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材温情”环抱的国立竞技场亮相——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主会场

体育

国立竞技场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的主体育场,已于2019年11月末完工。12月15日竣工仪式之后,官方向新闻媒体开放了体育场内部及周边设施。现将相关情况作一介绍。

新的国立竞技场于2019年11月30日完工。从开始申奥一直到施工期间,人们都称其为“新国立竞技场”。但从竣工之日起,名称正式变成了“国立竞技场”。

12月21日,国立竞技场举行了正式开场仪式,首场赛事是2020年元旦的天皇杯全日本足球锦标赛决赛。国立竞技场将作为7月24日开始的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的主体育场,期间将在此举行开幕式、闭幕式以及田径赛事。

从南侧上空拍摄的国立竞技场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从南侧上空拍摄的国立竞技场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出席了竣工仪式。左边第一人为负责场馆设计工作的隈研吾先生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出席了竣工仪式。左边第一人为负责场馆设计工作的隈研吾先生

和式体育场使用了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木材

秉持“森林体育场”理念的国立竞技场,大量使用了日本原产木材,是全世界少见的“能感受到木材温情的体育场”。

从近处仰望,体育场外围的木质屋檐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杉木条纵向铺陈,环绕360度全覆盖。入口处则有5层屋檐。规模超大的是最上层,被称为“风之大庇”,被设计成能使体育场内四季保持良好通风效果。建造屋檐的木材来自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据说最北侧部位的木材来自北海道,最南侧部位的木材来自冲绳,都是根据方位使用相应地域的木材。既照顾到了细节,又以现代手法再现了日本传统木造建筑的要素。

体育场能让人感受到木材温情。入口处的屋檐使用的也是木材
体育场能让人感受到木材温情。入口处的屋檐使用的也是木材

从近处仰望,大量使用木材的印象更加明显
从近处仰望,大量使用木材的印象更加明显

体育场结构包括了地上5层和地下2层,而田径赛场相当于地下2层的位置。通过屋檐这种下沉式设计,最终成功将体育场的高度控制在了50米之内。场内虽有约6万个观众席,但并不太让人感到压迫。木材温情不仅缓和了大型建筑固有的僵硬质感,还与相邻的郁郁葱葱的明治神宫外苑相映成趣。

周边以灌木为主,种植了4.7万株树木,树种多达130种。还开掘了一条长达140米的小溪流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周边以灌木为主,种植了4.7万株树木,树种多达130种。还开掘了一条长达140米的小溪流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东入口处,将原国立竞技场的壁画做成纪念碑摆放
东入口处,将原国立竞技场的壁画做成纪念碑摆放

建筑的压迫感不强,和明治神宫的森林看上去很和谐
建筑的压迫感不强,和明治神宫的森林看上去很和谐

计划一度受挫,但施工顺利

最初的扎哈·哈迪德方案由于工程量过于庞大,后来被放弃了。2015年12月,经过再次招标设计,决定采用由大成建设、梓设计、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JV联合提出的设计方案。从一年后施工算起,花了36个月时间按计划完工,并在11月30日将其移交给了运营主体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包括体育场主体及周边的建设费用一共为1569亿日元,成功控制在了规划时设定的费用上限1590亿日元之内。

从2016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1日的施工状况  千駄谷インテス大厦协助/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千驮谷Intes大厦协助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从2016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1日的施工状况  千駄谷インテス大厦协助/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千驮谷Intes大厦协助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从2019年11月30日起,堂堂正正改叫“国立竞技场”了
从2019年11月30日起,堂堂正正改叫“国立竞技场”了

体育场内部,也到处都使用了木材。由钢筋、落叶松木和杉木组合而成的梁柱,支撑着重达2万吨的大屋顶。钢筋有足够强度,而木材则可吸收因地震或强风引发的扭曲变形,是一种混合结构。多纳圈形状的屋顶,由108根梁柱支撑着,所以观众席和内场地都包围在木材温情之中。

室内的休息室、露台、展示空间的墙壁和屋顶,椅子等,也有效使用了木材。

大屋顶内测也全是木材。太阳光就像透过树荫一样照射在场地上
大屋顶内测也全是木材。太阳光就像透过树荫一样照射在场地上

木材和钢筋组成的混合结构支撑着总重达2万吨的大屋顶
木材和钢筋组成的混合结构支撑着总重达2万吨的大屋顶

计划用来陈列展示日本文化的“信息庭园”里,也随处可见纵向铺排的杉木条
计划用来陈列展示日本文化的“信息庭园”里,也随处可见纵向铺排的杉木条

运动员更衣室内部,木材的使用也令人印象深刻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运动员更衣室内部,木材的使用也令人印象深刻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运动健儿齐发力,与观众融为一体

场地上的草坪是天然草坪。为了让其全年有最适宜的生长环境,还安装了地下温控系统。田径跑道,则铺设采用了意大利盟多公司用高弹力合成橡胶制造的知名产品“高速跑道”。期待运动员们能借此掀起创造好成绩的热潮。

呈擂钵状的3层分布式看台上,没有任何遮挡视线的柱子。由于一周360度都没有任何阻挡,观众和运动健儿之间容易产生整体感。观众席的颜色是随机5种颜色,与田径场的红色与绿色、大屋顶的木色,以及蓝天搭配起来显得十分和谐。观众席让人联想到阳光从树叶空隙照进来的情形,即便有空座也不显眼。

华灯照射下的田径场和观众席。高速跑道不知是否能够催生一连串新纪录
华灯照射下的田径场和观众席。高速跑道不知是否能够催生一连串新纪录

看台座席的配色是随机的,因此从远处看去,像是坐满了观众
看台座席的配色是随机的,因此从远处看去,像是坐满了观众

南北两侧看台上方安装了巨大的屏幕,二层看台下方有绕场地一周安装的带状LED显示屏,预计将通过多彩呈现来调动比赛气氛。

一层和二层看台的上方,安装了能够产生气流的风扇185台。当来自“风之大庇”的风太弱或阳光太强烈时,可以通过这些风扇让看台温度降低,将田径场内的热气和湿气往上抽取排放。这些设备,对于解决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人们担心的酷暑问题,将发挥重大作用。

北侧大屏幕长36米,高9米,南侧大屏幕的尺寸也几乎相同。绕场一周的带状LED显示屏总长640米,高0.9米。
北侧大屏幕长36米,高9米,南侧大屏幕的尺寸也几乎相同。绕场一周的带状LED显示屏总长640米,高0.9米。

风扇往观众席送去凉风,并使田径场内产生上升气流
风扇往观众席送去凉风,并使田径场内产生上升气流

观众能安心舒适观赛的体育场

国立竞技场号称采用“世界最高水平的通用性设计”。为了让所有人群都能轻松观赛,从设计阶段一直到施工过程中,设计施工方与残疾人团体、育儿组织、老年人援助团体等组织广泛交换意见,并体现到场馆设备上。

国立竞技场常设有500个轮椅座席,残奥会期间计划增设250个。不仅数量远超原国立竞技场的40个轮椅座席,而且位置均衡分布在不同看台层。其它体育场馆很多把轮椅座席设置在场馆侧翼等固定位置,而国立竞技场考虑到了让残疾人也能在自己喜欢的位置观赛,还不需要与陪伴分开坐。

为了让轮椅使用者和陪伴者不必分开坐,于是创造了这样的空间——两个相邻陪伴者座席的两边是轮椅座席
为了让轮椅使用者和陪伴者不必分开坐,于是创造了这样的空间——两个相邻陪伴者座席的两边是轮椅座席

体育场出入口等的坡道很和缓,场馆内的通道当然也完全无障碍,安装了足够多的盲道和台阶扶手。还准备了93处能应对轮椅或人工肛瘘的易用型厕所。

对于国外担心较多的应对地震问题,顶层部分通过斜梁和钢筋条提高强度,底层则集中安装了液压减震器,形成吸收建筑物震荡的减震结构。看台和通道也设计得能及时迅速疏散人群。水箱、防灾储备仓库、应急电源等也一应俱全。

轮椅厕所设计成左撇子和右撇子都能使用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轮椅厕所设计成左撇子和右撇子都能使用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体育场外还设有导盲犬专用厕所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体育场外还设有导盲犬专用厕所  图片提供: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最顶层有条绕场一周850米长的散步路“空中森林”,计划今后对市民开放。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之后如何有效利用这座场馆这个问题,目前还不清楚,暂无定论。但是,我们希望这座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日式体育场,能成为象征奥运会成功举办、并为国民继续喜爱的有珍贵遗产价值的建筑。

“空中森林”,从竞技场外就可通过阶梯或电梯登临,看来会受到跑步市民的喜爱
“空中森林”,从竞技场外就可通过阶梯或电梯登临,看来会受到跑步市民的喜爱

如今有呼声要将国立竞技场民营化,如果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成功举办,它是否能够创造出新的价值来呢?
如今有呼声要将国立竞技场民营化,如果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成功举办,它是否能够创造出新的价值来呢?

国立竞技场

  • 地址:东京都新宿区霞丘町10-1
  • 竣工时间:2019年11月30日
  • 面积:总占地面积约为10.98万平方米,单层建筑面积约为6.96万平方米,合计建筑面积约为19.2万平方米
  • 体育场:南北长约350米,东西长约260米,高约47米 包括地上5层、地下2层
  • 观众席数量:约6万席(其中轮椅座席500个)
  • 交通方式:JR总武线“千驮谷”、“信浓町”车站步行5分钟;都营大江戸线“国立竞技场“车站步行1分钟;东京地铁银座线“外苑前”步行9分钟
  • 谷歌地图

采访、撰文、摄影:nippon.com编辑部

手机 建筑 奥林匹克 体育场