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KB48,看新一代娱乐文化内容战略

永田宽哲 [作者简介]

[2014.11.1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打破禁忌的“总选举”

作为每年一大例行活动的 “选拔总选举”,受到粉丝乃至全体国民的极大关注,如今已成为偶像组合AKB48的代名词。这个“总选举”,并不是AKB48成立之初就有的,它其实是在粉丝的呼声中诞生的,而知道这一点的人恐怕出乎意料之少。

当初,部分粉丝对制作方一直将舞台中央位置安排给前田敦子的做法提出异议,经营方于是提出了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建议:“那就让她们凭自己的能力来争取这个舞台中央位置吧”。岂料,这个提案竟发展成为今天如此之大规模的“选举”活动。

在“总选举”活动诞生之前,将偶像组合成员的受欢迎度排名列位并公诸于众被视作忌中之忌。比如握手会之类,一般都由全体成员一同参加,可以分头和成员单独握手这种想法本身,无视传统,属于另类的独立制作人式的做法。另外,音乐会等场合一般会销售偶像组合成员个人的周边商品,它们理所当然地是由经营方按照各个偶像的人气度决定制作数量的。而这个数量,经营方甚至会特意采取隐藏库存的方法,来避免让偶像成员和粉丝们对个人的人气度大小有所察觉。“总选举”就是将这个一直被视为禁忌的组合成员内部的人气排序,惊人般地简单明了、毫无掩饰地暴露在世人面前。它可称得上是一个示短的活动,但毫无疑问,正是这一特点,引发出了如今这般狂热。

一大误解:“一票1600日元的金权选举”

这样的“总选举”,常被人揶揄成“一票1600日元的金权选举”(因为1张1600日元的CD附带一张选票)。的确,对每个人的投票数没有规则上的限制,而选票又是需要花钱购买的。但是我想极力强调的是,人们对这个投票选举的认识中存在一个很大的误解。(其实投票方法不尽相同,有时一张选票不到1600日元,因不属于本文讨论范围,暂且不提。比如今年的总选举,平均一张选票是900日元左右。)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实际上这个“总选举”,有许许多多金钱无法解决的因素存在。首先,想要大量购买CD就有很大的局限性,许多网店和CD音像店都限制购买数量。即使没有数量限制,在一家店铺可以购买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实际上你若想购买一千张以上的CD,就不得不跑几十家店铺,或者只能在官网提前预订。这至少需要在CD销售一个月前就开始有计划地去准备,等到进入选举阶段后再大量购买将是极其困难的。

其次,假定你已经购入了大量CD。但是,想要把这些选票全部投出去也非轻而易举之事。我本人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拆开CD的包装,抽出封在歌词卡中的选票,然后登入投票网站,从296个候选人中选择你要投票的偶像,输入印在选票上的16位随机英文数字。这一系列的操作无论怎么熟练,要完成一次投票也需要1分钟以上的时间。

照此计算,那么一小时可投50票,如果想投1000票,则需要20小时。投票期只有2周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抽出20个小时是相当不易的,况且,如果是2000票、3000票的话,靠一个人操作几近不可能。而这种连续性的单纯作业,再加上选票又是花钱买来的,委托毫不相识的人操作很不现实。因此寻找值得信赖的朋友,有计划地进行投票活动就变得十分必要,而个中的“高难度”是局外人无法想像的。

共同分享“选举战”乐趣的中国粉丝

基于上述实际情况,让我们重归主题。在去年的“总选举”中,网上传布了几名中国粉丝为指原莉乃筹集9000多票的情形,此举成为她赢得选举第一名的一大因素,引起人们的热议。

实际上,据说这是中国的指原莉乃粉丝团的集体投票,而指原莉乃15万票的得票总数中,至少有6%来自中国这一事实令人吃惊。记得在握手会会场,面对扑面而来的中文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AKB48在国外也拥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

但是,犹如先前所述,大量选票不仅需要资金,信息收集能力和组织能力同样不可欠缺。中国粉丝一致团结,克服了身处国外这道障碍,共同分享了“选举战”的乐趣。类似情景你在日本各地当然也能看见。今年的“总选举”共有296名成员参加竞选,相应的就有296个“选举委员会”组成,它们在台前幕后展开了各种助选活动。

粉丝社团的巨大影响力

我向来认为,AKB48战略中所具备的真正划时代的特性,在于“彻底调动粉丝社团的积极性”。选举战时,不仅仅是金钱,必不可缺的还有粉丝的团结——只要看看这个事实,也能深切感悟到这一特性。一般大家都知道,她们每天在被称为“剧场”的专用演出场地公演,那里只能容纳250人左右,和她们的人气相比,“剧场”实在是小得令人难以置信。

因此入场券的抽签竞争超过了100倍,几乎很难中签。但她们一心一意地一直坚持在这个小剧场演出。当然超级人气的偶像成员毕竟还是难得在这里演出的,但即便如此,一年一度的庆生活动——“诞生祭”,还是规定每个成员都必须参加。而且,粉丝社团每次都和经营方一边交涉一边进行准备工作,它们对公演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如果是那些所谓的“地下偶像”(几乎不在媒体露面,以参加现场演出和活动为主的偶像),如此做法尚能理解,但已成为当红偶像的她们一直坚持这种演出方式,实在让人吃惊。

新一代内容文化战略的启示

这种由粉丝社团酝酿而成的内容文化现象,在网络上随处可见,近年最具代表性的恐怕就是《初音未来》。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是先有一部分狂热的粉丝组成社团,将他们自身无比的热情转化为动力,并以此为基础把一般人也吸引进来,不断扩大规模。

“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也是一名“可以见面”的偶像。(照片:时事通讯社)

毫无疑问,初音未来是日本最为典型的娱乐文化内容,而AKB48,如果其收益的6%都来自海外的话,那也是决不能忽视的一个规模。这和通过网络传播扩大影响并同样在海外大受欢迎的Kyary Pamyu PamyuBABY METAL等,虽然表面上看似相近,但在运作手法方面实则大不相同。

我个人认为,更加先进的运作手法是初音未来和AKB48。因为近年来,积极应用网络进行内容推销已成为重要的前提手段,在这种背景下,“可以见面的偶像”这个理念本身虽然是极其传统的模拟式手法,但同时在本质上它和初音未来一样,完全沿用了网络体系。新一代的娱乐文化内容战略,或许可以在此获得启示。

(2014年7月22日)

标题图片:AKB48成员大岛优子的“毕业”演唱会(2014年6月8日,时事通讯社提供)

1979年生于香川县,自大学时代开始作为自由撰稿人活跃至今。2007年担任PIXIV公司副总经理,参与创立了为插画艺术特化的社交网络服务网站pixiv。偶像 组合“虹CONQUISTADOR”的总制作人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