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岛”到“伊势志摩”峰会

政治外交

由日本担任主席国的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将于5月26、27日召开。此前于4月举行了七国外长会议,期间与会各国外长共同访问了广岛和平纪念公园,释放出“推进核裁军”的强烈讯号。七国能否在应对全球经济形势和海洋安保问题上达成共识,是人们对此次首脑会议的关注焦点。

克里访问广岛,反映日美关系深化

一张照片,有时会胜过千言万语,比共识文件更能有力地展现外交成果。4月11日召开的七国集团(G7)广岛外长会议期间,岸田文雄外相和克里国务卿并肩站在原子弹轰炸死难者纪念碑前的照片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例。

众所周知,2015年4月,日美两国政府就新防卫指针达成了共识,同月访美的安倍晋三首相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了题为《迈向希望的同盟》的演讲,两国同盟关系得到前所未有的深化。而且,美国政府同意了担任主席国的日本在岸田外相的故乡广岛举办G7外长会议。此外,克里国务卿在广岛访问了和平纪念公园,视察了原子弹爆炸资料馆,表达了希望实现“无核世界”的强烈意愿。

此次G7广岛外长会议有几大划时代的意义。毋庸置疑,其中之一就是主办地的选址。世界分为核武国家与非核武国家,而核武国家从不怀疑核武器的威慑力。在这种背景下,七国集团外长会议选择在71年前曾遭到原子弹轰炸的广岛召开,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成果。岸田外相在接受外交专业杂志《外交》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作为在战争中唯一一个受到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日本肩负着努力实现无核武世界的重大使命。同时,在担任外务大臣的三年里,我还深切认识到,要在实现无核武世界的道路上取得具体进展,核武国家和非核武国家的合作必不可缺,否则不会产生任何结果。”(*1)

因父亲工作的关系,岸田外相是在纽约上的小学,所以他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此次外长会议期间,想必他是在没有翻译陪同的情况下与克里国务卿边走边聊的。他在第二次安倍内阁中担任外相已经三年,在国际上也有了很高的知名度。

尽管在其所属的自民党宏池会派系的岸田派内部,有人提出他应该着眼于后安倍时代,展现出自己的政策立场。但岸田外相始终在政治行动上保持低调和务实,一如既往地支持和执行安倍首相的外交政策。这或许就是他赢得安倍首相和首相官邸高度信赖的原因所在。岸田外相向世界展示了牢固的日美关系,完美地履行了主席国的职责,在他的故乡广岛成功举办七国外长会议,无疑进一步提升了他的声誉。

(*1) ^ 岸田文雄“启动东亚近邻外交——展望日本外交的一年”《外交》第35期(2016年)12~13页

G7框架的重要性再次提升

4月11日举行的主席国外长记者会见,岸田外相在开场白中是这样说的:“G7各国共享民主主义、法治、市场经济、领土完整和尊重基本人权等普世价值。国际社会长期以来的稳定与繁荣,都是建立在这些价值观之上的国际秩序的产物。然而今天,基于这种普世价值的国际秩序,正面临企图改变现状的单方面行动所带来的挑战。”

从岸田外相的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今世界所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现今的世界,众多威胁正在动摇国际秩序。而针对这种不确定性和忧虑,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七国集团开展国际合作与协调,已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了。

2008年以后,包含新兴国家在内的G20对话机制受到重视,G7的存在意义屡屡遭受质疑。而且,随着中国、印度的迅速崛起,2008年的雷曼危机以后,各发达民主主义国家的影响力看似有所减弱。然而中国等新兴国家的高速经济增长已明显放缓,并且俄罗斯在乌克兰采取的行动也受到了欧美的强烈谴责和制裁,乐观的G20合作论已经失去了过往的势头。

于是,人们再次认识到了G7的重要性。为了维护稳定的国际秩序,共享普世价值观的各国之间的合作和坚定的表态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也是基于这种认识,岸田外相用这样一段话来表达了G7广岛外长会议的意义:“我认为如何协调解决这两天商讨的种种问题,将左右今后的国际秩序。我希望以此次广岛外长会议为基础,让共享普世价值的七国集团来主宰旨在实现世界和平与繁荣的活动。”

就这样,G7广岛外长会议签署了旨在牵制中国在南海(日本称南支那海——译注)和东海(日本称东支那海——译注)行动的G7外长《关于海洋安全的声明》和实现“无核世界”所必须的有关核不扩散及核裁军的G7外长《广岛宣言》等协议文件,成功落下了帷幕。此外,克里国务卿在原子弹爆炸资料馆看到悲惨的照片等资料后,表示“心如刀绞”,强调“包括奥巴马在内,所有人都应该来广岛看看”;加拿大的迪翁外长则表示“记忆深刻,感谢日本外务省举办了这次富有成效的广岛会议”。

关键:如何与德国协调立场

实际上,目前日本在G7峰会与会国中处于可以发挥强大领导作用的地位。美国正值总统选举期间,奥巴马总统的任期仅剩不到一年时间。此次将是他参加的最后一次峰会,所以他难以做出承诺并主导会议议程;英国将于6月23日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继续留在欧盟,为此政府要努力说服国民,而且还必须处理巴拿马文件导致卡梅伦首相失信于民的问题,无法专注于外交活动。

而法国则因2015年发生在巴黎的两次严重恐怖袭击事件,导致反恐政策和叙利亚难民对策成为其当前至关紧要的政治议程;意大利和加拿大又都是新当选的年轻首相,外交经验甚至不如第五次参加峰会的安倍首相。如此看来,在七国集团中唯一与安倍首相影响力不相上下的人物,就是第11次参加峰会的德国总理默克尔。

因而,从现在到峰会开幕的这段时间,安倍首相的首要任务便是同默克尔总理协调立场。预计此次峰会最重要的议题是全球经济,而安倍首相能否收获成果,关键要看他就采取积极财政刺激措施的必要性,如何以G7出面说服一向执着于维持财政纪律的德国。

如果七国集团能够达成共识,那么不仅可以形成今后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在推迟提高日本国内消费税率以及未来安倍经济学的走向等方面,也将产生巨大影响。从这个意义上看,主席国日本的领导力也显得非常重要。

在这种背景下,安倍首相于4月25日对常务副外长斋木昭隆和两位外务审议官杉山晋辅、长岭安政表示,“希望切实开展准备工作,以确保日本在会议中能够发挥领导作用”。安倍首相本人则计划利用5月的长假访问峰会成员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欧洲四国。访德期间,就日本试图推进的包括财政刺激在内的综合经济对策,安倍首相能在多大程度上让默克尔总理理解它的必要性将成为关键。

能否在峰会上达成具有实效性的共识:考验安倍首相的手腕

但是还不仅止于此。针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活动,日美两国与德国呈现巨大的认识差异。欧洲各国普遍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和中国在东亚的军事行动持鲜明的乐观态度。而另一方面,日本和美国则感到即便是为了牵制中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也有必要在G7峰会上为维护海洋安全,步调一致地发表一份强有力的声明。

除了日本是此次峰会主席国这层意义外,在推进积极的财政刺激经济政策以及确保南海和东海成为“自由、开放、稳定之海”这两个领域,日本也意欲在国际社会上发挥领导作用。安倍首相有望长期执政,所处环境类似以往的中曾根康弘首相和小泉纯一郎首相,有利于建立起与其他G7成员国首脑之间相互信赖的坦诚关系,并以此为基础制定外交议程,主导各项协商工作。

话虽如此,如今各国都更多地将注意力集中于国内事务,在国际秩序发生动摇的世界,要确立具有实效性的共识绝非易事。在这个意义上,此次七国集团峰会(G7)无疑处于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它不仅会影响未来的国际秩序,还可能决定世界经济的走向,乃至对安倍政权的评价。

(2016年4月27日) 标题图片:在和平纪念公园献花后,美国国务卿克里与岸田文雄外相(左)交谈,2016年4月11日于广岛市(图片提供:时事社)

安倍晋三 外交 日美关系 G7 首脑会议 七国集团 伊势志摩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