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小津安二郎 逝世後半個世紀的重新發現
從圖像學解讀小津安二郎

渡邊玲子 [作者簡介]

[2014.06.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人們一直嘗試用各種方法解讀小津電影。在小津誕辰110週年、逝世50週年之際,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的影像中心舉辦了一個展覽,意圖通過「圖像」這個切入點,來掌握小津其人及其作品,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

為紀念電影導演小津安二郎誕辰110週年及逝世50週年,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影像中心舉辦了展覽「小津安二郎的圖像學(※1)」。這是個十分有趣的展覽會。

該展覽試圖從繪畫、設計、文字、色彩等「圖像學」觀點重新解讀小津的魅力。它不僅展示了電影作品資料,更展示了小津從幼年至晚年,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場景所留下的足跡。從這裏人們可以看到,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私人生活中,小津對「美」都有著執著的追求。小津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現在觀眾面前。

熱愛繪畫

小津作 扇面畫箋《貴多川》(江東區古石場文化中心藏)

展覽最先展示的是小津從祖父那裏繼承的一幅浮世繪。小津對這幅畫十分珍視,甚至曾把它帶到松竹大船電影製片廠的導演工作室。1952年電影廠發生火災時這幅畫死裏逃生,躲過一劫。繪畫上隱約灼烤過的痕跡正是那段歷史的寫照。

小津和繪畫大師們有著親密的交往。在《彼岸花》(1958年)、《秋日和》(1960年)、《秋刀魚之味》(1962年)等彩色電影作品中,觀眾們可以看到橋本明治和東山魁夷的真跡不經意間自然而然地出現在影片中。

影片中還有小津本人的畫作。小津在上小學時就畫過鴿子、植物等精緻的素描,展現出非凡的繪畫才能。

超群出眾的美術天賦

《山中貞雄腳本集》(1940年)

小津最重視畫面中人與物的構圖,他在繪畫設計方面也發揮了卓越的才華。小津十八歲時製作的「郵票畫框」便顯露了這種才華的萌芽。他把收集來的郵票粘貼出一種全新的感覺,完全有別於一般收藏家,堪稱「作品」。這樣灑脫的品味讓人不由得甘拜下風。

《大小姐》(1930年)、《淑女與髯》(1931年)等初期作品,宣傳畫和廣告是由當時松竹宣傳部的河野鷹思(1906-1999)參與製作的。河野後來還做了東京和札幌兩屆奧運的設計委員,是日本美術設計界的先驅。小津無疑對河野那充滿都市氣息和幽默感的設計品味產生了共鳴,並從中受到激勵。

從小津的書籍裝幀上也能窺見其非凡的美術才能。為悼念山中貞雄導演去世而編纂的《山中貞雄腳本集》的裝幀設計中,就使用了小津設計的、同時也被用於日本電影導演協會徽標上的無限大標記「∞」。小津曾經和山中在戰地重逢,這讓人感受到他對這位年僅28歲就離開人世的友人的思念之情。

端正的筆跡傳遞出的品格

當你看了小津安二郎寫的字,就會明白「字如其人」這句話的道理了。少年時代的作文、習字、寫給家人和朋友的明信片、每部作品的筆記、日記、門牌等等,從這些字跡端正而別具韻味的手寫文字中,可以感受到小津的人品。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張明信片(複製品)。它是小津寫給經常在他的晚期作品中出任角色的演員佐田啟二的女兒中井貴惠(女演員,演員中井貴一的姐姐)的,當時她才4歲。明信片上畫著中井家人一起跳「蘇達拉小調(※2)」的可愛插畫。這不僅展示了小津和中井一家關係親密、十分交好,還能看出小津是多麼畫藝高妙,和藹可親。

還有,戰後黑白影片中的題詞與演職員表,是由小津親筆寫在麻布上的,這早已為人熟知。這次並列展示了8部作品,你可以通過比較,看到布料紋理的粗細不同所導致的字體的微妙差異,​​這也非常有趣。

(左)小津親筆書寫的小津家門牌(複製品,鎌倉文學館寄存),(右)明信片中井貴惠收(1962年,複製品,貴貴事務所提供)

講究色彩

直至1958年的《彼岸花》,小津一直都沒有拍彩色電影。這正可以說明他對色彩有著強烈的執著,你只要看一看《彼岸花》片中服裝的參考布料,以及松竹4部彩色電影的所有演職員表,就能夠體會到這一點。

小津親筆書寫的腳本《東京暮色》(1956年)(川喜多紀念電影文化財團寄存)

小津在拍電影的時候,必備「三件套」——親筆書寫的腳本,分鏡頭腳本和拍攝腳本。可以想像他是一邊在筆記本上抄寫腳本,一邊把每一個鏡頭印刻在腦海裏的。

其中,分鏡頭腳本上畫的出場人物和每個鏡頭都用顏色區分,充滿了色彩感和設計感。小津用顏色區分鏡頭種類,這是他獨創的記述方法,「既有實用性又很自然灑脫,從中可以窺見小津獨具特色的工作方法。」(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影像中心主任研究員岡田秀則)

《大學是個好地方》(1936年)這部作品的底片已經遺失,但在分鏡頭腳本上,甚至記錄了底片的英尺數。岡田先生說,這應該是拿來記錄的,不過上面的記載太詳細了,根據它似乎都可以復原出電影來。這番話恰如其分地表達了小津的認真精神。

小津的分鏡頭腳本《秋刀魚之味》(1963年)(川喜多紀念電影文化財團寄存)

構圖之妙

《彼岸花》片中服裝的參考布料(1958年)(川喜多紀念電影文化財團寄存)

展覽的最後一部分的內容,是以松竹大船電影製片廠美術指導濱田辰雄保存的資料為中心構成的。對於重視畫面構圖的小津來說,房型的協調性是次要的。看看《彼岸花》的布景設計圖,你會發現那是一間走廊特別長的「奇特」的房子。一般來說,在攝影棚拍攝時,因為拍不到房間的天花板,所以布景都不做房頂的。但是,小津攝製組多用低位攝影,有時會特意製作一個屋頂。

做窗簾剩下的碎布頭,紙拉門上用的貼紙樣本等,都貼在了剪貼簿上。正是因為這類資料留存了下來,在數位復原作品時才能更為忠實地重現當時的色調。

《秋日和》布景照片(厚田雄春舊藏)

《秋日和》和《秋刀魚之味》的布景照片也很有看頭。這是研究小津工作推進方法的極其珍貴的資料。小津會在開拍前特定一個「影棚布置日」,將那些小道具,像是酒瓶、棋盤上的棋子等十全十美地布置停當,然後用與正式拍攝相同的機位拍攝下來。如果道具布置不滿意,他是絕不會讓演員進影棚拍攝的。我們可以看出小津在美術方面是如何著實做足事前準備工作的。

本次展覽還特意為觀眾準備了拍攝紀念照的環節。一個是一幅巨大的背景畫(左下方),再現了《秋刀魚之味》中酒吧林立的小巷,店家的招牌自然是小津的設計。另外,在會場大廳還再現了同為《秋刀魚之味》中的燈籠型店鋪招牌,也是由小津設計的。當你蹲下來看時,可以實際體驗到具有小津特色的低位攝影效果(右下方)。

看實物時感覺明顯過大的招牌,一旦攝入鏡頭畫面,不會有任何不協調感。這可以說是深諳視覺和空間的小津所獨具的技巧。背景畫和店家招牌,都是在日本電影電視美術監督協會的協助下為本次展覽專作的。

小津安二郎將對美術的愛好和才能運用於電影創作,營造出了一個獨特的世界。相信你看完展覽會上的豐富的資料後,一定會被小津那一絲不苟的嚴謹的工作作風所打動。

(※1)^ 《小津安二郎的圖像學》,2014年3月30日結束。展示作品定期更新。標題圖片為前期展覽的情形。

(※2)^ Hajime Hana and the Crazy Cats樂隊的一首幽默的流行歌曲。1961年發售,紅遍整個日本。

合作: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影像中心
採訪、文:渡邊玲子
攝影:川本聖哉

  • [2014.06.10]

曾任職電影發行公司和報社,現為自由撰稿人。涉足領域包括藝術、音樂、書籍、美食、服裝和雜貨等生活方式的各個方面。在Web Dacapo(MAGAZINE HOUSE)上刊載了許多電影相關的採訪和報道。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小津安二郎的目光小津的作品在國際上享有盛譽。在俄羅斯人們怎樣看待小津電影呢?把小津電影介紹到俄羅斯的最具權威的電影評論家柯雷曼將為我們帶來他的見解。
  • 追尋小津安二郎的足跡1963年12月12日,小津安二郎導演在他60歲生日這天溘然長逝。此後50年來,他的作品被以各種方式無數次解讀。究竟是什麼讓學者和電影人如此痴迷?本文將概述對小津電影評價的歷程,探索小津電影的魅力所在。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