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关心”更甚于“不相信”:日本媒体面临考验

林香里 [作者简介]

[2018.04.23]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假新闻”一词已经成为世界流行语,与此同时,人们对媒体和网络信息的不信任感也在与日俱增。而笔者指出,在日本国内,大家对媒体的“不关心”更甚于“不相信”。其背景原因在于传统媒体的行为方式——他们总是揣度社会情绪,避免直接挑起冲突,在狭小的框架内展开竞争的同时,团结起了整个日本社会。另一方面,某些报纸呈现出越来越强烈的党派性。本文将对日本媒体社会的特殊性与课题进行考察。

近年来,“假新闻”常常通过脸书或推特等网络渠道广泛传播,扰乱了发挥民主主义作用所必须的民众的政治知识。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也大骂自己不喜欢的媒体发布“假新闻”。如今,“假新闻”一词已成为社会流行语,人们对媒体信息的信任感发生动摇,不相信媒体消息的现象似乎在全球各地愈演愈烈。

在日本我们也经常听到人们说“不相信媒体”,但与欧美国家的情况却略有差异。那么到底差在何处?是否也有相同的倾向呢?本文将考察分析日本国内的有关“不信任媒体”的问题。文中部分论述源自本人2017年出版的拙著《不信任媒体 问题何在》。

“忖度”社会情绪的媒体

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所(以下简称路透新闻研究所)2017年发布的报告分析认为,导致人们不相信媒体的根源在于当事国根深蒂固的政治分化,以及传统媒体依据那些分化意见所做的偏颇报道。换言之,围绕各种话题,政治争论趋于意识形态化并不断激化,从而导致人们越来越不信任媒体。

如果套用这个结论来观察日本的媒体,我们会发现,除了一部分媒体外,日本大多数传统媒体的报道风格都比较克制,注重保持中立,很少有意挑起争议。长期以来,欧美媒体都在抨击日本传统媒体郁闷无聊,称其报道“不知到底想说什么”或是“照搬政府公文”。

实际上,日本并不缺乏争议性的话题。歧视部落民问题、歧视在日韩国朝鲜人问题、核能利用问题、历史认识问题、皇室报道方式、保留死刑问题,等等,话题不少。然而,日本的媒体不但无意在这些问题上引发争论,莫如说反而会谨慎地保持距离。

2017年,与安倍首相政治丑闻相关的“忖度”一词获得“流行语大奖”,引起人们热议。用它来形容日本政界和中央政府部门中金字塔式上下等级制度森严的行为方式,可谓是恰如其分。这个“忖度”也正是日本媒体的一种行为特征。换言之,整个媒体行业弥漫着浓重的“忖度”空气,都避免挑起不必要的对立;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这是媒体代表日本的多数派,承担起团结社会作用的一种姿态。

或许是媒体这种乖巧姿态的功效,政治意见的分化从未在日本社会公开显露出来。为此,前面路透新闻研究指出的那种意义上的“不信任媒体”现象,在我们的社会里很难看到。

因为这种状况,日本的报纸发行量在各个国家之中遥遥领先。日本报纸协会宣称,时至今日,纸质报的每日发行量超过4000万份,而NHK的民意调查显示,每天的电视收视时间也能达到近四小时。

不过,能否把这些当作人们“信赖”日本媒体的证据,则另当别论。

nippon.com编辑委员,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情报学环教授。1963年生于名古屋市,2001年于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获得博士学位(社会情报学)。曾任路透社东京分社记者、德国巴姆贝格大学客座研究员(洪堡基金会)、自2009年9月起任现职。公益财团法人东京大学新闻社理事长、德国日本研究所顾问、GCN (Gender and Communication Network)共同代表、广播电视伦理和节目优化机构(Broadcasting Ethics & Program Improvement Organization,简称BPO及广播电视人权委员会委员。著作有《“妇女儿童”的新闻工作》(岩波书店,2011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