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能否跨越国界?——访东京大学教授藤原归一
[2014.11.0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如今,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正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东京大学也在2013年推出了自己的网络课程。MOOC追求的“让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理念能否因此得以实现?任课东大网络课程的该校研究生院教授藤原归一对此谈了自己的看法。

藤原归一

藤原归一FUJIWARA Kiichi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专攻国际政治、东南亚政治。生于1956年。修满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研究生在读期间获富布莱特奖学金,留学耶鲁大学研究生院。曾任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千叶大学副教授等职后,任现职。著书有《新编 和平的现实主义》(岩波现代文库,2010年)、《记忆战争 广岛 大屠杀与现在》(kindle版,讲谈社现代新书,2013年)、《战争的条件》(集英社新书,2013年)等。

东京大学2013年推出MOOC

如今,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缩写)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扩展。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多所世界著名高校都加入了免费大型公开在线课程项目“Coursera”(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这是一个世界最有名的MOOC平台,自2012年开课以来,注册人数已突破700万人。

东京大学也从2013年9月开始在Coursera上用英语提供讲座。第一批上传的课程是特聘教授村山齐的宇宙物理学和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藤原归一的“战争与和平的条件(Conditions of War and Peace)”。来自全球约150个国家和地区的8万余人注册学习了这两门课程,约5400人获得了结业证。这是东大首次尝试网络授课,任课教师藤原归一教授为我们介绍了MOOC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发展前景。

两大特点:“免费”与“英语授课”

——MOOC为此前无法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们创造了学习的机会。请您谈一谈MOOC对整个世界造成的影响。

“不管怎么说,MOOC的一个好处在于它是免费的,只要上网就可以听课。类似的教育体系,日本有‘放送大学’,英国有‘开放大学’。这些都是电视广播形式的大学,人们需要收看电视才能听课,而网络形式则有自由度较高、视听条件限制较少等优点。”

“第二个特点在于它是用英语来授课。学术研究一般以英语作为通用语言,因此,MOOC具有可向非英语国家学生授课的优点。如果用日语就不行了。此外,通常只有考上大学并交纳了学费的人才能学习大学的课程,而MOOC就完全不会有这种限制。”

“另一方面,对于授课方来说,开课之前你无法预测有多少学生会来听课。我之前估计欧美国家的学生会比较多,但后来发现其实还有有来自印度、塞尔维亚、叙利亚等国的学生。尤其是叙利亚,我想那里可能连上网访问都很困难。看了配合课程开设的布告栏上的讨论,才切实感受到学生数量之多和范围之广。”

提供机会,让学生冲破“固有观念”的束缚

——藤原先生您从2013年10月开始在Coursera上开设了“战争与和平”课程,您为何选择了“战争”这个主题呢?

图片:加藤Take美

“‘战争’与‘和平’是一个难以找到正确答案的主题。就日本而言,拥护宪法及和平主义被大众传媒视作愚蠢的象征,拒绝这些陈词滥调似乎才是现实主义——给人一种偷换话题的印象。而从世界范围来看,激烈的意见分歧依然存在。因为时至今日,战争在世界许多地方仍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作为防范战争的方法,世界各国都不得不依赖于军事力量,这是显而易见的现实。军队既可以带来和平,也可以摧毁和平。武力,从它的本质来说,就是这样一个自相矛盾的东西。如此具有广泛争议性的主题,再无他者。”

“布告栏上的讨论也是如此,大量的帖子中,既有对‘纠纷不可避免’这种意见的反论,也有‘一个国家,没有恒久的友邦,只有永远的利害关系’、‘无论是近期还是历史上的纠纷,重要的是找到怎样的归结点’等观点,各种讨论活跃而有趣。”

 “能否通过MOOC充分让学生开动脑筋,给出个性化答案——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希望和目标。我想把学生逼入不突破固有观念束缚就难以得出结论的境地。于是选择了这个主题。因为教师原本就是每天通过讲义来设计这种‘把戏’的职业。”

不要对MOOC的将来抱有“幻想”

——将来人们是否会通过MOOC重新认识到“知识”给人的力量,并以此作为解决纠纷的手段而有效利用呢?

“那样固然是好,但我个人则持怀疑态度。本来,MOOC的起步就是看中了大学无偿提供教育所产生的宣传效果,这种动机存在巨大的局限性。换言之,大学是不赚钱的。要回收付出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提供的课程数量也很有限。立足于这一前提,我认为正是因为MOOC是以宣传为主要目的,所以正是在目前的草创时,各大学才会纷纷推出独立的个性化课程。不过,从原则上说,它就像优惠产品,是属于‘限时’提供的。”

“在外国一流大学纷纷推出MOOC之际,东大绝不能落后,这是东京大学理事江川雅子心中的高于一切的命题。说到底,还是定位为一种宣传吧。我认为大学的教学本应是老师和学生面对面直接展开的,我不认为网络课程将取代应该作为根本的大学课程。就今后的趋势而言,MOOC大概会以大学教育的辅助教材形式稳定下来。这样的话,现在各种课程的个性化色彩将会淡化。就长远来看,可能会形成无论谁教,内容都千篇一律的状态。从这个意义来说,我对MOOC的未来并不抱有太多幻想。”

“不过,可以超越学历、国界、语言、民族等各种差异开展教育工作,这正可谓是MOOC独特的魅力所在。因为不会有太多地方,你可以在同一时间里向叙利亚、土耳其和美国的人讲授有关‘战争’这个主题。”

女性具有更高的积极性——MOOC所面临的各种障碍

——有人也指出了MOOC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用英语授课,导致听课人群受限;还有视频网站YouTube在中国被屏蔽等。另外,欧美和亚洲的教育体系似乎也存在差别吧。

“预计MOOC今后会分为‘通用版MOOC’和‘本土版MOOC’两类。通用版MOOC指的是用英语授课,且教育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标准化。比如,欧洲正通过高等教育交流项目‘ERASMUS计划’来不断提升教育标准化程度。”

“在这个意义上,日本可谓正好相反,是一个非常本土化的小集团。姑且不谈好坏,无论在任何时候,用本国语言开展教育所产生的影响力都将是最大的。我认为问题不在于用英语授课,障碍不单纯只是语言的问题。”

“在MOOC听课的女性很多。女性中有的人对外国抱有兴趣,有的人希望从事与海外有关的工作以充实职业经历。女性在劳动市场中绝对称不上受到优待,所以她们不得不通过努力以改变环境,以图寻找新的机会。日本学生中也呈现出了女性较多的倾向。男生以退休人员为主,而女性则广泛分布在各个年龄段,女生在这方面看似有着更高的积极性。就MOOC所处的环境而言,我认为现今存在着这样的屏障。”

“通用(英语)”与“本土(各国语言)”之间的鸿沟

“此外,既然采用英语授课,就必然会出现语言筛选听课者的问题。正如MOOC所代表的那样,使用英语的通用语教育与母语(vernacular,本国语言)教育如何有机结合起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困难又极其关键的问题。比如,在用英语授课的学校,老师不会告诉学生女性应该穿黑色罩袍,而在伊斯兰国家,老师却会将之作为常识告诉学生。如果母语教育被隔离于通用语教育之外,两者完全处于被割裂的状态,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若不采取措施,恐怕日本也将走向隔绝于世界的孤立道路。假如一边是使用英语的通用型课程与学术研究,而另一边则可能出现这样一种危险,即认为‘外国人根本不懂日本’,由此而产生出偏执的、日本特有的本土型学问。中国的现象便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语言这东西就是有如此强烈的影响力。”

“无论媒体对MOOC的报道多么乐观,恐怕‘通用’对‘本土’的冲突今后还将继续。换言之,‘本国之事只有本国人明白’这样一种带引号的本土型学问仍将存在下去。我对此感到忧虑。这不仅限于MOOC,它也是我在从事教师工作过程中始终强烈意识到的一个问题。”

(2014年5月13日,于东京大学法学系藤原归一研究室)

标题图片:藤原归一教授在Coursera上讲授“战争与和平的条件”课程(2013年10月), 东京大学提供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