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与台湾——无邦交下的信赖关系
日本是台湾人心中永远的牵挂

哈日杏子 [作者简介]

[2013.07.2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台湾出现了非常崇拜日本的年轻人,被称之为“哈日族”,令台湾的大人与日本人甚为吃惊。自造了“哈日”一词的哈日杏子倾诉了她对日本至今仍旧不变的“热恋”之心。

“哈日”一词的由来

在2013年的现在与你说起“哈日症”这个名词,不知你是感到怀念还是陌生。在告诉你我是如何得了哈日症之前,请让我先为你解说一下什么叫作“哈日症”吧。

也许你已经知道,“哈日”这个名词是由我创造的。最早它被发表于1996年出版的四格漫画《早安,日本!》单行本之中。正统的台湾国语名词之中原先没有这样的说法;“哈”取自于台语(台湾闽南语)的ha,原意是非常想要、想要到快死掉、无法控制的意思。“日”则是指国语日本的“日”。如果用国语来说“我非常喜欢日本”会令我感到很冗长,所以我发明了“哈日”这种简略又易懂的说法,同时也可以强调用国语无法表现的我喜欢日本、对日本狂热的那种情愫。对我来说哈日是一种无药可医的绝症,所以我于哈日后面又加上了“症”字,“哈日症”就是如此诞生的。

你一定很好奇,“哈日症”是如何广为人知的呢?当年出书后我上了一个专门介绍书籍的人气电视节目,主持人将“哈日症”这个名词透过电视机的镜头说了出来。之后,台湾媒体将喜欢日本、得了哈日症的人,称为“哈日族”。哈日族这个名词包含了台、国、日语三种语言的单字,妙的是,台湾人看到“哈日族”不用透过解说也能一目了然(笑)。虽然一直无法完成去日本留学的梦想,但当我22岁第一次跟着旅行团踏上日本,看到实际的日本的景象时,就这样一头栽进了哈日的无底深渊之中再也无法自拔。除了漫画,我对于深奥的日语、日本美食、日本美丽的风景、日本和服、日本的传统艺能、古老的建筑,无一不感到兴趣。第一次出国后唤醒了我的哈日基因,我又去了第三次、第四次一直到了第六十几次……。且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从数天到数周、甚至到后来都是待数个月之久,每次的旅日总是停留到滞留签证的最后一天才依依不舍地回台湾。

2000年迎来了“哈日盛年”

一开始我先将一回到台湾之后又马上想去日本的心情画成四格漫画,同时也画出了我初次踏上日本、到日本做短期游学的种种心得。在书中那位得了严重哈日症的四格漫画女主角“阿杏”,也就是我的分身,我画出她因为太喜欢日本,不管人是在台湾或日本都作出了许多异于常人的种种变态行为。老实说这本书就是完整地描述了我不敢表现出来的所思所想,是内心的真实告白。可惜漫画出版的时机不好,正巧碰上钓鱼岛的事件,台湾与日本的关系一度恶化。但这些阻碍都不足以抹灭我对日本的狂热;98年之后我更是用文字来热切表达出日本所给予我的文化冲击,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我得了哈日症》,从此踏上了作家之路。透过媒体的宣传,使哈日现象持续发烧,到了2000年可以称得上是“哈日盛年”,日本媒体纷纷涌进台湾,采访奇特的哈日现象。例如台湾人即使请假排队也要将麦当劳的赠品“HELLO KITTY”娃娃抢购到手,这一年全台湾人,不,整个台湾都陷入了疯狂的哈日状态。经由这些种种怪异的社会现象,台湾这个异常亲日的小岛才逐渐被日本人开始正视。借此机缘我也很幸运地于2001年1月在日本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日文散文集《日本中毒》。好开心,事隔12年之后这本书将在2013年8月再以电子书的形式继续被保存下来。

我为什么“哈日”?

若要说起台湾与日本的关系,绝对脱离不了政治因素。1895至1945年,曾经被日本统治50年的台湾,在各地都留下了许多日本人建设的建筑与生活的史迹。台湾人被强迫学习日语、接受日本人订下的制度与生活模式;也因此台湾人对日本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欧美人对日本的印象大都是停留在生鱼片、忍者、相扑还有武士、富士山上;可是台湾人看日本,还加进了许多内心深层面的东西。换个说法,要正确分析“哈日行为在台湾”就必须先以民族来作区别。在台湾出生的本省人、从中国大陆随着军队来台的外省人、台湾的原住民与客家人,每一个种族对日本都抱持着不同的想法。有爱就有恨。我的爷爷出生于民国元年(1912年),经历过日本统治时代。小时候他总是会说日语、唱日本歌给我听。冬天他习惯穿腹卷(包裹在腹部一种御寒品)、平日是踩着木屐行动,出门一定要带一顶绅士帽。外表看起来十足就像个日本人。你说他恨日本吗?我想应该不。他对日据时期是充满着怀念的。长大后成为哈日族的我,只要跟他说起我即将要去日本,他便会委托我买日本的东西给他。我为他带回过日本的药、足袋、腹卷、点心等,他收到后总是满怀喜悦地打电话与我畅谈许久许久。一直到他晚年连生病的时候还用日语与我交谈着。我想日本对他来说,是另一段美丽且不可抹灭的曾经吧?

而我,为什么哈日?从小喜欢画图的我、立志当漫画家的我深深被日本的漫画所吸引。在1987年之前,台湾还没有解除戒严令的这段紧张时期之中,许多日本的资讯与商品都是透过民间地下渠道来悄悄散播的。正确地说,就是盗版与私人进口。透过一些不合法的形式与私人的渠道,日本的商品可以在台湾各商场上购买到。而当时坊间也流传着许多漫画,小时候我与弟弟翻着《小叮当》(多啦A梦)、《超人力霸王》(奥特曼,ウルトラマン)、《六小福》(おそ松くん)等漫画书,我们都以为这是台湾人的作品。拿着平日省吃俭用下来的零用钱去西门町万年大楼选购日本偶像明星的海报与照片、买录音带(当然都是盗版的),以及原装进口的日本杂志是我们放学后最佳的兴奋娱乐。

被误解的“哈日族”

真要一一剖析哈日的行为模式,可能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简单来说,“哈日”的行为分“显性”与“隐性”这两种。有些人会透过穿着打扮与谈吐以及实际行动来强调自己喜欢日本;有些人则只是在心中与脑海内静静地分析着日本的企业理念、欣赏日本的职人精神、以及对日本文化的赞叹等等。杏子就属于后者。所以当有记者问我:“哈日族目前有多少人了?”这个问题根本永远不可能有答案啊。我说我是哈日族,可我的外表非常地普通,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样的解释,结果是媒体不想要的。他们拍照时要求我把写有“必胜”两字的白色头带绑在头上、穿上浴衣、木屐、手拿白色扇面上画着红色圆点“日之丸”的扇子站在很多日本纪念品前面。这张照片后来被登在某个大报纸上,看到时我自己竟感到有些淡淡的忧伤。因为真正的哈日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曾有媒体批评说哈日族只要是日本的事物,什么都说好、什么都说Kawaii。还说哈日族只看到日本的表面,只会盲目的追求、乱花钱、没有大脑、真是不值得鼓励的行为。其实并不尽然。我以一位老哈日族的身分来告诉大家,“哈日”是有它的条理存在的。喜欢日本的人、事物,崇拜日本的流行、精神,热爱日本美食、商品,这没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们根本不盲目,一开始就认定了哈日的方向。我们只挑我们觉得值得崇拜与欣赏的某个特定的事物(或层面)来沉溺其中,对于日本不好的那些或其他人的兴趣我们根本不抱持任何关心。因为喜欢所以会努力让自己理解、投入其中。我反倒认为透过这些接触与研究,得到的新刺激是一种良性的文化比较。因为台湾人疯迷日本的电视偶像连续剧,台湾才也开始跟拍年轻人喜欢看的精致电视剧。因为哈日族疯迷日本的品牌服饰,让台湾也跟上脚步不断有打着MIT的人气国民服饰上市;看着日系百货的完美服务态度,台湾的百货业也开始注重员工训练与管理等等等等的这些良性刺激,你能说哈日是一件不良行为吗?很久以来我都觉得哈日族被误解得非常严重,对于媒体的错误批评与报导我也非常地不认同,希望今天你看了我的文章,可以重新认识哈日的定义。

“史上无敌的哈日生活天堂”

随着时代与政治环境的变化,台湾人的哈日行为也跟着改变。从以前偷偷摸摸、到后来的光明正大,演变到现在的理所当然,喜欢日本、接受日本,生活在充斥着日本商品、日语的环境之中,对台湾人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了。台湾的人口有两千三百多万人,每年到日本旅游的有120万人上下,尤其是2012年的访日人数竟高达146万6688人(日本政府观光局“JNTO”统计)。也就是说平均起来每16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去过日本,这个数字相当惊人。除去年长者与婴幼儿不说,20到50岁之间的台湾人,一年之中数度访日的人一定也不少。21世纪因为网络与资讯的发达,把台湾与日本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了。想要得到日本的资讯一点也不是难事。还有,在此不得不说说2013年的台湾,简直就是一个“史上无敌的哈日生活天堂”。因为中国与日本的关系恶化,近年来亲日的台湾变成了日商投资的热门据点。台湾人不用出国到日本,在台湾也能轻松买到与日本零时差的流行服饰、书籍刊物、食品、日用品、药妆品、日本制的电子用品;吃得到最地道的日本料理、拉面;还能享受到百分之百原装进口的日本温泉旅馆、饭店的服务品质、去日系沙龙做SPA、烫一个最时髦的日式发型等。今年4月连知名的宝塚歌剧团也来到台湾做演出。不用说公演的门票早于半年前就被抢购一空。

衷心期盼友好关系持续到永远

台湾人打从心底对日本的支持,相信从两年前的311大地震发生后台湾人惊人的行动力与捐款数字足以证明。我们喜欢日本,即使每个人喜欢的出发点都不同。无论是爱上日本拉面、日本历史、日本温泉、日本电玩、日本音乐、日本传统文化、建筑、日本美食,还是喜欢日本的风景,这些哈日族们因为喜欢日本,人人都希望日本可以永远存在,不要消失。一心只希望日本可以早日恢复原貌,让我们继续喜欢下去。这种不求回报、充满大爱的行为,宛如是母亲对孩子无私的爱一般,已经远远超过我最初的哈日精神,连我是个台湾人看了之后都觉得好感动啊。

想想我因“哈日”而改变了人生,从普通的上班族变成了漫画家、作家,也认识了许多喜欢台湾的“哈台族”,真的很不可思议。同时,透过哈日,也让我更爱台湾。只要日本存在一天,我今后就会一直哈日下去的。日本是台湾人永远的牵挂,衷心期盼日台之间的友好关系能持续下去一直到永远。

哈日杏子的粉丝窝:
http://www.facebook.com/harikyoko

哈日杏子的博客:
http://harikyoko.wordpress.com/

漫画家、随笔作家。生于台北。从小立志做小说家和漫画家。从中学便开始投稿,以《阿杏》四格漫画出道。 1996年在《早安日本》四格漫画作品中首次使用“哈日症”一词,之后便在台湾推广开来。截至到2013年,访日次数已达60余次,在日本停留日数约有1600天。 2010年4月起被任名为“福冈达人旅行团”的团长和高知县观光特使。在日本发表的作品有《哈日杏子的日本中毒》(小学馆,2001年)等。在脸书博客上也很活跃。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在台湾发展的日本艺术家为何走红?近年在台湾,日本的演员、音乐家甚是活跃。他们走红的原因及历史、文化背景何在?请看原国际交流基金职员、现以台湾为中心开展演唱活动的歌手兼词曲作家马场克树的分析。
  • 长存于台湾少年工心中的日本一青妙女士的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日本人,通过朋友的介绍,她了解到了有一群台湾少年工曾在日本的军事工厂劳动过。
  • 日本与台湾——支撑无邦交信赖关系的基础许多台湾人都对日本抱有亲近感,东日本大地震后,台湾向日本捐赠了超过200亿日元善款,种种事例都体现了日台关系的良好状态。尽管没有建立邦交,却依然亲密,到底是什么在维系着这种日台关系呢?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