廠房5樓的拍攝和輻射量測量等。但由於無線信號中途中斷,目前沒有使用。經過改良的Quince2號和3號由日本千葉工業大學從2012年2月開始投放到現場。

根據用戶的需要,讓機器人不斷升級

開發Quince的日本東北大學田所諭教授稱在這次嚴峻的考驗中有了新的發現。

「用戶不知道機器人有何作用,研究人員也不清楚現場需要什麼,因此雙方的溝通交流必不可缺。就像用戶會根據自己的使用方法不斷升級智慧手機那樣,機器人也應該在用戶使用過程中,隨時添加所需功能,使其不斷升級。」

田所教授長期以來一直在和消防、防災的專家們以及災害處理機器人的用戶共同進行研究開發。然而開展個別交流的草根式活動已走到盡頭。田所教授呼籲,為應對類似這次的緊急災害,有必要成立能夠讓多領域成員共同開展活動的研究開發基地。

讓機器人造福於人類

田所研究室開發的「Active scope camera」(下面一張是攝影機部分的放大照片)。該攝影機具備纖毛振動驅動機構,在遍布瓦礫的災區也能發揮出色的行進性能

該基地製造的機器人是什麼樣的呢?田所教授心中的理想機器人又是怎樣的呢?

「用戶需要的是能夠提高人類災害處理能力的方便工具,所以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滿足這個需求。對機器人是否應該是人形、是否應該是自控型等討論,用戶是沒有興趣的。如果硬是要給機器人下一個定義的話,那就是『融合了機械、電子(感測器、電路等)、資訊處理、人機介面四要素,並且有效發揮功能的物體』。我想製造的是有助於人類的物品,名字叫不叫機器人都無所謂。」

對機器人一詞的理解因人而異。不過正是因為存在多種思路,機器人領域才蘊藏著以各種形式發展的可能性。而下定義則容易限制機器人的發展。

Quince代替人類在危險區域作業,在降低作業人員遭受輻射等方面做出了貢獻。即使它不在人們身邊,但也總是與人同在,相依相伴。

採訪、撰文:林愛子
攝影:大久保惠造

  • [2012.10.29]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大家熟知的「那些機器人」有關企業一直在競相研發人形機器人。機器人由幫助人類的「工具」,向討人喜愛的「夥伴」轉變。這裏將介紹一些業已成為學術機構和企業「代言人」的「著名」機器人。
  • 惹人歡心的「小熊型社交機器人」富士通研究所(總公司位於川崎市)開發的小熊型社交機器人能表達豐富的感情,並觀察人的眼神做出各種反應。人們期待這個機器人,在養老院中能對照護老年人發揮作用,並有助於兒童的感性教育。
  • 「學天則」——第一個東洋機器人學天則是大阪每日新聞社社論委員西村真琴於1928年製造的「人造人」,被稱為第一個東洋機器人。在它身上,我們可以找到人形機器人的「根」。
  • 研究人員夢寐以求的盛典,RoboCup拉開戰幕人形機器人足球隊戰勝人類的世界杯冠軍隊——以這個異想天開的目標起步的研究計劃就是「RoboCup(機器人世界杯)」。5月在大阪舉行的2012年日本公開賽盛況空前,有73支隊伍、456人參加了比賽。
  • 從活動玩偶看日本人與機器人的關係製作靠發條結構驅動的活動玩偶,盛行於日本的江戶時代。讓我們通過那些室內娛樂助興用的活動玩偶,尋找日本機器人技術開發的起源。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