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本的祭祀活動(3)青森佞武多祭
“佞武多迷”的熱情讓祭祀熱鬧無比
[2012.09.2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巨大的人偶燈籠在街上移動,頭頂華麗斗笠的舞者翩翩起舞。在青森的佞武多祭期間,北國的人們將漫長冬天裏積蓄的熱情盡情釋放。在當地,那些酷愛佞武多的人們被稱作“佞武多迷”。



佞武多 執扇人,牽引手 演奏者

點擊插圖,進入各種人物的故事。

夏天臨近了,整個青森將進入“jawamegu”。“jawamegu”是津輕方言,意思是熱血沸騰,內心激動不已。這當然是因為每年8月2日-7日舉行的青森佞武多祭(七夕燈節──譯註)的緣故。

青森佞武多祭與淺草的三社祭和博多的祇園山笠不同,並不是寺院或神社的祭祀儀式。關於它的起源,有很多種說法。青森縣立鄉土館是這樣解釋的:“日本自古以來就有一種祓除的習俗,在七夕和盂蘭盆節等期間,將世間的不潔、不淨放在人偶和燈籠上順水流走。在東北地區北部,通常的做法是,在祓除污穢的同時,將夏季的睡魔也一併放在燈籠裏順水漂走,這種儀式被稱作‘趕睡魔(nemurinagasi)’。後來,‘趕睡魔(nemurinagasi)’這個詞就漸漸演變成了‘佞武多(nebuta)’這個詞。”除了以人偶燈籠為特點的青森佞武多祭,還有扇形燈籠的弘前佞武多祭,五所川原市的巨型花車佞武多祭等,不同地區派生出了不同形式的燈籠。

青森的佞武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開始向巨型燈籠發展,現在的佞武多高約5公尺,寬約9公尺。在方木材骨架四周用鋼絲搭建起框架,貼著邊框用手將和紙一張一張地貼好,紙張不能重疊。內部安裝了大約1,000個燈泡,通電後整個人偶會發亮,鮮豔的原色和遒勁的墨繪線條在夜晚的街道格外醒目。台車上裝有發電機供電,重達4噸。祭祀活動達到高潮時,將有大約20台(※1)巨型佞武多行駛在街道上。

與寺廟和神社的祭祀儀式無關的青森佞武多祭能發展至今,應當歸功於當地無數的酷愛佞武多的“佞武多迷”們的熱情。

雪白的冬天催生了對原色的渴望

佞武多設計師:竹浪比呂央

佞武多燈籠師是統籌整個佞武多製作過程的人,從思考題材,繪製草圖,到搭建骨架,貼紙,著墨,上色,一直到最後佞武多製作完工,都是設計師的工作。直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為止,佞武多的製作都是由當地的木工和擅長繪畫的人義務製作的。後來,廣泛採用電燈和鐵絲等工具來實現細膩的表現後,又出現了專業的“佞武多設計師”。

佞武多沒有設計圖,全憑設計師心中的構圖。2012年成功繪製了3台佞武多的竹浪比呂央認為,佞武多的魅力在於“能夠自由地表現”。尤其是對於色彩,他有著強烈的執著。

竹浪比呂央製作的《東北之雄 阿弖流為》 (圖片提供:JR佞武多祭實施項目)

“在漫長的冬天,津輕的人們一直都生活在白雪皚皚的世界中。或許正是對顏色的飢渴產生了運用鮮豔原色的佞武多。我在構思作品時也總是先從‘顏色’的印象入手。就像這次的《東北之雄 阿弖流為》(JR佞武多祭實施委員會),首先我由題材聯想到了‘紅色’,為了更有效地使用紅色,我又想到可以使用火焰,就這樣,各種創意接踵而至。不管是多麼漂亮的顏色,如果塗得太厚,光亮就透不出來了。要時刻提醒自己,晚上點亮佞武多時怎樣看起來最好看。塗蠟的手法可以控制佞武多的透明度,這種技術源於沒有電燈、還在使用蠟燭的時代,今天仍然在採用。”

還要注意一點,觀眾是在10公尺之外欣賞佞武多,所以我要考慮佞武多在十公尺之外的觀眾眼裏是怎樣的效果。

“我會常常思考觀眾是以什麼樣的視線來欣賞的。當人們坐在這裏,抬頭仰望佞武多時,怎樣才能讓人感受到最強的震撼力?這取決於製作者看過多少佞武多。”

剛剛貼完紙的純白佞武多。人偶的表情借助陰影表現出來。這是在上色之前的一瞬間才能看到的藝術品。

竹浪小時候就開始去佞武多製作室,最初是製作地區的小型佞武多。他靠藥劑師的職業維持生計,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將來要製作巨型佞武多!”他的許多作品都獲得了好評,現在“佞武多設計師”已經成了他的本職工作。

“我覺得設計師的生活方式比藥劑師更適合我。不過現在我有時還會穿上白大褂打打零工(笑)。事實上,許多佞武多製作者都是一邊做著其它工作一邊製作佞武多的。即便是能夠獨當一面的設計師,他的生活也沒有保障。但還是有很多人喜歡做這一行,這說明佞武多本身很有魅力。”

竹浪不僅製作佞武多,還致力於指導新人。他將佞武多作為一種藝術品,而非祭祀的道具加以推廣。他設立了佞武多研究所,接收立志做佞武多設計師的年輕人,並且積極地在國外發表作品。

“去匈牙利時,木頭和紙做的巨大佞武多移動在石築的街道上,給人一種深刻印象。當地的傳媒認為這是紙的藝術,燈光的藝術。還圍繞以原色為主的顏色使用方法向我提了許多問題。在美國的洛杉磯,看慣了光電裝飾的浮舟等出場的豪華遊行隊伍的美國人,在點燈的瞬間竟然發出了‘哇’的驚嘆聲,反而把我嚇了一跳。後來才知道,他們沒想到那麼大的佞武多裏竟然裝了電燈。我當時就想,一定要讓全世界都領略到佞武多的魅力。”

讓佞武多“活”起來

執扇人:SUNROAD青森常務理事 櫛引淳治

2011年佞武多大獎的獲得者是“SUNROAD青森”。同時還獲得了運營•舞蹈獎。

“佞武多大獎”是一個綜合獎項,主要考察佞武多的製作水準,同時兼顧運營•舞者、演奏者等項目,綜合評判後授予最優秀的團體。無論佞武多製作的多麼精美,如果無法讓它活動起來吸引觀眾,是得不了大獎的。

“SUNROAD青森”是匯集了當地商店的購物中心,已經連續30年參加佞武多祭了。憑藉佞武多製作界的最高權威千葉作龍創作的佞武多和其自身在當地的凝聚力,每年都會入選前幾名,是名副其實的強手。在準備祭祀期間,常務理事櫛引淳治是運營團體方的負責人,負責與佞武多製作者以及演奏者等各方面人士進行交涉。

到了正式表演時,他的身份是“執扇人”,負責指揮佞武多移動。櫛引說:“喜歡佞武多的人,最後都想做‘執扇人’。我幫過製作佞武多,敲過太鼓,做過舞者,當過牽引手,與佞武多有關的所有角色我都體驗過,最後當上了‘執扇人’。讓佞武多按照自己的想法移動,向觀眾們展示,這對我來說是極大的樂趣。”

千葉作龍作品《奧州平泉之榮華 阿弖流為與清衛》 (圖片提供:SUNROAD青森)

做執扇人最重要的是“要讓佞武多活靈活現的動起來”。“在正式演出時,關鍵是如何讓牽引手按照指令展示出渾然一體的感覺。”櫛引說道。

按照慣例,SUNROAD青森的牽引手都是高中生。

“牽引手需要有充沛的精力。上了三十歲的人有點吃不消。如果單看體力,大學生也能勝任,可是他們已經知曉酒的美味,而祭祀期間的誘惑又很多。所以還是高中生最合適。而且只要年輕時參加了佞武多祭,就再也離不開它了,到了夏天,他們就會返回青森來。”

佞武多加深了親情

演奏者:福崎由美、夏戀

佞武多祭上演奏者使用的樂器有三種:太鼓、笛子和手鉦。Maruha Nichiro 佞武多會演奏樂隊“海鳴”的若井曉會長自豪地說:“演奏樂隊演奏的音樂將佞武多祭的氣氛推向高潮,我們都擁有一種自豪感。”雖然每個團體都會演奏這種與“啦賽—啦—(rassera)”的吆喝聲相應和的獨特旋律,但是“我們會根據不同的主題變換節拍。去年的作品主題是慶祝東北新幹線開通,所以節奏快了一些。今年的主題則是‘金剛力士’,所以會演奏得凝重一些。”

和需要體力的牽引手都是年輕男性不同,演奏者中男女老少都有。在樂隊“海鳴”

裏,還有很多像福崎由美和夏戀母女這樣兩代人參加的。夏戀還在上高中,可她沒有參加任何課外活動,而是和母親由美一起在樂隊練習。因為她覺得“比起和朋友們一起玩,更喜歡在樂隊練習。”由美告訴記者:“這孩子一歲的時候,我曾經抱著她跳舞,結果發現無論演奏的聲音多大,她都能睡著,而且露出很愜意的表情。當時我就覺得這孩子肯定會喜歡上佞武多。後來,我想讓她和祭祀有進一步的接觸,就建議女兒和我一起練習笛子演奏。沒想到她很快就能吹奏的相當出色了,比我當時學得快多了。”母女兩人異口同聲地說:“今年一定要拿到大獎,去海上游行!(※2)

成就感源於觀眾的享受

執行委員長:若井敬一郎(青森觀光convention協會會長)

青森佞武多祭執行委員長若井敬一郎說:“我年輕時也當過舞蹈者和演奏者,享受過祭祀的樂趣。現在位置跟過去不一樣了,發現自己樂在其中固然重要,但更喜歡看到人們開心享受祭祀的笑臉。在祭祀中,最重要的是讓所有人都能享受到樂趣。我們的成就感來自於舞者、觀眾,所有人的享受。”

另外,“從7月份開始,在幼稚園、托兒所、小學等舉辦兒童佞武多。如果拿棒球作比喻的話,兒童佞武多是小聯盟,大型佞武多則相當於大聯盟。孩子們從小就和佞武多親密接觸,長大後都會成為‘佞武多迷’。”

只要參加過一次,任何人都會成為“佞武多迷”。或許這就是青森佞武多祭的魅力所在吧。

攝影:KODERAKEI
插圖:秋葉AKIKO

(※1)^ 2012年有22台。

(※2)^ 祭祀的最後一天,7日晚上,獲得大獎的5台佞武多將乘坐駁船在海上游行。屆時將有一萬發煙火在夜空綻放,構成祭祀的最後一章。

  • [2012.09.25]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