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写实

科里和椋的新生活

社会

本系列特辑的第一篇,为大家介绍的是一对20多岁的年轻夫妻,他们今年秋天在加拿大多伦多组建家庭,迈出了新生活的第一步。本文围绕他们结婚前的趣事、子女的养育问题以及对未来的展望进行了采访。

科里&椋・普罗科皮奥 Corey and Ryō PROCOPIO

科里1987年7月生于加拿大多伦多。父亲是意大利人,母亲是日裔第二代加拿大人。父母在多伦多经营一家咖啡面包店。他在安大略省工伤赔偿局工作,有两个妹妹和三个弟弟。椋(原名加藤椋),1992年11月生于东京。父母都来自北海道,父亲是按摩师,母亲是护士。她有一个弟弟。2015年与科里相遇时,她正在多伦多的一家美容沙龙打工度假。目前正在申请加拿大的永久居住权。二人初次约会是在2015年7月7日,10月求婚,2016年3月16日在东京举行婚礼。结婚登记是在日本办理的,向加拿大方面提交了结婚证明的英文版,并已受理。6月24日,他们的长子大辅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出生。

科里・普罗科皮奥和椋初次见面是在2015年6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火速”结婚生子,2016年秋天一家三口在加拿大多伦多开始了新生活。

起初没把科里放在眼里

他们在多伦多有缘相会,是因为在打工度假做美容师期间,椋有一个曾经合租房屋的室友与科里相识。椋说:“和好久不见的这位朋友相约见面时,她带来一个我不认识的外国人。”不过,椋起初似乎并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倒是科里对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 “一见钟情”,尽管椋基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只认为那是因为对方害羞。没想到开始交往后没多久,椋贸然问他:“Are you gay?(你是同性恋吗?)”,令科里大吃一惊。“在多伦多,这种个人问题是不会有人问到的,我想这莫非就是和日本的文化差异吧。”

椋解释说,和以前交往的男友,在分手后才知道他是同性恋,“为慎重起见,还是先弄清楚为好”。约会的次数多了,椋迅速被科里所吸引,他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语言障碍对他完全不构成问题。

将“奉子结婚”告知有同样经历的母亲

那么,当初家人是如何接受这种“跨国婚姻”的呢?

“我父母非常高兴。因为我以前只顾工作,椋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科里说。他有3个弟弟和2个妹妹,“2个妹妹起初好像不太喜欢椋,大概是有点儿嫉妒吧。”

科里在多伦多长大,除加拿大国内和美国外,没去过其他国家旅游,但与日本有着不解之缘。他的母亲是加拿大的第二代日裔,曾多次前去拜访滋贺县彦根市的亲戚。父亲是获得加拿大永久居住权的意大利人。

“我有一位朋友娶的是韩国太太,以前他问过我小时候的情形。他自己是‘白人’,生出的孩子就是‘mixed child’,所以对养育子女似乎略感不安。不过,多伦多生活着具有各种文化背景的人,有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黑人,他们彼此间用英语交流沟通。‘mixed’也好,‘half’也好,都不成问题。也许日本的情况会不太一样……”

椋通过LINE(连我)向生活在日本的母亲汇报与科里结婚,是在她发现自己怀孕后的11月前后。“哦,是吗,真好啊……,我妈大致就是这种反应”,椋满不在乎地说:“我妈自己也是奉子成婚的。”

大辅取得加拿大公民权。科里说想要3个男孩儿,而椋想要女孩儿

定居多伦多?还是东京?

9月,在椋的娘家采访夫妻二人时,科里正在休育儿假,与6月出生的儿子大辅和妻子共享甜密时光。眼下,包括换尿布在内,照顾婴儿和做家务两人都是“一半一半”。“现在每隔3个小时喂一次奶,夜里喂奶他也和我一起起床”,椋说。

他们决定把家安在加拿大,是因为科里现在的工作,无论薪水还是福利待遇都比较理想。他在安大略省的一家工伤保险服务机关供职,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4点半,几乎不需要加班。

“如果想多赚钱,我会去加班,不过现在没有这个必要。在日本,加班似乎很普遍,但加拿大的生活会更加舒畅。”

和东京的妻子一家在一起。加藤家的“家训”是从学校毕业后2年内离家独立生活。弟弟(左一)也已经独立生活。父亲(左二)是按摩师,母亲(右一)是护士。父母二人都是北海道人。

为了陪伴妻子生产,科里请了4周带薪休假,又申请了15周育儿假。这样大致可以休息5个月时间,10月末回去上班。休育儿假期间,公司支付75%的工资。“我们也商量过定居日本,可是我要找到一份比多伦多更好的工作,将会很困难。”

而椋则说:“我虽然同意在加拿大生活了,不过我想有一天能回到日本也不错。多伦多是个好地方,可是东京更干净,莲蓬头的出水也很爽……。我一直在日本长大,所以还是感觉生活在东京更舒适轻松。”

科里说,如果将来妻子一定要回日本生活,那么二人会“认真商讨”。“日本有不少以教英语为生的“English speakers(指英语为母语的人——译注)”,一开始我也可以做这种工作。不过,要想找到薪水丰厚又稳定的工作,就必须更好地学习日语。”

“关系过于亲密”的一家

在加拿大生活,椋略微感担心的是“家庭问题”。“他的家人关系过于亲密了”,他们的新居距离科里父母家步行大约只有10分钟。科里每天都要去见父母和弟弟妹妹们,对此椋似乎有一种很微妙的心情。

科里的大妹妹今年27岁,比椋早一个月生下了一个男孩儿。也许是怀孕期间情绪焦躁的原因,她对椋的态度有些苛刻。不过,对于都要养育年幼儿子的这两个母亲来说,今后应该会成为互相商量,一起解忧排难的对象。科里的小妹妹和椋都是24岁。科里期待着妻子和自己的两个妹妹关系更加融洽,这样椋在多伦多的生活就会得到最有力可靠的支持。

4月,椋申请了加拿大的永久居住权。由于申请人众多,据说需要1年多时间才能受理。在取得永久居住权之前,她是不能在多伦多就职的。

“婆婆让我好好出去工作,可是,要当美容师,必须通过安大略省的考试……”

当然,椋也可以选择去科里父母经营了30年的咖啡面包店帮忙,科里和弟弟妹妹们从小就在咖啡店工作。不过科里说:“我的父母在工作上可是丝毫不讲情面的老板哦。”所以,他觉得妻子可能还是不去咖啡店工作为好。“如果椋要参加美容师考试,我会支持她好好学习的。她想找工作的话,除了去咖啡店打工和做美容师以外,还可有其他选择。”

椋说:“我希望他的日语说得再好一些。现在他的意大利语可能比日语要好。”科里说:“她总想教我日语,可我不是个好学生,她也不是个好老师。”

让儿子能有更多的选择

儿子大辅的名字来自于曾效力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选手松坂大辅。棒球对于普罗科皮奥一家非常重要。科里从加入少年棒球联盟开始就一直坚持打棒球,上大学也是靠的棒球奖学金,后来因伤而放弃棒球。他18岁的弟弟也实力不凡,被美国职棒纽约大都会队列入新秀候选名单。

当然,他们想让儿子也参入少年棒球联盟。虽说如此如此,在培养大辅长大的过程中,他们说还是想尽量给儿子提供更多的选择。“我自己很后悔没有多学点日语,我们想把大辅培养成会说双语的人,也希望他多学习日本文化。当然,我想和他一起练习棒球,不过踢足球也行,还希望他学学钢琴等音乐方面的东西。等他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加拿大承认双重国籍,而日本法律规定,在22岁之前必须选择一国国籍。科里表示,在大辅22岁前,让他自己选择生活在日本还是加拿大,“只要大辅生活幸福,选择哪里都无所谓。”

采访、撰文: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摄影:山田慎二

跨国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