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译员荒:负担过重,人员减少

高畑幸 [作者简介]

[2018.10.1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不懂日语的外国人出庭时,必须配备法庭译员。随着国际化进程日益发展,这种需求正在不断提高,但有志者却在逐渐减少。本文将依据对有从业经验的人员所做的调查,剖析法庭译员的现状与课题。

五年减少了200人

2017年,访日外国游客人数超过了2800万,旅居日本的外国人数也突破了250万。人员的增多,也会导致案件和纠纷增多。这样一来,被告和证人等与诉讼相关的外国人站上法庭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按照国际人权公约及刑事诉讼法规定,日本需要使用公共经费为不懂日语的被告和证人雇用翻译。不同于会议和医疗方面的译员,法庭译员是法律规定的必要人员,如果没有法庭译员,就不能开庭。

但相对于不断增长的需求,法庭译员的人数却显得捉襟见肘。最高法院发布的《您是否了解法庭译员》宣传手册(2018年1月)显示,2016年在需要翻译的刑事案件中收到判决的被告人为2624人(68个国家),呈增长趋势,需求较大的语言依次是汉语、越南语、葡萄牙语、菲律宾(塔加洛)语。最高法院译员备选人才库的登记人数为62种语言共3823人(截至2017年4月),较五年前减少了200多人。原因就在于负担过重。

学习过外语的高学历女性占六成

刑事案件的法庭译员,需要从嫌疑人遭起诉成为“被告人”到其最终收到判决结果这一整个过程中承担口译和笔译工作。译员受雇参与各个案件,在法院、拘留所、律师事务所等场所开展业务,也就是所谓的个体业者。

无论什么国籍、什么学历,都可以当法庭译员,甚至不需要官方认证资格。这个职业不会定期招人,有志向的人员需要自己跟各地的法院联系,和法官面谈之后,参加法院每年举行一两次的“法庭译员基础培训”。听取法官和现役译员讲解后,利用实际的法庭感受模拟审判。然后就会被登录到译员后备人才库中。积累一定经验后,还有机会参加数年一次的中级和高级培训。

笔者等人针对有过从业经历的译员(156人次)展开的“法庭译员工作调查”(2012年、2017年)显示,法庭译员主要是“40到59岁之间的高学历都市女性”,母语是日语、掌握外语的人占到了六成。需求最大的四种语言中,除了汉语外,其他三种语言在日本都属于学习者非常有限的“小语种”。因此,也有许多掌握了日语的在日外国人成为译员。

笔者是从还在大阪外国语大学(现在的大阪大学)读研的1993年开始从事菲律宾语司法口译工作的。有一天正上着课,研究室的电话突然响了,大阪府警察本部请求我们第二天去一趟,于是我和教授、前辈们全都出动了。第二天早上,我去某警察局做了翻译,协助警方调查菲律宾人参与的毒品案件。后来,我又在检察厅和律师协会当过翻译,由此迈入了法庭译员的职业道路。

至今已参与过差不多500个案子,其中最多的是违反入境管理法(违法滞留等),其次是毒品案件。此外,还有杀人(包括未遂)、伤害、盗窃、假结婚等,主要是做菲律宾语翻译,偶尔也用英语。

静冈县立大学国际关系系副教授。专攻城市社会学、在日外国人问题(以菲律宾人为重点)。1969年生于大阪府。曾就读于大阪外国语大学研究生院,大阪市立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博士(文学)。2011年起任现职。在研究之余,从1993年起曾担任过大约500次法庭翻译,并担任法院开设的法庭译员基础培训讲师。近期著作有(合著)《审判员审判时代的法庭译员》(2016年,大阪大学出版会)。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