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世界漫畫的盛典
Emmanuel Lepage——凝視內心世界的旅人
[2013.08.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2012年獲文化廳媒體藝術節漫畫優秀獎的法國BD作家Emmanuel Lepage。2012年11月初次訪日,與大師大友克洋暢談漫畫、走訪福島並與眾多漫畫愛好者進行了交流。

Emmanuel Lepage

Emmanuel Lepage1966年生於法國•布列塔尼。1986年憑《凱爾文冒險記》正式登上漫畫舞台。此後經手的作品有20多部。 1991年至1998年發表了系列5卷作品《Névé》(原作Dieter)、1999年《無罪的土地》(原作Anne Sibran,日文版收錄於飛鳥新社euromanga 第8號),深受好評。《Muchacho-革命之路》(日文版由euromanga出版)獲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節漫畫部門優秀作品獎(2012年)。最新作品有《車諾比之春》(2012年,日文版尚未發行)。

與仰慕已久的大友克洋對話

「不知道這就是日本人的工作方式……,看來今天是1分鐘都不讓我輕鬆了!」

作為嘉賓受邀參加世界漫畫節(2012年11月18日,東京國際展示場)的當天,在現場訪談、簽名會之餘接受采訪的Emmanuel Lepage,發出了法國人在為難時常有的「噗— —」的一聲嘆息。不過他的眼角依然流露著親和的微笑,舉起工作人員送上的紅葡萄酒酒杯,詼諧地說:「SUNTORY・TIME!」(以東京為舞台的美國電影《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中主角的台詞)。採訪就這樣,如同小憩中的閒談,在輕鬆的氣氛中開始了。

「這是非常充實的一天。遺憾的是沒有時間在會場裏走走了。不過,午飯是和大友克洋一起吃的!真讓我激動啊。要知道,我以前就一直是他的讀者啊。在法國正式翻譯出版的第一本日本漫畫就是他的《AKIRA》。現在法國出版了大量日本漫畫,但那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在這樣的作者面前,我感覺好像返回到了自己的年輕時代。之後漸漸地作為同行我們聊起了故事情節的展開、繪畫技法等等。能和崇拜對象平等地談論工作,太感動了。」

在福島感受到的恐懼和憤怒

——在日本期間,聽說行程緊張,但您還是去了福島。

「是來日本後突然決定的。我隨同記者,乘巡邏車走訪了飯館村等避難地區。去的前一天還在為演講等奔忙,所以幾乎沒有做好精神準備。為此,到了福島,坐進車裏,才終於體會到自己處身在怎樣的地方。那是在看了放射量測定器的瞬間,四年半前在車諾比感受到的同樣的恐懼重新浮現在腦海裏,是與那時完全相同的一種感情。但是,僅有一樣不同。那就是在恐懼之後立刻湧上心頭的憤怒。這不是等於人類從車諾比事故中沒有學到任何東西嗎?!當時我懷有這樣一種強烈的憤怒。」

選自《車諾比之春》 Un printemps à Tchernobyl ©Futuropolis

——2008年您在車諾比附近的村莊了待了3週,去年法國出版了您根據當時的體驗創作的《車諾比之春》。

「應某市民團體的要求,以素描的形式出版了逗留記,用出版收入招待遭受輻射的孩子們訪問法國,就是這樣一個計劃。雖然素描畫冊出版了,但我的感受沒有得到反映,對此深感不滿。我想到了把它畫成BD,這樣,我自己可以作為出現在作品中,選擇以第一人稱來敘述的形式。法國近年來出現了運用報道文學手法的BD。我本人相當主觀,所以不同於新聞寫作。我喜歡旅行,也喜歡在外出地畫素描。車諾比這個特別的地方,當然是舞台,但或許是它,讓我嘗試把旅行、素描、BD或者人生本身… …,這些在我心中曾是孤立而重要的成分結合為一體。」

從詩人的肖像畫中得到啟發

——在剛才的訪談中,您說「結果,是通過出場人物來談論自己」

「即使畫的是虛構的人物,實際上講的是個人的事情。我總是試圖描繪出場人物的內心世界。要使人物生動而真實,最好的方法是用自己的感受或者體驗去創作,我認為這樣才能畫好人,不是那種定型的人物形象。比如,剛才會場上有好幾百人,大家都坐著,但每個人的坐姿都不一樣。也就是說,從一個坐姿上,畫出只有那個人才具有的某些東西。如果不去探究這類種種微不足道的要素,我想,那就畫不出栩栩如生的人物來。」

——一位來簽名會的年輕女性說,您的作品體裁和她以往讀過的漫畫截然不同,甚感震驚。

「我一直想在BD中引進一些新的東西。運用文學、電影這類不同的故事敘述方法,甚至是藉用日本漫畫的手法等,都是可能的。總之,你要時刻保持好奇心,並對不同領域也多加關注。比如,創作《Muchacho-革命之路》的主角Gabriel,我是從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的繪畫中的詩人蘭波(Rimbaud)の肖像(※1)上得到靈感的。我受到那幅畫中蘭波的姿勢、視線等的啟發,由此想像並描繪了Gabriel這個人物,為這位主角進行了加工潤色。我就是這樣去尋找表現方法的。」

日本漫畫與BD,相互影響和促進

——此次在日本期間,有關日本漫畫與BD區別的提問一定很多,你沒有感到厭煩嗎?

在世界漫畫節的簽名會上,為每個人精心描繪插圖的Emmanuel Lepage。旁邊是《Muchacho-革命之路》的翻譯大西愛子

「怎麼會厭煩呢。即使同一個問題被問了10次,但對方可是第一次聽我回答啊。我小時候,BD規定一冊為46頁。當然,故​​事情節發展很快,省略很多。所以讀者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圖畫,充分發揮著想像力去讀的。然而看日本的漫畫,猶如置身於故事的發展並隨著數千頁的「大浪」起伏漂蕩的感覺。我正是為此被大友的作品所吸引,它有一種驚人的感染力。日本漫畫在法國出版以來,BD也受到它的影響,在構思的自由度、故事情節的長度等方面,選擇性在漸漸擴大。」

——這次和眾多漫畫愛好者進行了交流,這也成了您的作品以及法國的BD為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的一個機會吧。

「這是我第一次來日本,除了漫畫節的活動外,還參加了各種講演會、研討會。每次都有很多人到場,使我感到自己的作品逐漸為人接受。我猜,有很多讀者是在這個會場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的。就像日本漫畫影響了法國的年輕BD作家那樣,希望BD也能對日本年輕漫畫家起到一些促進作用。大家都去作同樣的東西毫無意義,重要的是要創造出新的表現方法。」

攝影:花井智子

(※1)^ 法國畫家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1836-1904)的作品「桌子的一角(Coin de table)」(1872年),描繪的是和七位詩人、作家圍聚在桌子一角的18歲的詩人蘭波(Arthur Rimbaud)。

  • [2013.08.07]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彼特&史奇頓 為了不斷創作憑《Les Cités Obscures(矇朧城市)》而榮獲文化廳媒體藝術節漫畫大獎的彼特和史奇頓。我們請號稱特喜歡日本的這兩位歐州漫畫名搭擋談了他們長年來的創作秘訣。
  • Bastien Vivès——法國漫畫的未來2013年7月,以《氯氣的味道》闖入日本漫畫界的法國80後漫畫作家Bastien Vivès。去年在參加「世界漫畫節」首次來日之際,他向我們娓娓而談自己對日本的印象。
  • 現場訪談記:日本漫畫大師vs歐州BD軍團 浦澤直樹之卷現場訪談令「世界漫畫節」會場熱氣沸騰。在第二場裏,請看浦澤直樹與法國、比利時的BD代表人物彼特(Benoît Peeters)和史奇頓(François Schuiten)這對著名搭檔的精彩對話。
  • 現場訪談記:日本漫畫大師vs歐州BD軍團 大友克洋之卷在東京舉辦的「世界漫畫節」現場訪談中,聞名世界的大師大友克洋向2位法國人氣作家提出了各種問題,將一個獨具特色趣味盎然的歐州BD(連環漫畫)展現在眾人面前。
  • 漫畫並非日本獨有!全世界都在看日本的「Manga(漫畫)」,而日本人對海外連環畫卻沒有太大興趣。這裏難道也存在現代日本人「不願走向海外的意識」?為改變這種情況,一位法國人站了出來。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