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富冈制丝厂”的历史:大规模西洋式工厂蕴含的日本文化

旅游

富冈制丝厂坐落在群马县富冈市,是日本最早的大规模西洋式机械制丝工厂,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本文介绍富冈制丝厂在日本现代化进程中上演的一幕幕剧情:从1870年(明治3年)制定工厂建设计划到开始运营,以及停产后的工厂风貌保存活动。

乍看起来,制丝厂为西洋式砖结构建筑,但屋顶却以瓦片铺成,砌砖用的材料也不是砂浆,而是灰泥。实际上,这座厂房是砖瓦匠和木工根据法国人设计的图纸,利用日本的材料和技术精心建造而成的。

从女工馆的2楼望去,东蚕茧仓库的瓦结构屋顶给人以深刻印象
从女工馆的2楼望去,东蚕茧仓库的瓦结构屋顶给人以深刻印象

缫丝所的屋顶装饰着兽面瓦,设计图案为从海浪中冉冉升起的旭日
缫丝所的屋顶装饰着兽面瓦,设计图案为从海浪中冉冉升起的旭日

相关报道>世界遺産「富岡製糸場」観光ガイド:日本の近代化を担った建造物群

以提高生丝质量为目标的国营工厂

江户时代末期,刚刚打开国门的日本,其主要出口产品是生丝。生丝的需求量急剧增长,于是便出现了大量劣质产品,从日本进口生丝的国家纷纷提出索赔要求。于是,一直以赚取外汇为首要课题的明治新政府便将提高生丝的质量和生产率作为了基本国策,于1870年(明治3年)2月决定建设配有西式缫丝机的国营样板工厂。

工厂建设的策划工作由当时的大藏官员涩泽荣一全权负责。涩泽出生于现埼玉县深谷市的一家经营养蚕业的富农之家,他具备养蚕和生丝方面的知识,同时还有远渡欧洲的经历,因此被委以重任。

工厂聘请了法国人弗朗索瓦・保罗・卜鲁纳任技术指导,他曾在横滨的一家商社担任生丝检验员。涩泽的表兄、民部省官员尾高惇忠与卜鲁纳共同参与了工厂的选址工作。尾高后来担任了富冈制丝厂的首任厂长。

《法国人卜鲁纳一行》,后排右侧穿白色夹克衫者为卜鲁纳(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法国人卜鲁纳一行》,后排右侧穿白色夹克衫者为卜鲁纳(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为卜鲁纳在厂内生活而建的“首长馆”,又名“卜鲁纳馆”
为卜鲁纳在厂内生活而建的“首长馆”,又名“卜鲁纳馆”

涩泽从10多岁开始就帮助家里经营养蚕业,为了购买靛蓝染料,他曾多次从家乡埼玉前往群马和长野周边地区。尾高有时也和他同行,因此在考察工厂建设用地方面有一定的鉴别力,工厂选址进展得很顺利。之所以选择富冈,是因为这里的条件十分完备,不仅养蚕业发达,而且附近有高崎煤田,能够保证工厂的能源供给。

卜鲁纳馆后院的世界遗产登录纪念碑。围栏外有镝川流过,可确保工厂用水
卜鲁纳馆后院的世界遗产登录纪念碑。围栏外有镝川流过,可确保工厂用水

深谷三位伟人在短期内完成建设

工厂的设计者是法国人埃德蒙・奥古斯・巴斯蒂安,在此之前他一直从事横须贺钢铁厂的建设工作。他利用钢铁厂“木架砖结构”的工艺,仅用50天左右便完成了制丝厂的整体设计图。

最大难题是建材的采购。玻璃窗和门合页等建材是从法国进口的,而大量使用的砖和砌砖的粘合料只能在富冈附近采购。

尾高全权负责建材采购工作,砖瓦工程是由韮冢直次郎牵头。韮冢是曾经在尾高家干活的工匠的儿子,他们从幼年起就十分熟悉。他把深谷和富冈周边的砖瓦匠召集起来,在卜鲁纳和巴斯蒂安的指导下,经过反复试错摸索,终于成功烧制出了工厂建设用砖。

 “木框砖结构”,在木质的横梁和立柱搭建的框架中砌砖
“木框砖结构”,在木质的横梁和立柱搭建的框架中砌砖

砖块横向和纵向交替组合砌成一排的“法式砌砖法”
砖块横向和纵向交替组合砌成一排的“法式砌砖法”

工厂于1871年(明治4年)3月动工兴建,主体设施1872年7月竣工。两栋全长100米的蚕茧仓库用于保管生丝原材料,缫丝所可以摆放300台法国制的缫丝机。这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工厂。以涩泽为核心,来自深谷的这三位建设者在政府制定工厂建设计划后不到两年半的时间,从动工兴建开始仅用了1年零4个月,便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这项丰功伟业。

砖的烧制还有后文。19世纪80年代后半期,明治政府开始进行城市建设,计划将日比谷周边地区建成政府机构街,需要大量优质砖。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涩泽在深谷设立了日本砖瓦制造公司,韮冢为此在当地八方奔走宣传。

深谷的砖后来用于司法省(现法务省旧本馆)、东京站、赤坂离宫(现赤坂迎宾馆)等建筑,为东京这座城市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贡献。为了烧制富冈制丝厂的砖而历尽艰辛的两位建设者,又为家乡带来了新产业,深谷也由此发展成为了“砖城”。

涩泽荣一纪念馆(深谷市)的入口处悬挂着“富冈制丝厂与深谷三伟人”的浮雕像。左起:涩泽、尾高、韮冢(协助拍摄:深谷市涩泽荣一纪念馆)
涩泽荣一纪念馆(深谷市)的入口处悬挂着“富冈制丝厂与深谷三伟人”的浮雕像。左起:涩泽、尾高、韮冢(协助拍摄:深谷市涩泽荣一纪念馆)

明信片《原富冈制丝厂全景》,原合名公司时代1908年时的制丝厂风貌(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明信片《原富冈制丝厂全景》,原合名公司时代1908年时的制丝厂风貌(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第一名女工是尾高的女儿

虽然工厂建设已经竣工,但却遭遇招工难的问题,因此开工日期推迟到了1872年(明治5年)10月。

因为日本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所以对日本人来说,外国人是非常可怕的存在,他们看到卜鲁纳等人喝红葡萄酒,“西洋人吸血”的谣言便不胫而走。拯救工厂于困境的是尾高惇忠的女儿尾高勇。她体察到父亲的心意,自愿成为工厂的第一名女工,由此谣言不攻自破。有厂长的女儿在,大家便放下心来,报名者一下子多起来。

《女工的悲惨故事》《啊,野麦岭》等以大正时期的制丝厂为背景的报告文学或小说,描写了在繁重的劳动中痛苦不堪的女工形象。而作为国营样板工厂设立的富冈制丝厂却向工人传授西方的最新技术,并担负着教育设施的重任,为各地的制丝厂培养领袖人才。很多士族和地方名门的子女来这里工作,其中也不乏华族(高于士族的贵族,二战后废除——译注)家的女儿。当地人把这些工厂女工称为“丝姬(缫丝公主)”。

富冈制丝厂在日本首次引进周休制度,周日工厂停工。禁止夜间作业,研修条件也十分完善。此外,厂内还设有免费诊所,福利待遇非常优厚,这在当时都是走在了时代的前面。在工厂刚开工不久就当上女工的一位女性,在她的回忆录《富冈日记》中生动地描写了身为先驱者,为实现日本的现代化而学习西方技术的满腔热情,以及与法国指导者愉快交流的情形。国营的富冈制丝厂与“悲惨故事”无关,反倒是年轻女性一心向往的职场。

明信片《原富冈制丝厂缫丝车间(局部)》,原合名公司运营时拍摄的在缫丝所工作的女工们(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明信片《原富冈制丝厂缫丝车间(局部)》,原合名公司运营时拍摄的在缫丝所工作的女工们(图片提供: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民间企业悉心保护,最终成为世界遗产

从设计开始便参与工厂建设的卜鲁纳等人,在工厂运营第4年,即1876年(明治9年)离开富冈,这座国营工厂从此完全交由日本人独立运营。虽然也有个别年份由于注重质量而没有获得利润,但却成功地赢得了日本生丝在世界上的口碑。以富冈为标杆的机械式制丝厂在日本各地相继建成,女工们在富冈学会缫丝技术后,纷纷回到家乡从事指导工作。

1893年(明治26年),富冈制丝厂完成了“国营”的使命,出售给三井家族。此后,1902年归原合名公司所有,1939年(昭和14年)并入当时日本最大的纺织公司、现在的片仓工业公司旗下。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工厂还引进了最新式的机器。这座制丝厂运营了100多年,最终于1987年(昭和62年)停工。

直到2005年(平成17年)捐赠给富冈市之前,片仓工业公司一直将富冈制丝厂作为日本现代化的象征,秉承“不出售、不租借、不拆毁”三原则,投入巨额维修费用,将厂房悉心保存至今。2014年6月,“富冈制丝厂及丝绸产业遗产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现在缫丝所留下的日产汽车公司生产的自动缫丝机,是片仓工业公司运营期间1966年前后设置的
现在缫丝所留下的日产汽车公司生产的自动缫丝机,是片仓工业公司运营期间1966年前后设置的

东蚕茧仓库的拱顶上镶嵌的基石,上面刻着竣工时间“明治五年”
东蚕茧仓库的拱顶上镶嵌的基石,上面刻着竣工时间“明治五年”

富冈制丝厂

  • 地址:群马县富冈市富冈1-1
  • 开放时间:上午9点-下午5点(下午4点半停止入场)
  • 休息日:12月29日-31日
  • 参观费用:成人1000日元,高中生和大学生250日元,小学生和初中生150日元
  • 导游团参加费:成人200日元,初中生以下100日元 ※无需预约
  • 语音导览设备出租:200日元

协助拍摄:富冈市富冈制丝厂
采访/图片/撰文:nippon日本网编辑部

标题图片:富冈制丝厂的标志性建筑东蚕茧仓库

谷歌地图

观光 世界遗产 明治维新 富冈制丝厂 涩泽荣一 群马 富冈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